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成電影到生成“世界”

2024-03-18 13:46:51 來源: 《環球》雜志

文/韓松

編輯/胡艷芬

  科幻作家一直都在設想宇宙中有一種更高級的存在,可能是超級智能生物,或是某種更厲害的東西,比如一種機器。它能夠根據現有世界的物理定律和規律來模擬世界,甚至打破現實規律,重新編輯、創造一個新世界。

  有的科幻作品設想,我們這個世界其實就是一部電影,是一幀一幀拼出來的。不光人類的存在,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存在,以及整個世界的運作,都是在一個程式裏生成的、像電影一樣的東西。但這個“電影”是立體的。這會不會就是宇宙、是世界的真相呢?Sora等生成式人工智慧(AIGC)産生之前,就有科幻作家,甚至物理學家這麼看待世界,認為有個“程式員”創造了大千世界。

  Open AI推出Sora模型只是粗淺的第一步,更長遠地看,它不光能創作電影,還可以像科幻片一樣模擬一個以假亂真的世界。或者説,讓假的即真,因為真假在那裏已無區別。

  Sora現在的技術還只是停留在二維視覺的水準,總有一天它可能會以更加復雜和綜合的方式把現實世界的一切呈現出來,而不僅僅是模擬電影片段或短視頻。這將創造一個非常驚人的未來。這很像魔法,但前沿科技跟魔法並無二致。

  比如,將Sora跟元宇宙結合,就會生成“世界”。記得30多年前看過一部美國科幻小説,它講現實世界已經在一場爆炸中毀滅,但是資本家為了繼續賺錢,就把死去的人的意識復制出來,同時用智能機器制造出一個電影一般的“世界”,死去的人在這個“世界”裏像演員一樣一遍一遍地活,繼續工作和消費,為他創造財富。

  除了Sora,馬斯克做的腦機介面是當下討論得熱火朝天的另一個話題,它能讓殘疾人通過意識活動讓自己能在一定程度上動起來。腦機介面的潛力也是無限的,實現駭客帝國那樣的存在也是用了腦機介面。

  而對于Sora,雖然目前的算力還有限,但它仍然預示著人類的科技革命又到了一個爆發的前沿。

  從元宇宙、ChatGPT到Sora,一波又一波的討論緊跟在這些科技熱點後。更重要的其實是,如何跟上這場科技革命,並實現獨創性、顛覆性的創新。如果不抓住這個時機,我們就會落伍。

  總之不能小看這場AIGC帶來的科技革命,跟以往的蒸汽革命、電氣革命、原子革命、資訊革命不同,這是第一次針對人的精神世界,針對大腦和意識的革命,要改變的是人。

  最近我們用ChatGPT將一篇中文撰寫的萬字長文翻譯成英文,結果非常令人吃驚——不僅準確度高,且其展現出的理解力、表現力和文採都令人類譯者自嘆弗如,十年寒窗學外語今後還有多少用呢?

  我們甚至有種感覺,ChatGPT是在對現實世界和人類文明歷史的大數據進行整理和認識後來做這個翻譯的。這讓我聯想到陳楸帆10年前寫的科幻小説《造像者》,它講的是AI攝影師在還原真實和創造藝術方面都打敗了人類攝影師。

  當下的這場科技革命還在臨變前夜,這是一場劇變,不僅是做個翻譯做個視頻那麼簡單。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