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 25 07:11:3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守護碧水 重繪江湖——湖南嶽陽探索“與江共生”推動高質量發展調查

字體:

  長江滾滾西來,洞庭湖浩浩湯湯。江湖交匯,孕育出千年古城——岳陽。很少有一座國內城市像岳陽這樣,同時擁有如此體量的大江大湖。

  “洞庭天下水,岳陽天下樓”“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遷客騷人,多會於此,寫下流傳千古的“江湖文章”。

  捕魚、撈蝦、種稻、養豬、割蘆葦,以及沿江建廠……世世代代靠水吃水,湖區老百姓揮灑汗水,寫下屬於他們的“江湖文章”。

  只是,當滄海變桑田,褪去“魚米之鄉”的歷史榮光,穿過工業文明的喧嘩熱鬧,步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新時代,“江湖之城”如何統籌發展與保護,長效“守護好一江碧水”,重寫“江湖文章”?近年來,本報記者多次前往岳陽調研,觀察這座城市對高質量發展的思考與實踐。

  治理:不惜斷臂求生 直面強烈陣痛

  春光明媚,從岳陽市君山區江豚灣景區眺望,但見長江碧波浩渺,兩岸柳綠花紅,萬物勃發。如果不是周邊群眾介紹,很難看出這裡曾是“著名”的華龍碼頭,混凝土攪拌場常年運轉,大卡車來往不絕,噪音隆隆、塵土瀰漫、砂石成堆、污水橫流。

  環抱洞庭,襟帶長江,岳陽擁有湖南境內全部163公里長江岸線、洞庭湖50%以上水域面積,以及大量內湖和中小河流。江河縱橫、水網密布、沃野千里,這片土地沉澱著“湖廣熟,天下足”的歷史榮光。

  靠水吃水,是水鄉人世代延續的生産生活方式。只是,當這種方式走向了竭澤而漁,換來水質惡化、湖面萎縮、濕地退化、魚類驟降、鳥類減少、空氣污染等,也意味著告別傳統發展路徑變得迫在眉睫。

  2016年1月5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在重慶召開,為長江經濟帶發展定下了“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總基調。

  座談會後,湖南開展長江岸線專項整治、洞庭湖生態環境綜合治理,“江湖文章”的治理新篇拉開序幕。“這些年來,岳陽以刮骨療毒、斷臂求生的決心治水,對污染問題出重拳、零容忍。”岳陽市委書記曹普華説。

  據統計,自2016年以來,岳陽市拆除201處矮圍;清理歐美黑楊7.01萬畝;關停非法砂石碼頭155個,年採砂量減少94%;35家沿江化工企業,26家已關停或搬遷,剩餘將於年內完成;關停35家造紙企業;拆除沿江小散碼頭泊位42個,提質改造碼頭泊位66個;治理黑臭水體61處。

  儘管時隔6年,君山區委辦副主任鄭明軍對拆除關停華龍碼頭記憶猶新:“儘管當時面臨很大阻力,但我們堅決鐵腕治理。”隨著碼頭拆除,江灘復綠,生態步道等休閒設施修建,蘆葦蒼蒼,候鳥翩躚,天氣好還能看到江豚騰躍,曾經臭名遠揚的華龍碼頭成為美麗的4A級景區、岳陽的網紅打卡點。

  治理工作抓到了許多細微處。每年在岳陽靠岸的大型船舶有2000余艘,過去船舶停靠期間均燃燒柴油發電,噪音大,也污染空氣。國家電網岳陽供電公司近年來建了7座港口岸電站、15套岸電裝置、充電接口118個。船停靠時可以接岸電,大幅減少污染。

  經過持續系統治理,生態環境逐年向好。2022年,岳陽中心城區空氣質量首次達到國家二級標準;在低枯水位破歷史紀錄、生態環境異常敏感脆弱的乾旱背景下,長江岳陽段水質優良率100%,東洞庭湖水質達到考核要求;岳陽獲批國家黑臭水體治理示範城市、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示範區。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高大立為此自豪:“江豚、麋鹿、候鳥數量不斷增加,洞庭湖生態修復被國家林草局評為長江經濟帶生態修復的成功案例。”

  不過,“斷臂求生”也帶來強烈陣痛。一是産業傷筋動骨。岳陽多個支柱産業與水相關,還是中南地區最大的石化基地,一批企業關停並轉搬,衝擊稅收和就業。有幹部回憶:“己內酰胺項目曾是王牌項目,一度傳言要搬離岳陽,引發討論,有人還認為‘誰放走它,就是岳陽的罪人’。”

  二是補償成本高昂。以臨湘為例,當地有22家化工企業關停或搬遷,地方需籌措約15億元,這個金額約等於臨湘一年的公共財政總收入。

  三是影響範圍廣。岳陽是我國重要的商品糧棉基地、生豬調出基地、水産品重點生産區,捕魚、養豬、採砂、種楊樹、割蘆葦是千家萬戶的“飯碗”,轉産存在嚴峻挑戰。

  “這些問題不解決,前期所有努力會白費。也許用不了多久,生態又會被破壞。”岳陽市發改委長江經濟帶和洞庭湖生態經濟區發展辦主任李懷安談起曾經的擔憂。

  發展:艱難破局破冰 與江共生共興

  找到新出路,統籌保護與發展,成為擺在岳陽面前的緊迫課題。

  許多幹部回憶,原有發展路徑被否定,不少人覺得失去了方向;環保督察問責、産業退出補償、相關信訪劇增的壓力,一些幹部投鼠忌器,不敢談發展;甚至有幹部提出“以後要躲著江、避開湖”。

  “關鍵時刻,各級組織學習,展開討論,統一思想。”李懷安説,岳陽依江傍湖,不可能離開水謀出路,必須圍繞“與江共生”,推進産業提質、轉型升級。

  思想“破冰”,幹部群眾不再畏首畏尾,大膽展開探索,多個與水相關的“老大難”問題迎來破局。

  漁業是岳陽的古老産業。得益於洞庭湖天然的資源優勢,岳陽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成為全國知名的漁場,整個90年代更是達到漁業的巔峰。不過,這是建立在酷漁濫捕上的“透支消費”,代價是親魚群體數量變少、繁殖量下降、資源衰退的勢頭不斷加速。“儘管中途實施了春季禁漁、大規模增殖放流,但於事無補。”岳陽市農業農村局禁捕退捕辦副主任李天明回憶。

  2020年洞庭湖正式啟動“十年禁漁”,“江湖”終於迎來休養生息。只是,4600多戶漁民的轉産就業,成為地方面臨的棘手難題。上岸漁民普遍年齡偏大,知識水平偏低,理財意識也差,轉産就業難度很大。

  除了提供必要的保障以及公益性崗位,岳陽重點通過政策扶持、&&搭建、資金獎補等,引導上岸漁民結合本身優勢創業就業。“包括轉行養魚、養小龍蝦、開漁家餐廳,有就業意願的上岸漁民已全部實現轉産就業。”李天明説。

  位於洞庭湖大堤的君山區錢糧湖鎮六門閘社區,安置了76戶上岸漁民。“上岸了,怎麼養活自己?”這是漁民熊玉蘭上岸初最擔心的事。

  以前在湖裏打魚時,漁民們會把不便於保存的魚製成風乾魚,回到岸上後銷售給小飯館。上岸後,熊玉蘭和鄰居們撿起手藝,從市場上買來養殖魚,製作風乾魚,銷售情況還可以。

  看到這個産業有前景,君山區幫漁民建設了曬魚長廊,並成功將風乾魚申報為國家地理標誌産品,還組織漁民參加直播帶貨培訓。多年形成的魚市品牌,以及洞庭湖生態環境不斷好轉,“春能踏青、夏能賞荷、秋能看葦、冬能觀鳥”的六門閘,如今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遊玩,漸漸帶火了風乾魚銷售,熊玉蘭有時候一天能賣2000多斤魚。

  現在,漁民戶均年收入已從上岸時2萬餘元增加到6萬餘元。上岸漁民不僅順利轉産,還吸引不少“漁二代”返鄉創業,通過直播,把風乾魚賣得越來越遠、越來越好。熊玉蘭感慨:“以前在湖裏打魚,怕風吹。現在做風乾魚,天天盼風來。”

  “六門閘的漁民轉産順利,收入不錯,但不能代表上岸漁民整體轉産情況。我們要更努力,爭取出現第二個、第三個、很多個六門閘。”李天明談起未來的工作打算。

  在岳陽的傳統産業中,捕魚歷史最悠久,石化則體量最龐大。因水運便利且價廉、生産用水量大、排放便利,石化産業沿江而興。經過多年發展,岳陽已成為中南地區最大的化工基地,石化産業是岳陽第一個千億産業,在帶動區域發展中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不過,“化工圍江”問題也很突出,部分企業緊挨大堤,排放污水廢氣,長期破壞環境。“近年來,能耗、用地、環境容量等指標的約束不斷強化,沿江化工發展受限,不搬離也會死路一條。”岳陽市工信局原材料與消費品工業科科長黃雄認為。

  2020年,岳陽對沿江1公里範圍內的化工企業啟動“關改搬轉”,堅決關停退出粗放型企業,再引導安全環保達標、市場競爭力較強的企業搬入化工園區,既能嚴密監管排放,又實現産業集群成鏈。

  位於臨湘的湖南化工農藥生産基地,一度有22家化工企業,形成長達2公里的沿江化工産業帶。為了徹底轉型升級,臨湘在距長江7公里外新建了高標準的綠色化工産業園,對所有老廠徹底拆除,並進行土壤修復。

  走進位於綠色化工産業園的湖南福爾程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只見明亮的廠房內,自動化生産線不停運轉,經過灌裝、打包等工序,一桶桶重金屬螯合劑發往全國各地。

  這是一家以生産冶金凈化劑等化工新材料為主的企業。2022年11月底,公司在新址竣工投産,通過升級,工藝技術和設備更新換代,生産效率提高,能耗大幅降低,産能由原來年産3.5萬噸擴大到16.5萬噸,成為全球最大的重金屬螯合劑生産企業之一。搬遷轉型後,福爾程獲評全國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省級單項冠軍企業、湖南省“綠色工廠”。公司董事長李永戰認為這兩年的經歷刻骨銘心:“前期挑戰很大,我們克服困難,完成轉型,把挑戰變成了機遇。”

  一度傳言要搬走的己內酰胺項目也留了下來,搬入了位於雲溪區的岳陽綠色化工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採用中國石化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綠色環保新技術,將建成為世界技術最先進、國內規模最大的己內酰胺生産基地。

  雲溪區區長蔣春艷介紹,該項目計劃今年二季度投産,預計可實現年産值118億元,能帶動發展下游工程塑料、紡絲、尼龍拉伸膜等産業,有望拉動新增産值1000億元。

  正是因為退出沿江,石化産業迎來破局,獲得更大發展空間。據悉,岳陽將持續打造“油頭化尾”協調發展的現代石化産業體系,規劃到2035年全市化工産業收入達到7000億元。“大破大立,終於闖出新天地。”岳陽市委政研室主任喻應康認為。

  不過,石化産業要朝著7000億元體量的目標發展,難免還會遇到保障發展與保護資源兩難等問題,這些問題在近年來的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中也有體現,需要岳陽積極應對挑戰。

  開放:用好江湖優勢 走向大海遠洋

  春日陽光灑在江面,站在岳陽城陵磯新港碼頭,只見巨大的集裝箱被緩緩起吊,穩穩裝到岸邊的江海船上,再運往世界各地。

  忙碌的港口,背後是加快發展的開放型經濟。“2022年,岳陽市外貿進出口總值736.5億元,創歷史新高,同比增長20.3%,進出口總值保持全省第2位。”岳陽市市長李摯介紹。

  走出産業轉型的陣痛,岳陽獲得穩定發展。但要在激烈的區域競爭中脫穎而出、佔得先機,岳陽需要更充分地用好江湖優勢,走好開放道路,發掘新的增長極。

  “北通巫峽,南極瀟湘”,千古名篇《岳陽樓記》對岳陽的區位特點做了精要闡釋。江湖交匯賦予的獨特優勢,讓岳陽從古至今都是水路交通樞紐,既能通過長江上連西南、下抵沿海,進而聯結世界,又能通過洞庭湖水系輻射湖南全省。

  這一優勢集中體現在城陵磯港。這座早在1899年就設關開埠的百年老港,位於洞庭湖與長江的交匯處,水面寬闊,不淤不堵,擁有11.9公里長江黃金深水岸線,是長江八大深水良港之一,常年可供5000噸級的江海輪停靠作業,豐水期還能通航1萬噸級船舶。

  如何用好這些優勢,實現“跳出岳陽發展岳陽”,是對岳陽追求高質量發展的全新考驗。

  過去較長一段時間以來,城陵磯的發展明顯偏慢。港口設備設施長期缺乏投入,老舊落後,自動化程度偏低;煤炭、鐵礦石等貨物露天堆積,污染問題突出;岸線開發無序,利益主體多,矛盾交織匯聚。“港區內曾有20多個小散碼頭,小船進出隨意,還發生過撞船事故,航道不暢,影響大船進出港,客商説城陵磯港像個鄉下菜市場。”城陵磯新港區黨工委書記李建華感慨,岳陽進出口額一度在省內排名倒數第四,利用外資水平較低,屬於“拿著金飯碗討飯”。

  2018年,城陵磯關停拆除小散碼頭,集中優勢做強大港口,並斥資4.1億元實施了城陵磯老港提質改造工程,其中包括建起日後成為“網紅”的全封閉“膠囊”形散貨大棚。水、公、鐵、空多式聯運也建立起來並得到持續完善。

  國家的政策加持也不斷強化。2022年12月,隨著海關總署對城陵磯進境原木指定監管場地(B類)驗收通過,岳陽正式邁入“三區一港五口岸”時代。擁有中國(湖南)自由貿易試驗區岳陽片區、岳陽城陵磯綜合保稅區、中國(岳陽)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啟運退稅港,平行汽車、肉類、糧食、水果、木材進口指定口岸等9個國家級開放&&。

  “政策效應很強,2020年9月24日岳陽自貿片區揭牌當天,即有總投資222億元的16個項目簽約。”李建華告訴記者。

  基礎不斷夯實後,在2021年集裝箱吞吐量為60.06萬標箱的基礎上,湖南省委給岳陽提出“城陵磯港2022年集裝箱量要突破百萬標箱”的目標。

  這被外界認為是“不可能實現的目標”。肩扛重擔,岳陽圍繞降本增效、通道建設、貨源拓展等開始攻堅,一方面,大幅提升港口作業能力、運力,僅集裝箱作業線就從3條增加至7條,且24小時不間斷作業。隨著城陵磯松陽湖鐵路專用線全線正式通車運營,以“鐵水聯運”為途徑,岳陽聯通18個省區市,打通了“一帶一路”中部通道。另一方面,通過推進13個港口之間的合作,引導航運物流企業成功將東北、湖北、重慶以及省內貨物在城陵磯“水水中轉”,通過鐵水多式聯運,結合口岸物流獎補政策,把大量陸運貨物轉移到長江通道,持續拓展貨源。

  2022年12月28日9時,隨著一個集裝箱從“天益08”號班輪被吊裝到汽車上,原來被認為難以企及的目標宣告實現。城陵磯港也成為繼重慶港、武漢港之後,長江中上遊第三個“百萬標箱大港”。

  “集裝箱吞吐量的具體指標,不僅衡量一個港口在國際經濟貿易中的地位,更是一個地區外向型經濟繁榮程度的重要參考。”城陵磯新港區管委會主任錢丹青介紹。

  從江湖奔向海洋,岳陽市進出口總額持續攀升,外貿“朋友圈”擴大到176個國家和地區。

  格局:融省會擁抱長沙 出湖南打擂比拼

  走進湖南工程機械配套産業園內的中立塔機産業園基地,12條生産線馬力全開。工人只需在屏幕上輸入編程程序,焊接機器人就自動完成船型變位焊接。

  生産忙碌,湖南中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戈激情滿滿:“預計每個月産值能達到9000萬元,將實現全年産值超10億元。”

  湖南工程機械配套産業園是湖南首個正式實施、岳陽與長沙跨區共建的“飛地經濟”工業園,著眼對接長沙工程機械産業集群,為之建立一個專業産業配套基地。

  這個名聲在外的産業園,和正在加快建設的虞公港、湘江新區湘陰片區等,構成了岳陽主動融入“強省會”戰略、接受省會輻射的主體內容。

  今年2月26日至27日,同處長江經濟帶和長江中游城市群的江西省九江市組織黨政代表團,對岳陽的産業發展、生態保護、文旅融合、港口經濟、城市規劃建設等工作進行考察。在考察小結會上,九江市委負責人認為,岳陽市幹部群眾視野開闊、眼界高遠、創新敢闖、銳意改革的作風令人印象深刻,值得九江學習,“九江決不能躺在資源‘礦山’上自我陶醉”。

  過去在區域競爭中緊盯省內“對手”的岳陽,在今年正月初九的全市高質量發展推進大會上,提出要高點對標,“省內以長沙為標桿,學長沙、追長沙、融長沙”“長江沿線與九江、宜昌、贛州、襄陽、蕪湖等打擂比拼,在工作理念、工作標準、工作要求上與這些地方對標對戰”。

  自信源於健康與發展。化工重鎮浴火重生,多個産業走出陣痛,實現轉型升級後,迎來加快發展;充分發揮湖南唯一通江達海的長江深水港的優勢,躋身長江中上遊“百萬標箱大港”,加強打造“湖南對外開放第一門戶”,大港口推進大開放;去年GDP穩居省內第二,且進一步加大對身後“追趕者”的優勢……“對於廣大岳陽幹部群眾來説,這讓我們倍感自豪,也更有幹勁。”岳陽市委改革辦常務副主任余戈説。

  儘管還面臨航道維護水深受限、內河網絡支撐不足、相關産業發展要素保障存隱憂等具體困難,但隨著“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洞庭湖生態經濟區、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等國家戰略相繼提出,以通江達海的城陵磯為結合點,處於幾大戰略交匯疊加節點的岳陽正在迎來更好的發展機遇。

  從“守護好一江碧水”出發,攻堅克難,化挑戰為機遇,經歷生態之變、産業之變、開放之變、思想之變,一個有望成為長江經濟帶樞紐城市、甚至與長沙組成“雙核”帶動湖南經濟發展的全新岳陽正在加速崛起,一篇嶄新的“江湖文章”呼之欲出。  (記者陳俊、周楠、余春生)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9560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