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 03 07:14:25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江海兒女敢闖記 再探“七虎”競南通

字體:

  【編者按】2022年12月19日,新華每日電訊刊發長篇通訊《“七虎”競南通》,多維度、全景式展現南通所轄七個縣(市、區)克服疫情散發、經濟波動影響,你追我趕、銳意進取的生動實踐。

  “‘七虎’相爭,比的是項目建設、産業培育、營商環境、綠色發展,錘鍊的是鐵一樣的責任擔當,激發的是火一樣的奮鬥激情”……報道在江海大地引發強烈反響。南通市幹部群眾紛紛表示,將持續保持強烈的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為譜寫中國式現代化南通新篇章而努力奮鬥。

  觀察“南通七虎”拼經濟時“誰都不服輸”的競發精神,上溯源頭,離不開江海交匯滋養的文化品格。

 

  2023年2月底,來自歐洲塞爾維亞的一支政府友好代表團訪問了江蘇省南通市海門區,商討産業、醫療等領域合作。牽線這次訪問的塞爾維亞南通商會會長,是從海門區三星鎮林西村走出國門打拼的村民秦金生。

  3月下旬,記者聯繫上回到塞爾維亞經商的秦金生。他記得1998年首出國門,只帶了一個行李箱。靠在當地練攤、趕集打拼一年後,他連同所有家底和親朋好友的資助從國內進口了一個貨櫃的家紡産品,不成想因為國際衝突導致貨損超五成。帶著“從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爬起來”的信念,他一步步走出了困境。

  目前林西村的戶籍人口3500多人,其中600多人先後在海外經商、生活,有當地“跨國經營第一村”“江蘇首個華僑村”之譽。“去別人不去的地方,才能賺別人不賺的錢”的樸素信念,是支撐村民們闖蕩天涯的動力。

  江潮帶來奔騰的力量,大海激蕩開放的氣度。地處長江、黃海交匯之處的南通人民,喜歡把腳下的位置比作江海大地。闖蕩世界的林西村村民,正是江海兒女敢闖敢幹、奮發圖強的縮影之一。

  南通七個縣(市)區競相發展,如同奮勇爭先、鬥志昂揚的七只“小老虎”,從而形成了朝氣蓬勃、值得觀察的區域經濟現象,被稱為“南通七虎”。“見第一就爭,見獎杯就奪,見紅旗就扛”,觀察“七個板塊”拼經濟時“誰都不服輸”的競發精神,上溯源頭,離不開江海交匯滋養的文化品格。

江蘇南通南黃海日出美景和海子牛。(資料照片,許叢軍攝)

  一

  行走南通各地,街頭的雕塑或者造型總是讓人心動。在如東縣城掘港街道的影劇院前,立著一座體形彪悍,正埋頭奮蹄,全身力氣撲向前的海子牛青銅雕塑。曾經在濘滑的灘涂上為漁民接港馱鮮,在圍墾耕地時為農民馱泥的海子牛,是南黃海之濱特有的水牛品種,如今成為如東人奮勇前行的象徵。

  啟東,這個每天迎來江蘇第一縷陽光的地方,出高速入城區不久,可在路邊看到造型:一個運動員腳尖蹬起,全身前傾,一手頭前高高揚起,一手背後大幅甩開……你能感覺到他正在用盡全身的力氣向前奔跑。側面大書“奮進現代化、跑贏新征程”十個字。“我們要全力向前跑。”“我們在拼命奔跑!”這是記者在南通各地走訪不時聽到的話語。“跑”是啟東的姿態,也是記者在南通經常感受到的節奏。

  這一座座雕塑和造型,散發著敢闖的氣質,洋溢著創業激情。

  今天的南通呈現于世人的是富饒的田野、美麗的河流、豐厚的物産,其形成的來源卻不是大自然憑空贈送,而是經歷過精衛填海般的改造過程。

  這塊古稱通州,陸域面積如今超過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並不遙遠的歷史上,曾次第是汪洋江海的一部分。當長江和黃海的泥沙不斷堆積,形成一塊塊灘涂、沙洲後,一代一代的移民從長江南岸等多個方向匯聚過來,在荒蕪之地圍墾造田,建立家園。他們不但要承受移民的艱苦,付出白手起家、墾殖建設的奮鬥,還要不時經歷家園被江水海浪吞噬的危險。

  翻閱南通各縣(市)區的縣志,不斷可見先民們與苦難鬥爭的歷史記錄。啟東的志書記載,啟東的人口大多是隨著“各沙洲形成,由外人遷徙而來墾殖定居”。從長江以南越江北上,于長江南岸墾殖沙洲的人,在南通歷史中被稱為“沙地人”,如今他們的語言在南通被稱為“沙地話”。海門市志記載,海門人口在明清歷史上有大的變動,主要是隨土地開墾和生産發展等而增加,受風潮影響、土地塌陷、連年戰亂而減少,多則90余萬人,少則數千人——這樣大幅度的人口波動,在其他地方罕見。

  2016年,南通以人大決議的形式,將張謇領銜創辦的大生紗廠開工投産日設立為“南通企業家日”,每年向一名堅守實業的傑出企業家頒發“張謇杯”,這是激發“通商群體”創業的特殊榮譽。張謇以狀元書生辦實業,下定了“舍身喂虎”的決心。歷經5年周折大生紗廠終于出紗,他總結為“千磨百折,忍侮蒙饑,首末五載,幸未終潰”。到1909年,張謇在海邊披荊斬棘墾殖農場獲得初步成功,他對此慨嘆,“縷縷心血,貫以十年”,方有此“滄海之田”。

  建設家園的腳步從來沒有停歇,標準也在不斷升級。例如從20世紀70年代到新世紀初,如皋百萬人民“立大志、吃大苦”,將數十萬畝高低不均的高沙土經過多輪改造形成生生不息的良田。2022年,南通全市新建高標準農田40.7萬畝,美麗宜居鄉村建成率達95%。正是將艱難自然環境改造為生存家園的過程中,接續奮鬥的南通人血脈裏生長出咬牙苦幹,不向困難屈服的基因;正是深知江海成陸之不易,先輩拓疆之犧牲,南通人的性格裏多了以敢闖為榮、決不服輸的傳承。

  二

  啟東市呂四港鎮的農民們,可以讓人側面感受到南通人的敢闖。2022年11月,記者來到海邊不遠的呂四港鎮,在一棟棟廠房裏看到了正在生産線上的工人們熱火朝天的工作場景。如果隨機打開一位中國裝修工人的工具箱,大概率會在其中找到與啟東有關的電動工具。這裏是生産企業密集的“中國電動工具之鄉”,年産銷電動工具超500億元,佔全國銷售總量的60%以上,4萬多啟東人從事電動工具銷售工作,足跡遍布全國。

  由于地處沿海,土地是鹽鹼地,莊稼收成不好,20世紀70年代開始,為了擺脫貧窮的困境,以陶漢忠、張衛兵、陳俊歧為代表的農民走出家門,開始從事修鎖配鑰匙等小五金維修。在此過程中,他們漸漸接觸到電鑽、磨光機的維修,憑著一股鑽研勁,反覆拆裝工具,掌握了電動工具的工作原理和制造技術。經過四十多年的積累和沉淀,逐漸演繹出“一把鑰匙打開産業之門”的傳奇。在當地陳列館裏,記者看到1974年發黃的客戶評價記錄本,上面記錄著全國多地對到府維修的啟東社隊企業好評:“服務到位、修舊變新、態度誠懇”“你廠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走遍千山萬水、説盡千言萬語、想盡千方百計、吃盡千辛萬苦。“泥腿子”們的創造使呂四港鎮成為全國電動工具産業的“單打冠軍”。“電動工具産業的本地配套率,可以達到90%。”東成機電工具有限公司總經理施新平告訴記者,作為當地龍頭企業,東成電動工具在2021年成為啟東首家應稅銷售突破百億元的民營制造業企業,當年完成應稅銷售102億元,同比增長36.95%,國內市場佔有率持續居于首位。

  在南通,啟東的電動工具還是局限于一隅的産業,全市還有兩個覆蓋廣、體量大的傳統産業名片。一個是“家紡之都”。位于海門三星鎮和通州川姜鎮之間的疊石橋家紡産業基地,佔據全國市場的半壁江山。40多年前這裏還只有三排遮風擋雨的竹棚,如今商貿樓宇、政務中心和現代化廠房鱗次櫛比,從最初東躲西藏的地攤集市到現在經營商鋪過萬,疊石橋已經發展成生産規模化、分工社會化、設備智能化、産品係列化和行銷國際化的家紡産業集群,2022年市場交易額達1400億元。隨著疊石橋家紡走向世界,在海外從事家紡貿易的僑胞超過3000人。

  緊鄰疊石橋的海門區林西村村民,20世紀90年代起,就開始背著床單、枕套走向世界。當初的他們不懂外語、只憑一臺計算器討價還價,如今已將生意做到歐洲、非洲的20多個國家,並牽頭組建多個南通海外商會。“哪裏有市場,哪裏就有通商”。南通現有遍布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10萬僑商,成為南通走向世界的橋梁、世界了解南通的窗口。

  另一個産業名片是“建築鐵軍”。每天吃飯用3小時,睡覺花5小時,工作幹16小時……主要始自1978年北上建設大慶油田的上規模組織,南通一群泥腿子工匠靠著“吃三睡五幹十六”鋼鐵意志拼出來的金字招牌,形成了如今一支約200萬人遍布全球的建築隊伍。2021年南通建築業總産值首破萬億,規模穩居全國地級市首位。至2022年底,南通“建築鐵軍”已斬獲了127項魯班獎,這一尊尊小金人不僅見證了建築鐵軍成長的風風雨雨,也默默訴説著工匠精神的執著堅守。

  在推動紡織和建築産業轉型升級基礎上,南通近年船舶海工在江蘇全省的優勢地位進一步鞏固,“十三五”期間,南通船舶産業規模約佔全國1/10、海洋工程裝備産業規模約佔全國1/4。目前,船舶海工、高端紡織、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等六大千億級産業集群形成激發之勢,高技術船舶與高端紡織2個集群入選第三批國家級先進制造業集群。

  2022年12月20日,由江蘇啟東中遠海運海工為國外客戶訂制的N966自升式風電安裝船交付啟航。新華社發(許叢軍攝)

  三

  然而,奮鬥的道路,絕不會像長江三角洲衝積的土地一樣平坦,也不會像這平原上的運河那麼筆直,南通人在創業開拓的闖蕩之路上,不免經常遭遇困難和考驗。

  2022年以來,受某頭部房企“暴雷”影響,南通建築行業遭遇衝擊。蘇中建設是南通地區受影響嚴重的企業。危機面前,蘇中建設集團股東放棄分紅,將2.7億元分紅轉為年底民工工資保障金;內部中高管自願集資借款2億元給公司,以推進項目的復工復産。一位項目管理部負責人帶頭並發動團隊將他們的自有住房抵押貸款9600萬用于支付農民工工資。

  “只要給予一定的金融支援,讓我們喘過這口氣,蘇中建設一定會重新站起來。”蘇中建設的經營者這樣堅定倔強地對聯繫採訪的本報記者説。

  一年多來,“建築之鄉”海安的建築企業迎難而上全力自救,在政府部門支援下,穿越驚濤駭浪,呈現訴訟風險逐步見底、債權債務充分厘清、企業轉型有序推進的態勢。蘇中建設2022年實現施工産值549.6億元,地方入庫稅收3.3億元,各項主要經濟指標保持穩定,承接了市政公用、電力設施、滾裝碼頭等一大批新業態優質項目,並向重力儲能、光伏發電等“藍海市場”深度拓展。2022年12月15日,海安市舉行南通市金融業支援海安建築企業發展暨蘇中集團聯合授信工作會議,為企業渡過難關再次注入強心劑。

  靠近入海口的長江北岸,藍天白雲下,在啟東寅陽鎮海工船舶工業園內,一艘艘建造中的輪船、海工裝備擺開“巨人陣”,整齊排列在長江北支18.8公里岸線上,蔚為壯觀。據啟東志書記載,在20世紀70年代,啟東漁船維修廠由過去只能生産小木質漁船,變為可生産水泥木質結構漁船,到80年代可以生産鋼質漁輪、冷藏收鮮船。如今,這裏能生産世界上最先進的中小型液化氣船、全球首艘第四代自升式風電安裝船,獲評“國家海工裝備産業示范基地”“國家船舶高新技術産業化基地”。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鮮有人知道,在經歷21世紀初全球造船業繁榮,後因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和石油價格下跌造成船舶海工業掉頭下行,這裏的發展經歷了一個怎樣跌宕起伏的過程。

  中集太平洋海工的李毓寧在這個工業園工作了10年,他告訴記者,“10多年來不少企業控股方換了三輪”。啟東海工園在輝煌與痛苦中經歷三次行業洗牌,每一次都是浴火重生。啟東市融媒體中心一位同行告訴記者,她現場見證了南通太平洋海洋工程有限公司2017年破産重組成功的那一刻,現場不少人為企業絕境逢生抱頭痛哭。騰籠換鳳後的海工船舶企業由小變大、由弱變強。統計顯示,2022年盡管遭受外部不利環境影響,啟東海工船舶工業園規上工業産值仍實現245億元,與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總部在如東縣的中天科技從一家鄉鎮建材廠起步,如今已擁有80多家子公司,6家海外基地,成為中國500強企業。從改革開放初期的“舊基建”磚廠,到今天光纖通信的“新基建”龍頭——從田埂上走出的公司創始人薛濟萍是第一座“張謇杯”的獲得者,今年73歲的他,臉上時常挂著憨厚真誠的笑容,不大的眼睛目光堅毅,斑白的短發似根根鋼針豎立。困難面前顯擔當。2022年中天科技向南通市、如東縣慈善事業共計捐款5400萬元,中天科技的分配原則從過去的“增收增薪、減收減薪”,優化為“增收增薪、減收不減薪”,2022年一線人員工資同比增幅15%,非一線人員工資同比增幅10%。

  外國客商在“一帶一路”疊石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上查看中國家紡産品。(資料照片,許叢軍攝)

  四

  在闖蕩之路上碰到的困難和挫折面前,一些南通人展現出令人感動的善意與韌勁。江蘇如皋小夥陳偉曾在南京開水果店,2021年4月水果店經營不善關門後,還欠著200多位客戶的8萬多元充值款。回到家鄉後,他每天打三份工14小時連軸轉,每月一拿到工資,就趕往200多公里外的南京。他説,“客戶充值就是對我的信任。不能讓信任白白地消失。”靠著這份執著,2022年初,他還完了最後一筆欠款。

  了卻了這樁心事,陳偉目前在如皋一家螢幕制造企業找到一份銷售工作。他的故事傳開後,面對很多熱心人的資助,陳偉牽頭注冊成立了公益基金,開展了赴大涼山捐資助學等公益活動,他希望這些善款在如皋市慈善基金會的監管下幫助其他更困難的人。2022年,陳偉把“中國好人”“如皋十大傑出青年”等榮譽的2萬元獎金悉數捐出,這對月薪只有6000元的他來説並不是小數目。“社會給了我太多,希望盡我所能回報社會。”新的一年,陳偉打算在做好公益的同時,繼續腳踏實地做好本職工作,盡管創業失敗了,但“不服輸”的他決定這兩年好好積累,等時機成熟還會二次創業再出發。

  從2020年到2022年,在疫情散發、經濟波動面前,南通這片土地從來沒有放松拼經濟,為了戰勝困難,他們的“對策”之一,就是激發敢闖的精神力量!如東面向全市企業家設置“海子牛獎”,激勵他們腳踏實地、做大做強。海安從本土成長的農工標桿企業以及崛起壯大的物流、建築産業中挖掘,總結出鐵泉、鐵錨、鐵聯、鐵軍“四鐵”精神,號召將門類齊全的産業優勢轉換為穩中求進的發展勝勢。

  有受訪者認為,如果要用來象徵南通人敢闖敢拼的性格特點,那麼不僅僅是昂頭用勁的海子牛,全身前傾的奔跑者,還可以是那些南通海濱灘涂上的蟛蜞。蟛蜞生存能力極強,打個洞就是“家”,江、海、河都有它的身影。面對大風大浪,蟛蜞或用鋒利的步足將自己牢牢固定在沙灘表面,或鑽進洞穴,待潮水退去後再爬出來呼吸、覓食,適應能力之強,行走速度之快,令人難忘。南通人具有蟛蜞般吃苦耐勞、適應逆境的精神。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2022年,南通全年新增市場主體約12.3萬戶,其中企業約3.8萬戶。

  770多萬的南通常住人口當中,匯入越來越多敢闖的“新南通人”,耕耘于這片追求“萬事好通”營商環境的土地,創造人生華章。2023年2月,位于如皋經開區的一個新材料省重大項目投産——從初次對接到正式投産僅用100天,刷新重特大項目招引、審批、開工的“如皋速度”。企業投資的起因是來自蘇南地區的企業負責人朱衛在考察中留下了“如皋讓企業敢投”的印象。從海外歸來的杜廣武,于2015來到南通市崇川區領銜創辦了一家生命科技公司,不懈努力研發的人工血管2022年11月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三類醫療器械注冊證,其獲批上市將打破國際同行對同類型産品的壟斷。

  江海兒女的接續奮鬥,使得2020年南通成功邁入GDP“萬億俱樂部”,每人平均儲蓄存款多年居全省第一;2022年“南通七虎”經濟總量全部突破1300億元,南通PM2.5平均濃度全省最低。正在緊鑼密鼓實施的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國家戰略,促成南通的長江江面出現“八龍過江”的火熱局面,為南通發揮靠上海、鄰蘇南優勢,從而奮力開辟高品質發展新境界,帶來歷史性機遇。

  今年54歲、酷愛摩托車的鬱飛,幾年前和一群騎友從西安出發,沿著絲綢之路,途經18個國家,歷時兩個多月最終到達羅馬。他當時在朋友圈發文:“別人的精彩人生,我聽過也見過。我不希望許多事只是我心裏的一個夢,我要自己一一來過。”

  1995年,正是帶著這樣的夢想,鬱飛走出家鄉海門林西村開啟了逐夢的遠行,他選擇了一條充滿荊棘的拓荒之路,被當地人譽為“叩開南美市場第一人”。如今,他不到30歲的兒子鬱帥天也沿著父親的路闖出國門,接手在智利的酒店及餐飲的經營工作。如今,像鬱帥天一樣的“闖二代”在林西村有30多人。

  在這塊經歷滄桑巨變,崇尚幸福生活靠自己親手建設、奮鬥的土地上,一個個奮發圖強、敢于闖蕩的江海兒女,正在書寫一篇篇真實的打拼故事,創造一段段鮮活的創業傳奇,展示著蘊藏于民間大眾生生不息、充沛不竭的創造活力! (記者段羨菊、楊丁淼)

【糾錯】 【責任編輯:焦鵬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488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