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 27 07:44:27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一座中原小城因“疫”停擺之後……

字體:

  禹州因大禹而得名。這座河南省歷史文化名城曾是戰國時代的韓國都城,也是宋代“五大名窯”的鈞窯所在地,還是當下聞名全國的“藥都”。

  新年伊始,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禹州踩下“急剎車”——全域所有人員只進不出,所有居民居家隔離……

  鍋碗瓢盆盛著俗世煙火,柴米油鹽藏著最撫慰人心的力量。經歷過短暫的緊張,禹州人很快緩過勁兒來,“日子越難越要笑著過”。愛人的理解,親友的牽挂,鄰裏的互助,還有老人的祈禱……在這段特殊的日子裏,一個個普通的生活細節,訴説著禹州的淳樸、堅韌和樂觀。

  牽 挂

  新年氣氛正濃,歡樂溢滿禹州,一條消息讓這座中原小城變得緊張起來:1月2日,禹州市在核酸檢測中發現2名新冠肺炎病毒無症狀感染者。當晚,禹州市發布疫情防控通告:全域所有人員只進不出,中心城區(五辦四鎮)所有人員不進不出……。

  “趕緊去超市買點吃的。”當天傍晚,一位朋友熱心提醒張春紅。張春紅是禹州城區一所學校的職工。

  在無梁鎮曹村,村民曹小沛在1月2日夜裏聽到村裏的大喇叭説,所有村民盡量不要外出。一聽有疫情,她盡力打探一切消息,擔憂在禹州市高級中學讀高一的兒子。曹小沛後來接到學校致家長的一封信,得知學校前兩輪核酸結果均為陰性,稍微安心一些。

  “有三個學生核酸檢測呈陽性,密接者95人被集中隔離。”1月10日,曹小沛看到學校公告裏的這句話,又開始坐立不安,聽説感染的主要是高一學生,更焦心地冒火。

  那天,曹小沛總是盯著手機,不停刷新兒子飯卡、水卡的消費記錄。當晚9點多,兒子的水卡有消費,她念叨著,應該是兒子洗漱了。第二天一早,飯卡沒有消費,她就擔心兒子沒吃上飯。老師發在微信群裏的視頻,曹小沛看了一遍又一遍,淚水模糊了雙眼。

  1月13日中午,曹小沛接到老師通知,孩子要轉移到河南平頂山市集中隔離,她又揪心起來。集中隔離期間,政府給每個學生配了手機,方便與家人聯係。曹小沛看到隔離點條件還不錯,終于松了一口氣。

  “吃飯嘞,吃飯嘞,吃飯嘞!”1月5日上午,已在禹州滯留3天的貨車司機張家峰在車裏聽到有人喊。探頭一看,是當地兩位大姐來送飯。雪後天冷,兩人是騎電動車來的,送的是熱騰騰的烙饃卷。一時情緒不能自控,張家峰掉了淚。

  張家峰常年在禹州和商丘之間拉砂石料,一般是上午10點從商丘出發,到禹州,晚上就能返程到家。他熟悉這來回400多公裏的路。但1月2日傍晚,在禹州無梁鎮路口堵了太久,張家峰感覺不太對勁,一問才知道怎麼回事。

  當晚,他在車上湊合著睡了一宿。因為不舍得整夜開空調,手腳凍得冰涼。周邊飯店關門了,張家峰為吃飯發起愁來。1月4日,天又下起了雪。

  古城鎮村民李淑娟刷手機時,看到司機們的處境,心裏不是滋味。她發微信朋友圈説想去送飯,弟媳張偉峰留言“咱倆一起吧”。你烙饃,我炒菜,倆人卷好烙饃,跑了十幾公裏。這事被司機們發到網上,大家轉發、點讚。之後,每天都有很多熱心人來送飯。

  經過3輪核酸檢測,張家峰在1月7日帶著感動開車返回家鄉。

  守 望

  元旦放假,王聰和丈夫樊龍洋帶著4歲的孩子,回老家禹州黃臺寨村過節。突發疫情,被隔離在家,這是王聰在夫家住得最長的一次。

  全家9口人待在自家小院,大人在院子裏曬太陽、聊家常,3個孩子奔跑嬉戲,日子過得熱熱鬧鬧。東院的菜地裏,公婆種有菠菜、香菜、大蔥,還有仍長在地裏的白菜、蘿卜。拔一棵埋在土裏的蘿卜,洗凈泥,削掉皮,咬一口,脆生生,甜絲絲。

  人人居家隔離,全村的頭等大事就是核酸檢測。36歲的王聰是護士,曾在之前鄭州的疫情中被抽調做核酸採集。疫情當前,她想為鄉親們做點事。從全村第二輪核酸檢測起,她就穿上防護服去幫忙採樣。老公樊龍洋也帶上弟弟樊小龍,幫助不會用手機的老人掃碼。

  黃臺寨村核酸採集數總共900人,採集點最初設在村部,如果村民一下來得多,容易交叉感染。在王聰建議下,村兩委幹部一塊商量,採集點改到了村部對面的學校。場地空間變大,警戒線拉起,間隔線劃上,每組10人的站位點用大輪胎標記。流程理順了,採集時間從最初的六七個小時,降到4個小時,減少了村民在室外排隊受凍。

  正當核酸壓茬採集時,村醫被流調出是次密接者,封閉在家隔離。派村醫生因其他任務遲遲不能來,老村支書急得要哭出來。王聰挑起大梁,一次採集700多人,當天累得胳膊抬不起來。如今,村裏人談起王聰這個外地媳婦,可親了,“老樊家的大兒媳婦善良能幹”。

  1月3日上午,張春紅趕緊去買菜,常去的陳家坊街集市上,往日裏菜攤不少于100個,當天只有三兩個。“我在超市,這裏菜品又好又便宜,你要白蘿卜嗎?五毛九分錢一斤,我給你捎回去一些。”下午,張春紅接到閨蜜蓉兒打來的電話。當晚,張春紅查看廚房裏的蔬菜:紅蘿卜、白蘿卜、芹菜、大白菜、羊肉、雞蛋、雞肉、一袋大米、一袋面粉。有這些東西,她覺得至少能夠堅持半個月。

  夜裏10點多,3個月大的寶寶一直哭個不停。初為父母的李朝有夫婦急得團團轉。他在小區群裏求助,鄰居各種幫忙出招。孩子肚子脹得厲害,最終認為應該是積了食,需要用藥。李朝有急忙求助群裏的志願者,大概30分鐘後,益生菌等藥品送到家。吃了藥不一會兒,孩子不再鬧,很快就睡著了。

  李朝有平時工作在河南漯河市,僅周末才能回家,孩子出生後主要由媳婦照看。這次居家隔離,李朝有算是真正參與帶孩子,卻因為“沒眼色”,經常被媳婦懟。“在家照顧孩子,比上班都累!”李朝有説,孩子一夜醒好幾次,媳婦肯定每天都睡眠不足,她太辛苦了!

  聽 令

  1月3日一大早,曹村大喇叭響起,廣播招募疫情防控志願者。17歲的王藝佳立即去報了名。她是河南理工大學大一學生,寒假在家。聽説女兒去村裏當志願者,曹小沛有點擔心。王藝佳安慰媽媽,弟弟在學校不會有事,自己在學校也做過防疫志願者,這次肯定不會有事。

  落雪了!1月4日,禹州迎來2022年的第一場雪。看著漫天飛雪,已過下午2點,王藝佳有些焦急。當天做核酸檢測的醫療隊還沒來。下午4點左右,醫療隊終于來到了。全村約有1500人要測核酸,村幹部及志願者們立即組織村民排隊。王藝佳負責掃碼、登記,一直忙到晚上12點多。那天晚上,王藝佳羽絨服裏套了兩件毛衣,她的手還是被凍木了,手指屈伸都很費勁。

  王藝佳父母平時晚上10點就睡了。那天,一直等女兒到12點多。看到女兒回來,媽媽趕緊給女兒暖手暖腳,説話有點語無倫次,既心疼得不得了,又為女兒驕傲。

  曹村黨支部書記曹長法説,村裏有30多名大學生志願者,他們在家都是爹娘的心頭肉,疫情防控中卻個個不怕苦、不怕累。農村不會用手機掃碼的老年人多,幸虧有這些年輕人在。

  王藝佳刷微信朋友圈看到,禹州有5400多名黨員幹部、4300多名志願者衝鋒在抗疫一線。

  1月2日24時,禹州市緊急啟動第一輪全員核酸檢測。全市一輪全員核酸大概需檢測100萬人。在之後的多輪核酸檢測中,由于時間緊、任務重,醫護人員有時不得不連夜採集。

  第五輪核酸檢測時,張春紅接到通知説,晚上9點開始。她性子急,不想站在寒風裏久等,分別在夜裏12點、淩晨2點去看過兩次,都因人太多,又返回家中。淩晨4點,張春紅得知檢測的人少,過去排隊5分鐘就採集完了。

  夜色濃重,張春紅拿出手機,跟兩位年輕的醫護人員拍照留念。左邊的男孩,防護服胸前寫著:許昌醫院,石洋。右邊的女孩,防護服上字跡不清。看到張春紅拍照,女孩俏皮地做出個V字形手勢。

  回家的路上,張春紅五味雜陳。她想:這小護士就像自己的孩子,在家還是跟父母撒嬌的年齡,卻勇敢衝上一線。他們來支援禹州,冒著風險,徹夜不眠,多可愛的孩子!

  禹州是許昌市下轄的縣級市。張春紅後來看新聞得知,1月8日,許昌市委決定在全市其他5個縣(市、區)抽調2400名核酸檢測人員支援禹州。當晚來了2590人,比計劃多出100多人。許多人主動請纓,甚至寫下請戰書。

  祈 禱

  吳娜與父母同住。母親86歲,腰腿疼,行走艱難;父親85歲,有肺病,剛出院不久。禹州第一輪全員核酸,兩位老人不願給別人多添麻煩,堅持要家人攙扶著下樓做核酸。老太太一步步挪過去,走到檢測點,熱出一身汗。社區工作人員看到,讓他們直接到最前面檢測,吳娜感動不已。

  第二輪核酸檢測,社區工作人員給吳娜説,讓兩位老人在家等待,醫護人員上門。此後父母一直是在家做核酸檢測。老太太不識字,每次檢測時都給“大白”豎大拇指。

  “藥不經禹州不香,醫不見藥王不妙。”禹州是全國重要的中藥集散和加工基地,藥王孫思邈曾在這裏行醫採藥。當地一些人家有祭藥王爺的習俗。

  農歷初一、十五,吳娜母親總要向藥王爺禱告一番。過去都是求兒孫健康平安。今年1月17日,是農歷十二月十五,老太太點燃三支香,口中念念有詞:藥王爺、藥王爺,我磕一百個響頭,藥王爺發發慈悲,多給“大白”添神力,趕緊把疫情消滅。

  居家隔離中,每天晚飯後,從事醫藥行業的魏良宇總要微信視頻,讓5歲的女兒與親戚朋友家的孩子聊會兒天。孩子是獨生子女,家裏沒有兄弟姐妹玩。

  魏良宇一家生活安排得規律,上午看著女兒寫作業,中午跟著網絡視頻學做各種花樣的菜,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魏良宇説,雖然父母有關心,女兒還是需要與同齡人交流,總是問啥時候才能出去,明顯有點孤獨。

  1月21日是魏良宇的生日,媳婦與女兒商量著給他過生日,用家裏的食材做了一個蛋糕。蛋糕雖然不如買來的精致,純手工制作,魏良宇吃得美滋滋。吃蛋糕前,女兒也許下一個願望:醫生叔叔阿姨們加油,我想去找小夥伴玩耍,你們快點把病毒趕跑吧!

  禹州市官方通報顯示,當地本輪疫情1月20日首次實現社會面和隔離點“雙清零”。禹州曾全域升級為中高風險區,從1月25日起,除了5個中風險區外,其他區域已全部降為低風險區。

  抗疫的故事還在繼續,在這段特殊的日子裏,張春紅記錄下了朋友的詞作《釵頭鳳·感吟》:

  寒風作,殘花落,毒侵千戶瘟神惡。空空路,濃濃霧。幾多驚悸,一懷愁緒。慮、慮、慮。

  人雖各,情如昨,共連根脈同憂樂。民心聚,金戈舉。英雄潮涌,斬妖迎曙。舞、舞、舞。(記者 劉懷丕)

【糾錯】 【責任編輯:王佳寧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211128304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