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足球進步的驅動力

2024-02-07 06:48:50 來源: 《環球》雜志

 

1月24日,越南隊球員阮光海(前)在比賽中射門得分

 

文/顏強

編輯/黃紅華

  亞洲足球的發展,一直是東亞、西亞對峙的格局,其他地區發展相對滯後。但從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再到正在進行的卡塔爾亞洲杯,亞洲各隊的種種表現,已讓“亞洲足球整體進步”這一觀點,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可。

弱隊整體有進步

  東南亞國家一直對足球保持著很高的熱情,但足球競技水準長期居于下遊,長期扮演足球賽場上的“魚腩”角色。但近年來,東南亞足球取得明顯進步,尤其以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幾支球隊最為典型,它們經常能在一些國際賽事上制造冷門。本屆亞洲杯上,越南隊和印尼隊同在D組,印尼贏下越南排名小組第二。而越南隊在教練特魯西埃帶領下,竟然能與日本、伊拉克這樣的強隊打對攻,並取得進球。馬來西亞隊雖然出局,但在小組賽最後一戰,和韓國隊打出3:3大比分,雖然比賽背景和內容復雜,但在場面上,國際足聯(FIFA)排名第130位的馬來西亞隊,體現出過往從未見過的戰鬥力。

  中亞球隊中,作為亞洲杯新軍的塔吉克隊表現出極強的進取心,經過小組賽三場比賽的角逐,最終力壓中國隊獲得小組第二。

  來自西亞地區的敘利亞、阿曼、約旦、巴林、巴勒斯坦和黎巴嫩這些傳統的亞洲二流乃至三流球隊,在本屆賽事上也有不俗表現:巴勒斯坦隊擊敗中國香港隊,約旦隊到最後時刻才被韓國隊絕平,巴林隊則力壓小組出線熱門韓國隊取得小組第一……

進步的驅動力

  西亞的能源主權資本,東亞的專業知識輸出,都在改變著亞洲足球的面貌,這才是過往被忽略的亞洲足球進步的驅動力。

  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的足球聯賽,在充足的能源資本支撐下,持續引進歐洲五大聯賽高水準球員。C羅、內馬爾、本澤馬、馬內、菲爾米諾、坎特等知名球員都在2023年來到沙特,有效提升了沙特足球聯賽的競技水準。相比之下,卡塔爾聯賽聲勢雖然不如沙特,但啟動更早,延續時間也更長。這兩個國家的本土足球人才産出還不夠迅速,但他們的能源資本在主權基金引導下,在中短時間內不會有“金元”枯竭的風險。尤為重要的是,沙特和卡塔爾早已充分認識到體育和足球的影響力。根據目前的種種跡象,在卡塔爾之後,世界杯賽事將有可能在2034年再次回到亞洲,這次輪到了沙特。西亞足球在緩慢進步二十多年後,很可能迎來未來十多年的高速發展期。

  當然,“金元足球”並不適合亞洲所有國家。在東南亞地區,他們用另外一種方式提升自己的足球水準。過去十年,在越南、泰國、馬拉西亞、印尼和新加坡等國,有千余名日本足球教練工作的身影。據稱,這是日本足球的近鄰“養狼計劃”。日本足協認為,日本足球要想取得進步,閉門造車是死路一條,他們需要一個更高競技水準的周邊環境,來共同提高和發展。

  因此,日本足球積極向東南亞地區輸出自己的各種足球人才,從青訓教練到職業教練,以及管理和市場行銷人才。日本自身在足球人才培養上,遠遠領先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甚至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本土足球人才淤積。這種對外輸出,于人于己、于日本足球自身,都是一種多贏局面。

  觀察卡塔爾亞洲杯已經結束的比賽不難發現,越南、泰國等國的足球水準,已經顯露出汲取日本足球經驗和營養的效果。亞洲杯還只是冰山一角,在低年齡段的人才培養,U21、U19和U17代表隊的競技上,東南亞球隊已然進入亞洲足球競爭的大迴圈圈,再也不是以往的“魚腩”。

  (作者係肆客足球創始人、足球評論員)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