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1/ 26 12:12:29
來源:新華網

從“四面包圍”到“四面逢源”——“奮進之城”南昌2022開年觀察

字體:

  新華社南昌1月26日電 題:從“四面包圍”到“四面逢源”——“奮進之城”南昌2022開年觀察

  新華社記者郭強、余賢紅、陳毓珊

  地處中部地區的南昌,不沿海不沿邊,沒有豐富礦藏,也缺少大院大所。

  過去數年,南昌所在的江西省主要經濟指標增速居全國“第一方陣”,航空、電子信息、VR等新興産業蓬勃興起。

  伴隨滬昆、贛深、安九等高鐵建成,南昌正從“四面包圍”變為“四面逢源”,與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海西經濟區從“背靠背”變為“手牽手”。

  2022年開年,我們走進南昌,探尋一座內陸城市如何抓住國家戰略機遇,挖掘自身優勢,在追趕中突圍。

  缺少頂流企業,怎麼從一粒種子到一片森林?

  1月21日,中國首款民企自主知識産權的通用飛機型號GA20繼去年首飛成功後,又傳來新進展——開始全機靜力試驗。

  近年,類似的航空産業消息接二連三從南昌“飛”出:國産大飛機C919在此試飛、ARJ21支線飛機在此交付、“獵鷹”L15從這裏騰空而起……

  有人問,工業不算發達的南昌,何以在高精尖的航空領域“冒尖”?

  其實,70多年前這裏就種下航空的種子。1951年航空工業洪都的前身國營洪都機械廠成立,3年後,新中國第一架飛機誕生。洪都雖身懷絕技,但産品以教練機為主,不為業界以外熟知。

  轉機來自于國家的大飛機戰略。2009年國産大飛機C919四分之一機身的生産任務由洪都承擔。從此,這棵大樹帶來聚集效應。這些年南昌吸引60多家航空産業鏈上下遊企業和研發機構,涉及航空發動機研發、整機制造、通航運營、飛機維修改裝等。南昌成為中國商飛在上海總裝基地之外唯一的交付中心,力爭C919量産後在此總裝。

  在中國商飛C919大型客機外場試驗隊南昌基地,技術人員對一架客機進行檢測(2020年2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假以時日,南昌將在全國航空産業版圖佔據更重要地位。記者來到已投資300多億元的航空城,這裏地處東郊,空間大,已建成一座供C919試飛的新機場,有全國首個省局共建民航適航審定中心、國産大飛機生産試飛中心。

  在南昌,不僅航空業長成“森林”,一些新興産業也在聚木成林。

  數九嚴寒,南昌華勤技術千億産業園熱火朝天。2021年底,這家國內移動智能終端原始設計制造商(ODM)排名第一的企業,對南昌追加上百億元投資,打造其最大的制造中心,未來全球每售出5臺筆記本電腦中就有1臺“南昌造”。

  企業看上了南昌什麼?

  本世紀初,南昌就有電子信息企業,但零星分布、關聯度不大。近年,南昌瞄準移動智能終端、LED等産業,繪制産業鏈條圖,不斷鑄鏈、補鏈、延鏈、強鏈,聚集了300多家相關企業,培育出一片電子信息産業“森林”,引得更多鳳來棲。包括華勤在內,國內ODM行業排名前五的企業有三家落戶南昌。

  “一棵單獨的樹不易存活,形成森林後才能越長越茂。”南昌市工信局局長唐艷華説,南昌電子信息業已連續多年以年均30%以上的增速爆發式增長。

  從“零”到“林”的故事還在新興産業上演——

  1月15日,北京一家教育科技集團在南昌的VR産學研基地開業。

  幾年前,當國內VR剛剛起步時,南昌率先打造城市級VR産業基地。如今,通過主動孵化扶持,這裏已吸引包括華為、微軟、高通等頭部企業落子布局,世界VR産業大會永久落戶南昌。

  在南昌的決策者看來,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中,一些新經濟打破了對傳統路徑的依賴,各地處在同一起跑線上,誰搶抓了先機誰就贏得了未來。

  這樣想,也這樣幹。VR、雲計算、大數據等一個個新産業就這樣從無到有、發展壯大。

  缺少大院大所,怎麼實現創新發展?

  沒有創新,一個城市肯定沒發展。僅有1所“211”高校、也缺少大院大所的南昌,創新靠什麼?

  稟賦雖然不足,但南昌沒有停下挖潛的步伐。

  南昌大學教授江風益(前中)和團隊成員探討硅襯底LED技術課題(2015年12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密 攝

  新年第一天,江西省半導體照明聯盟理事長王敏寫了這樣一份新年獻詞:

  從硅襯底藍光LED“國際並跑”,到硅襯底黃光LED“國際領跑”,再到突破硅襯底GaN基紅光Micro LED芯片技術,多家企業營收實現30%以上的增速……

  今日南昌,LED芯片産能已躍居全球前三,躋身國內最大的大功率LED光源生産基地,手機閃光燈和移動照明出貨量全球第一。

  南昌LED何以如此“耀眼”?

  最初一束光,來自南昌大學江風益團隊的實驗室。他們花19年研發出硅襯底藍光LED技術,開辟世界第三條藍光LED技術路線,支撐南昌LED産業的創新活力。

  南昌也加快向外引智的步伐。中科院蘇州納米所南昌研究院、北京大學南昌創新研究院、同濟大學南昌智能汽車研究院等一批“研究院”落地。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江西研究院副院長傅健向記者展示團隊自主研發、落地南昌後的首個科技成果轉化産品——三維智能工業CT成像檢測係統。目前,這一産品已獲意向訂單近億元。

  南昌正不斷從重視創新中受益:年營收3億元以上的制造企業過半建立了研發機構;銅業巨頭江銅通過“3年創新倍增”營收從2000多億元增至4000多億元;“南昌造”的航天相關産品護送“祝融號”登陸火星……

  2022年年初,南昌又發出新信號,表達對創新的渴求、對人才的渴望——

  以市委、市政府名義給企業發“鼓勵信”激勵企業加快創新;最高資助500萬元向全國發布“英雄榜”攻克關鍵核心技術;發“招賢帖”每年吸引10萬名大學生和技能人才來南昌創業就業……

  被周邊經濟高地包圍,怎麼增高?

  展開中國地圖,南昌與深圳、北京幾乎處于同一經線上。然而曾有一段時間,從南昌坐高鐵,南下北上都需繞道鄰省。

  南昌處于劣勢的,不僅是高鐵,還有經濟。環顧四周,毗鄰的省會經濟總量均已突破萬億元。人們在追問:面對“萬億級省會圈”,南昌何時能破圈突圍?

  交通的破題,讓南昌的追趕加速。

  高鐵G4660次列車從安九高鐵廬山站內駛出。當日,安九高鐵正式開通運營(2021年12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2022年春運啟航,贛深高鐵、安九高鐵迎來春運“首秀”。一條縱貫南北的京港高鐵,讓南昌與粵港澳大灣區和北京的時空距離大幅壓縮。

  贛深高鐵開通一個多月前,南昌與廣州、深圳、珠海等7個城市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贛深高鐵開通僅7天後,江西舉辦對接粵港澳大灣區投資合作推介會,簽約項目金額2300多億元,其中不少落戶南昌。

  “利用贛深高鐵開通的機遇,將南昌的産業布局與粵港澳大灣區的企業轉移相對接,我們對南昌充滿信心。”方大集團董事長熊建明説。

  1月15日開行首趟中老國際班列,1月21日開行首趟鐵海聯運美國專列……江西成為全國第三個、中部首個國家級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後,作為省會的南昌從更大視野審視自身發展,在奮進中追趕、在開放中突圍。

  追趕,需要硬支撐,也要軟環境。

  1月21日,“90後”創業者羅列從南昌高新區政務辦事大廳工作人員手中接過裝有營業執照和印章的資料袋。“以前注冊企業要來回跑蓋章,現在1個小時能辦好,連印章都不用自己去刻。”羅列説。

  從跑蓋章到送印章,見證南昌營商環境之變。南昌向標桿城市看齊,制定營商環境18個指標領域215項改革舉措,探索推進“5G+智慧政務”“一件事一次辦”、設“辦不成事兜底辦”專窗等改革。開年以來,僅南昌高新區平均每天新增10多家企業。

  南昌向城市基建中久拖不決的“胡子工程”宣戰,改造老舊小區和背街小巷,利用城市斑禿區、廢棄地、邊角地“見縫插綠”,令人賞心悅目。

  “一座城市,宜居才更宜業。”從浙江來南昌投資的江西伯樂遇馬企業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翁哲鋒説,看到南昌環境越來越好,他把家安過來了。

  世界VR産業大會、中國航空産業大會、國際産學研用合作會議……一個個盛會,讓南昌這座曾被認為“存在感”不強的城市,與世界的互動日益增加。

  春節前夕,南昌對外發布新的城市形象LOGO——由“八一南昌”四個字自上而下鋪展出千年名樓滕王閣的輪廓。

  這座承載底蘊與榮光的“奮進之城”,展現著全新的一面。

  觀眾在2020世界VR産業大會VR/AR産品和應用展覽會上體驗AR遊戲(2020年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觀眾在第十二屆中國衛星導航成就博覽會上參觀體驗基于北鬥衛星導航係統應用的電動車(2021年5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

  在南昌市的一處獻血點,首名領取電子獻血證的市民鄧小姐展示手機“贛服通”裏的電子獻血證(2019年6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在江西省南昌縣向塘鐵路口岸,一輛貨車進入口岸準備卸載集裝箱(2020年4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 】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830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