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11/ 21 19:16:02
來源:新華網

寵物棄養頻現,治理還存哪些難題?

字體:

  新華社瀋陽11月21日電  題:寵物棄養頻現,治理還存哪些難題?

  新華社記者武江民、王乙傑、李曉婷

  馬路邊、公園裏、橋洞下、地鐵站旁……家住遼寧瀋陽的陳子鵬總能在公共場所發現一些流浪狗,“每次遇見,我都得繞道走,怕被咬傷。”

  近年來,隨著百姓飼養寵物數量持續增長,棄養寵物數量也居高不下。這些因各種原因被遺棄的貓、狗等小動物,或屢屢傷人,或導致疾病傳播。棄養寵物治理成為城市必須面對的“新考題”。

  “棄寵”成為城市隱患

  在瀋陽市盛京寵愛流浪動物救助站,小屋內整齊堆放著大大小小的籠舍。這裏每年都會救助流浪動物近400只,多數為主人棄養。負責人王小刀説,這個數字,每年都在增加。

  《2021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我國城鎮家庭寵物貓、犬的數量合計超過1.1億只。多位動物保護人士告訴記者,養寵消費日益增長,棄養寵物的數量也居高不下。這些在城市中流浪的小動物,給城市管理帶來許多難題。

  流浪狗傷人就是其中之一。在重慶、西安、鄭州等地,近年來頻頻出現流浪貓、狗傷人事件。王小刀告訴記者,在他發現的流浪狗中,不少是大型犬甚至烈性犬。飼養這類犬不僅違反相關法規條例,而且很容易發生棄養並傷人。

  今年5月,瀋陽市民王炬在室外遛狗時,路邊突然衝出一只柴犬,咬傷了他的左腿。路人告訴他,這只狗沒有主人,這幾天剛來到這裏,兇得很。無奈之下,王炬只好“認倒霉”。

  “除了傷人,被棄養的這些貓、狗也會帶來傳播疾病、污染環境的風險。”瀋陽市望康動物醫院院長程浩説,因為長期居無定所,在臟亂差環境下生活的貓、狗身上很可能會沾染許多疾病,變成病毒的攜帶體。

  城市管理難題增加,流浪動物收容機構逐漸飽和、不堪重負。一位官方收容站負責人告訴記者,收容站從去年開始就已經滿員,餵養的負擔越來越重。

  位于瀋陽市的一家寵物醫院,自今年6月開業以來已救助近40只棄養寵物,有的是被主人扔在門口,有的則是在治療中被主人遺棄。棄養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門:品種不喜歡、與預期反差大、經濟負擔大……

  “説到底,還是棄養成本太低。”王小刀説,許多人飼養寵物責任感不強,缺少科學養寵的知識以及養寵的長期規劃,遇到結婚、生子、出國等情況時,往往“一棄了之”。

  圖為北京市順義區一處民間救助基地內收養的流浪狗。(受訪者供圖)

  寵物飼養管理制度不完善

  記者調查發現,寵物棄養行為頻現,除了與棄養者不負責任相關,管理不規范也是重要原因。

  ——源頭難管,繁育市場魚龍混雜。寵物繁育市場是寵物棄養的源頭之一。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有的繁育者繁育不加節制,衛生也難達標,只留下好品種,把普通品種或病寵“一窩一窩地往外扔”。還有的繁育者把病寵便宜賣,購買者發現寵物生病後投訴無門,許多也選擇棄養。

  走進遼寧一家全國知名的寵物繁育基地,記者發現這裏的養殖戶大多是個體經營,有一戶院子、幾個籠子就可以繁育養殖,個別養殖戶甚至是無證經營。

  城市管理部門相關人士説,寵物繁育作為一種新興業務,準入門檻相對較低,相關管理條例也不清晰。很多繁育者只在社交軟件經營,增加了監管難度。

  ——有法難依,遺棄行為難追責。記者了解到,《重慶市養犬管理條例(草案)》計劃于11月進行第三次審議,草案提出對虐待、遺棄飼養犬只等行為做出處罰。上海、廣州、福建等地也對棄養行為出臺了相關規定。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侯國躍告訴記者,雖然各地出臺了寵物棄養的相關規定,但具體落實情況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一方面城市流浪動物規模大、管理難度大,往往發生了被動物咬傷、抓傷等傷民擾民事件後,才會進行追責。另一方面,許多棄養寵物身上缺少明確的身份特徵,很難進行一對一的跟蹤追責。

  王小刀説,在一些國家,飼養寵物需辦理“寵物身份證”,為寵物義務植入晶片,晶片內包含飼主、寵物、獸醫的相關資訊。而在我國,相關的技術手段還未普及。

  圖為瀋陽市和平區八緯路由路人餵養的流浪貓。新華社記者武江民 攝

  ——救助難成體係,民間收養生存難。“送你一只狗”流浪動物領養團隊主理人蘇珊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全國各地的救助站以民間個人力量為主,相應專項基金支援不足。很多救助站能被領養的寵物不足10%,全社會尚未形成良好的救助、領養體係。

  多管齊下給寵物“安家”

  專家認為,寵物棄養關係城市管理的各個層面,既要從源頭治理,加大監管力度,也要加大對飼養者的約束,讓寵物不再流浪。

  侯國躍指出,目前我國僅有部分省份針對寵物棄養行為出臺相關規定,應進一步在更大范圍推廣,並設置配套制度和配套措施。比如,對于特殊情況確需棄養的,要規定相關部門或引導市場為其提供合法通道。

  遼寧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思寧説,要從城市管理的細枝末節想辦法,健全寵物登記審批制度、家養動物許可證制度,也可以在辦證時增加對飼養者的測試,或鼓勵“試養”,從而降低棄養率。

  瀋陽市道格凱特動物醫院院長張赫建議,完善繁育市場的行業標準,在衛生檢疫、繁育規模、病寵處理上設置更完善嚴格的標準、流程。

  除了源頭管理,棄養寵物的末端救助、消化也很關鍵。從事多年領養工作的蘇珊説,對棄養寵物來説,最好的歸宿就是被領養。

  圖為一家流浪動物領養機構的網頁截圖。

  上個月,北京市通州區市民項錦波剛從領養機構領養了一只流浪貓。“救助人將救助動物資訊做成圖片展示,我看到後就去領養了,小貓非常健康,也不用付費。”項錦波説。

  蘇珊説,希望政府和民間力量能形成合力,比如設立寵物救助基金,完善社會救助、領養體係,做好被領養寵物的跟蹤,讓領養寵物的理念和渠道被更多的人了解、接受,讓更多棄養寵物得以“安家”。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24101129146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