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11/ 05 20:04:11
來源:新華社

我在現場·照片背後的故事丨堅守深山,他們只為守護衢寧鐵路的安全

字體:

  衢寧鐵路在衛星圖上是一條“S”型線路。它穿越浙西南與閩東北的山區,連接了浙江衢州和福建寧德,結束了浙、閩兩省邊界8個縣市不通鐵路的歷史,實現了浙西南與閩東北的“山海牽手”。乘坐疾行在衢寧鐵路的列車上,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山高谷深、橋隧成群。

  作為攝影記者,我從衢寧鐵路開通伊始就持續關注。開通兩年以來,我多次前往衢寧鐵路慶元、龍泉市、遂昌等車站,龍泉溪特大橋、銀嶺隧道等橋隧採訪拍攝。

  2020年9月27日,衢寧鐵路通車首日,動車組列車通過衢寧鐵路龍泉溪特大橋。

  2021年1月20日,衢寧鐵路巡守工張凱強(左)、鈕意強攀登到衢寧鐵路銀嶺隧道山頂觀測危石情況。

  2021年1月20日,新華社記者江漢在衢寧鐵路銀嶺隧道上方的山頂工作。新華社記者林光耀攝

  2022年夏季,我在挖掘鐵路防汛工作報道選題時從杭州工務段得知,該段在衢寧鐵路上擁有一處一級防洪點位,需要工作人員24小時不間斷值守。同時,該防洪點也是長三角地區鐵路唯一一處一級防洪點。結合先前對于鐵路防洪點的幾次報道經驗,這一次我決定跟著值守的鐵路工人一道乘鄉村公交進山,記錄下這個工種特殊的工作性質和通勤方式。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左)與蔡金礦在寢室內準備值守期間的各類生活物資。 

  每周一是值守工人固定換班的日子。9月18日星期天下午,我乘列車抵達龍泉。第二天一早,我就趕到鐵路龍泉橋梁車間,開始拍攝兩名鐵路工人趙偉燈與蔡金礦換班前的準備工作:進山值守一次一周時間,他們需要攜帶足夠多的換洗衣物、食品等。午飯後,我和他們倆一起來到客運站,購買了前往道太鄉的鄉村公交車票,搭上了進山的中巴車。除了我們三人外,車上其他乘客都是從杭州或麗水採購後滿載而歸的村民。車廂內堆滿了各類包裹,甚至還有一只不知從何而來的小螞蚱跳躍到了我的腿上駐足。在山間兜兜轉轉一個半小時後,我們在一條溪流邊下車,然後要徒步3公里才能抵達位于山上的防洪值守點簡易小屋。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左一)與蔡金礦(左二)乘坐鄉村公交車前往赤嶺隧道。

在群山、溪流和跨越山谷的鐵路大橋搭建的背景幕布下,兩名鐵路工人搖搖晃晃行走在臨時搭建的鋼索吊橋上——原來的橋在汛期被山洪衝垮了。

多麼壯觀的景象!我立刻飛起無人機,尋找角度,把這一幕定格下來。接下來,伴著喘息聲和相機的快門聲,我們一行人走上了盤旋的山路。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右)與蔡金礦行走在通往赤嶺隧道防洪值守點的便橋上。

辛勤工作一周的另外兩名看守員已經在防洪點簡易小屋的門口翹首以盼了。趙偉燈與蔡金礦抵達的第一件事就是與他們完成工作的交接,隨後戴上安全帽,帶上工具包,沿著腳手架搭成的便梯,繼續向赤嶺隧道山頂存在地質災害隱患的點位攀登。為了確保能夠拍到最理想的畫面,我第一個攀上便梯,迅速爬到一處可供停留駐足的平臺,連續按下快門。抵達山頂之後,我繼續與趙偉燈一起,手腳並用地攀過一處懸崖邊的隘道,記錄下他檢查地質災害隱患點位的影像。山頂的地勢狹窄卻毫無遮攔,腳下就是延綿的山丘和那條貫穿其中的鋼鐵巨龍,我邀請趙偉燈與蔡金礦在他們工作、堅守、奮鬥的山頂合影留念。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右)與蔡金礦在前往赤嶺隧道防洪值守點的山路上行走。

  9月19日,看守員蔡金礦(右一)與趙偉燈(右二)交接班後攀登上山巡查。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在赤嶺隧道山頂巡查山體情況。

星期一,生活在都市的人們總會在晨光熹微之時起床,帶著雙休日之後的神清氣爽,迎接“早高峰”和新一周的工作。在浙西南山區的赤嶺隧道,星期一卻意味著一次舟車勞頓、翻山越嶺的旅途,意味著一段遠離塵囂的孤寂生活和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山間靜寂無聲,唯有山風掠過挺拔的松林,沙沙作響。

在松濤聲中,鐵路工人趙偉燈一筆一畫地記錄下:“檢查情況:正常”。

9月19日,看守員趙偉燈(右)與蔡金礦在赤嶺隧道山頂合影留念。

監制:蘭紅光

統籌:費茂華 周大慶 劉金海

記者:江漢

編輯:張善臣 劉金海 王南 蔡湘鑫 盧燁 胡競文

【糾錯】 【責任編輯:王雪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10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