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1/ 26 10:50:35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金城”蘭州重整行裝再出發

字體:

  霍去病從這裏出發經略河西,絲綢古道與唐蕃古道在這裏交會,史上第一座黃河鐵橋在這裏飛架南北,第一桶國産“爭氣油”在這裏面世,“心靈讀本”《讀者》從這裏走向世界……

  素有金城美譽的甘肅省會蘭州,有著2200多年建城史、600多年採煤史、150多年近代工業史、近70年石油化工史,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重點布局建設的重要工業基地,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戰略支點。

  然而,一段時間以來,蘭州面臨減速之憂、轉型之痛、城市病之苦、高品質發展之艱,在全省經濟首位度連續下降,全國城市排名持續下滑。從上到下,社會各界渴盼金城重振輝煌、重塑動能、重構格局。

  近年來,甘肅把“強省會”作為推動全省高品質發展的“四強”行動之一,舉全省之力,攻堅克難,滾石上山。

  萬里長風起雲端,頭雁奮飛群雁隨。在強省會行動工作推進大會上,甘肅省委書記胡昌升説,甘肅要以只爭朝夕、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和危機感,推動強省會行動落地見效,努力以頭雁帶動、群雁齊飛的生動局面,推進中國式現代化甘肅實踐。

蘭州黃河兩岸城市風光(2022年9月5日攝)。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陳斌 攝

  重振輝煌:攻堅戰更是保衛戰

  一條S形“長虹”,以曼妙之姿橫臥黃河之上。11月8日,隨著蘭州柴家峽黃河大橋建成通車,甘肅“強省會”配套重點交通項目邁出堅實一步。這座目前國內曲率半徑最小、跨度最大的S形曲線斜拉索橋,是自1909年黃河第一橋——中山橋建成以來,蘭州中心城區的第28座跨黃河大橋。

  高山仰止,大河前橫。走進蘭州,倣佛漫步西北工業博物館。

  早在洋務運動時期,蘭州制造局和蘭州機器織呢局就在蘭州落成。新中國成立後,蘭州作為國家重點開展工業建設的8大城市之一,迅速崛起。1980年,蘭州經濟總量在全國百強城市中排名第26位,高于部分中部地區省會城市。

  然而,近些年來,蘭州排名不斷回落,到2022年,蘭州在全國百強城市中的排名跌至第97位,經濟首位度也從5年前的35%,跌落到2022年的29.8%,首次跌破30%。

  全省強,省會必須強;全省興,省會要先興。甘肅省第十四次黨代會決定,實施強科技、強工業、強省會、強縣域“四強”行動。其中,強省會就是要把發展壯大蘭州市和蘭州新區作為加快全省發展的戰略抓手,不斷增強在全省整體發展中的集聚和輻射帶動作用。

  2023年7月,甘肅召開強省會行動工作推進大會,明確提出舉全省之力推進強省會行動。很快,省政府常務會專門放到蘭州市召開,研究推進強省會行動和支援蘭州高品質發展的政策舉措,以強大合力支援蘭州發展。

  “強省會”不是甘肅獨有,對甘肅卻有特殊意義。

  近兩年,山東、河北、福建、山西、湖南、貴州聚焦提升省會經濟首位度,先後出臺“強省會”戰略,推動區域經濟擴增量、提品質。對于甘肅來説,“強省會”不僅是擴增量、提品質,更需穩存量、消變數。

  從全國看,太原、貴陽等省會的經濟首位度雖然低于蘭州,但這些省會城市的首位度和全國排名呈上升態勢,其他經濟強省更是形成雙城並進的“雙子星”模式和群星璀璨的“滿天星”景象。而甘肅一城獨大,2022年全省經濟排名第2至5位的慶陽、酒泉、天水、武威經濟總和才相當于蘭州市。如果蘭州“長不大”,甘肅也“跑不快”。

  如今的蘭州,正肩負著落實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等重大國家戰略,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幸福美好新甘肅征程上打頭陣、當主攻、做先鋒的歷史使命。要扛好這一歷史使命,必須在工作中做到想清楚、弄明白、幹到底。

  “如何把握蘭州歷史方位?如何讓老百姓生活芝麻開花節節高?如何推動老城市煥發新活力、老工業基地勃發新發展動能?如何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

  今年8月,新任甘肅省委常委、蘭州市委書記張曉強在全市領導幹部強省會行動專題研討班上,發出“蘭州九問”,掀起幹部大討論。

  蘭州市發改委總工程師毛璐説,“蘭州九問”道出了幹部群眾的心中之痛、心中之惑、心中之願,概括起來是八個字:時不我待、只爭朝夕。還有人説,甘肅的“強省會”是攻堅戰更是保衛戰,必須滾石上山。

  強省會,首要任務是加快高品質發展,核心在于培育新質生産力。

  當前,一場以加快項目引進、項目推進的項目“雙進”大會戰正在蘭州如火如荼開展。

  全市選派160名領導幹部奔赴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蘇州等10個重點城市駐點招商。蘭州高新區組建了5個招商小組,輪番赴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川渝等地區開展招商30多次,目前已有近20個意向性項目落戶。

  強省會,更需要強作風、強幹勁、強信心。多位幹部、學者表示,加快蘭州發展需要千方百計,更需要千錘百煉,下大力氣解決好幹部隊伍思想不解放、闖勁不足的問題,以思想大洗禮、作風大轉變、環境大優化,帶動經營主體預期大增強、社會各界信心大提升。

  甘肅省省長任振鶴説,強省會行動,需要自信自強、突圍突破。既需要揚優勢、提能級,也需要強信心、聚合力,以敢為人先的銳氣、打破常規的勇氣、跳起摸高的志氣,奏響各級各部門齊心協力、社會各界群策群力、幹部群眾同心奮力的“交響樂”。

  重塑動能:“一熱一冷”看潛力

  今年暑期,“初遊黃河”“初遊蘭州”火爆出圈,中山橋等景點人山人海。前三季度,蘭州遊客接待量比2019年同期增加402%,其中初次到訪蘭州的遊客佔93.43%。一位手抓羊肉餐廳老板説,十年前剛開業時他每天賣掉5只羊,今年生意火爆時一天能賣掉接近100只。

  距離黃河鐵橋約5公里處,曾是西北小商品集散中心的蘭州東部綜合批發市場卻冷冷清清。1986年落成後,東部市場一度成為西北最大的百貨商品集散地之一,但隨著電商興起,東部市場歸于平靜。

  這“一熱一冷”,是蘭州經濟發展動能轉換的寫照:老産業動力相對弱化,新産業動能尚未挑起大梁。蘭州在機遇疊加的同時,須直面轉型之痛。

  過去十年,蘭州二産佔比從47.2%下降到34.42%,其中制造業佔比從28.68%下降到18.45%。今年前三季度,蘭州一産、二産增加值之和僅相當于三産的一半,其中14家重點企業完成産值同比下降10.4%。

  重點企業一檢修,蘭州經濟就“感冒”。由于石化、煙草佔據工業的“半壁江山”,民間稱蘭州經濟為“油煙經濟”。

  張曉強説,唯有從改革、開放、創新三個方面重塑動力係統,加快構建富有蘭州特色的現代化産業體係,強省會才有穩固支撐。

  強省會,首先是強工業。目前,蘭州統籌做好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新興産業培育壯大、未來産業謀篇布局“三篇文章”,加快構建都市型現代農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數字經濟、總部經濟為引領的“3+2”現代産業體係,著力打造石油化工、生物醫藥等6個千億元級和新能源、航空航太等一批百億元級的“6+X”先進制造業産業集群。

  近幾年,蘭州石油化工産業千方百計延鏈補鏈。不久前,蘭州石化乙烯改造項目預可研報告順利通過中國石油集團公司初審,百萬噸乙烯項目邁出重要步伐。

  在蘭州新區,德福年産20萬噸高檔電解銅箔、廣東宏宇年産20萬噸負極材料等行業領軍企業項目建成投産,電解液、隔膜等配套産業也在積極推進,一條千億元級的新能源電池材料産業鏈有望貫通。

  在絲綢之路西北大數據産業園,中建三局甘肅分公司廣大職工日夜奮戰,中國移動在甘肅省內最大的數據中心項目交付。作為甘肅新基建重點工程,該項目將承接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的非實時算力需求。

  強省會,更須強科技。蘭州擁有以中國科學院蘭州分院等“一院三所”為代表的1200多家科研機構,以蘭州大學為代表的34所高等院校,以及一批駐甘央企,還擁有西北首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蘭白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科技人才資源富集,是蘭州最具核心競爭力的優勢所在。

  蘭州高新區作為全國首批27個國家級高新區之一,科技投入佔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重達到4.2%。企業創新主體地位不斷鞏固,一批專精特新企業、單項冠軍企業、上市公司,在這裏孵化、成長。園區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達49件,技術合同成交額達到4.98億元,科技進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2.5%。

  甘肅省科技廳介紹,甘肅省聚焦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優勢領域,累計向建設主體支援省級以上科技項目超過1100項,許多項目都在蘭州和蘭州新區落地,科技支撐高品質發展的動能不斷加強。

  重構格局:讓“一字長蛇”變“鳳凰展翅”

  蘭州是有名的牛肉麵之城,狹長的蘭州主城區也像是牛肉麵館裏抻開的一根長面。

  兩山夾一河的獨特地形成就了古代“金城”鎖鑰的戰略地位。近些年來,當許多大城市在“攤大餅”時,蘭州也順著河谷不斷“抻長面”,形成了東西長40多公里、最窄處僅兩公里的“一字長蛇陣”。

  蘭州是第一個國家批準城市規劃的城市,在新中國城市規劃建設史上曾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但經過數十年的“抻長面”,蘭州遭遇還未長高就已碰到天花板的瓶頸,患上了人口過密、空間擁擠、城市更新緩慢的城市病。

  按照第一版城市規劃,蘭州人口規模保持在80萬左右為宜。“七普”時,蘭州人口已達435.94萬,比十年前凈增74.3萬,城關區部分地段人口密度高于香港。

  “抻長面”抻不出現代化大都市,唯有拓展空間布局、優化功能定位,城市才能“拔節生長”。

  令人欣慰的是,蘭州正打破“一字長蛇陣”,“一體兩翼”的大蘭州格局初具雛形。

  在位于蘭州主城區北部約70公里的秦王川,一座新城拔地而起。

  2012年國務院批復設立全國第五個、西北首個國家級新區——蘭州新區。蘭州新區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雙明媚介紹,截至目前,當地已引進産業項目1080個,總投資5280多億元,常住人口50多萬人,規劃建設范圍達1744平方公里。按照規劃,到2027年,這裏將崛起成為一個新興的千億元産值、百萬人口的新都市。

  在位于蘭州東南部的榆中縣,蘭州高新區、榆中生態創新城正在加快産城融合發展。通過吸引戰略性新興産業、優質高效的現代服務業集聚,蘭州努力將這裏打造成為新的西部創新平臺、甘肅新增長極、蘭州城市副中心。

  蘭州發展架勢拉開,昔日的“一根面”正蝶變成振翅而飛的“金鳳凰”。

  蘭州市市長劉建勳説,隨著蘭北現代城、蘭州科學城、生態創新城等規劃出臺,相配套的軌道交通3、4、7號線納入新一輪線網規劃,大蘭州格局的綜合交通路網四梁八柱正在成形。

  強省會的目的,不僅是要做大一座城,更要帶強一個省,帶動區域經濟高品質發展。受訪專家表示,這就需要蘭州與省內外相鄰兄弟市州攜手共建資源互補、産業互動、設施互通、發展互促的共贏格局。

  2018年3月,國家印發《蘭州—西寧城市群發展規劃》。蘭州市紅古區與青海省海東市民和縣加大互聯互通力度,連接湟水河兩岸的川海大橋的開通,使原本40分鐘的車程縮短至7分鐘左右,一體化發展更為密切。

  強省會,更需要蘭州抓住用好“一帶一路”這個最大機遇,不斷拓展對內對外開放發展縱深。

  在蘭州國際陸港、蘭州新區中川北站物流園的貨物裝卸區,汽車、木材等貨物整裝待發,蘭州發往中亞、歐洲、南亞、東南亞等方向的“鋼鐵駝隊”常態化運作。蘭州正成為內陸開放的重要窗口、向西開放的前沿陣地。

  “洮雲隴草都行盡,路到蘭州是極邊。誰信西行從此始,一重天外一重天。”明代詩人王祎的《蘭州》一詩,形象刻畫了蘭州的特殊區位,更有一種壯闊與豪邁在其中。如今的蘭州,已重整行裝再出發。(記者向清凱 馬維坤 宋常青 張欽 王銘禹)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999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