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克療法”能否拯救阿根廷經濟

2024-01-31 07:51:21 來源: 《環球》雜志

這是2023年12月12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家商店外拍攝的匯率資訊

文/《環球》雜志記者 王鐘毅(發自布宜諾斯艾利斯)

編輯/胡艷芬

  “除了經濟調整和休克療法以外,我們別無選擇。”2023年12月10日,阿根廷新任總統哈維爾·米萊在就職演説中向全國民眾宣告了“休克療法”即將到來。“可預見的是,一段時間內經濟活動、就業、貧困率都將受到負面影響,”他説,“我們將經歷困難時期,但道路盡頭將出現光明。”

  米萊政府上臺已一個多月,這期間,執政團隊密集推出一係列政策措施,希望通過“休克療法”讓阿根廷經濟重回正常軌道。但他這一係列改革能否成功,還要畫上一個問號。

物價一飛衝天

  阿根廷國家統計和人口普查研究所1月11日發布報告稱,2023年阿根廷全年累計通脹率達211.4%,創下199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根據報告,價格漲幅最大的領域是食品飲料,上漲了251.3%;其次是家用電器,上漲了231.7%,而住房及水電煤氣服務、服裝鞋帽等上漲幅度較小,但也都超過了140%。

  報告顯示,該國2023年12月通脹率達25.5%,同樣創下199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阿根廷金融媒體《領域》報道稱,導致12月通脹率高漲的直接因素是,阿根廷新一屆政府上臺後實行的匯率貶值和一係列放松經濟管制的政策。

  阿根廷總統府發言人曼努埃爾·阿多爾尼當天(1月11日)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國接下來數月都將面臨通脹高企的壓力,直至政府推出的減緩通脹政策措施逐步起效。

這是1月9日,一名女子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商鋪內數錢的資料照片

  《環球》雜志記者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生活的直接感受是,2023年12月以來,各類物價均發生了大幅上漲,尤其是食品價格上漲幾乎一倍。以阿根廷盛産的牛肉為例,12月初在超市購買一公斤牛肉的價格約為4000比索(實際購買力約合人民幣30元),而今年1月初一公斤同樣的牛肉,價格已漲至約8000比索。

  記者調研了解到,很多普通家庭已經因為牛肉價格飛漲,難以負擔,轉而選擇較為便宜的豬肉和雞肉。此外,一些地區已經出現部分貧困民眾每天只吃得起一頓飯的情況。

  多位當地超市業主向記者表示,由于上游供應商頻繁漲價,他們不得不把大量時間和精力放在重新制定商品零售價格,以及更新超市裏上百樣商品的標簽上。談及當地民眾對價格上漲的反應,一位業主説:“之前顧客來買東西發現價格上漲還抱怨幾句,現在更多的是拿起貨品,看看漲後的價格,嘆口氣又放下。”

  此外,由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恰逢阿根廷旅遊旺季,大量外國遊客涌入(主要來自美國和巴西),導致布宜諾斯艾利斯和阿國內其他知名旅遊目的地餐館和酒店價格飛漲。據記者觀察,阿根廷國內知名旅遊目的地的酒店價格平均上漲50%~100%,遊客喜歡光顧的餐館價格也翻了約一倍。

  阿根廷央行1月12日發布的市場預期調查報告,預計該國2024年通貨膨脹率將達213%,比2023年更高,其他媒體和智庫機構預測的數字介于200%到250%之間。

大刀闊斧的改革

  阿根廷經濟部長路易斯·卡普托在上任第3天(2023年12月12日)就公布了一係列經濟政策,旨在縮小財政赤字和控制通貨膨脹。卡普托當天發表視頻講話説,阿根廷當前面臨通脹等經濟問題的根源在于財政赤字過大。新政府將推出一係列政策縮小財政赤字,包括將政府部門由18個減少至9個、降低政府對能源和交通的補貼、停止新建公共工程招標等。他還表示,新政府將把阿根廷比索官方匯率貶值54%至1美元兌換800阿根廷比索,此後每月貶值2%,並放松進口管制。

  在上述直接財政經濟措施之外,米萊政府在執政首月還推出了兩項核心改革舉措:一是通過行使總統的行政權,頒布“必要性和緊急性法令”(以下簡稱“緊急法令”),二是向擁有立法權的國會提交“阿根廷人自由基礎和起點”綜合法案(以下簡稱“綜合法案”),這兩項舉措涵蓋大量改革措施和對國內法律的修改,主要目的在于放松政府和法律對國內經濟各領域的管制以及便利進出口貿易。

  米萊政府通過“緊急法令”廢除和修改了100多條法律,包括廢除《租賃法》,修改《公司法》《海關法》,以及允許國有企業私有化等,有效期至2025年12月31日。

1月4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人們在一家快餐店外拿著簡歷排隊參加面試

  阿根廷憲法規定,總統可在緊急情況下不經過國會,通過“緊急法令”進行立法或法律修改,但禁止用在刑事、稅務、選舉或政黨領域。由于“緊急法令”屬于行政權范疇,國會無權對“緊急法令”進行修改,只能表決通過或否決。同時,“緊急法令”只有在被國會參眾兩院都否決的情況下才會失效,但阿根廷1983年恢復民主選舉至今,還沒有發生過“緊急法令”被參眾兩院同時否決的情況。

  米萊改革的另一大主要舉措“綜合法案”已提交國會審議,涉及近200條法律的廢除和修改。米萊政府把“緊急法令”不能涉及的關于刑事、稅務、選舉或政黨領域的法律通過“綜合法案”來修改;同時由于“緊急法令”是臨時法令,“緊急法令”中已有的內容也需要國會通過“綜合法案”這一立法程式來將其固化為法律。

  米萊曾公開表示,“綜合法案”不接受談判,只接受“建議”。截至目前,在各省政府和一些企業的“建議”(施壓)下,米萊政府已同意修改“綜合法案”中關于漁業開放和集會限制的法條。

  分析人士認為,由于執政黨和左翼反對黨在國會兩院都沒有佔據絕對多數(過半),中間黨派力量又較為分散,米萊的兩大改革措施中,目前看來“緊急法令”大概率不會遭到兩院同時否決,從而繼續生效,但“綜合法案”則需經過大量的協商和修改,爭取到中間黨派的認可後才能得以通過。

前途充滿不確定性

  米萊改革的阻力主要來自阿根廷國內的左翼力量和工會。反對聲音認為,米萊通過“緊急法令”修改大量法律,意圖“架空國會”篡奪立法權,強硬推行其改革措施。同時,在國會的討論中,中左到左翼議員普遍表示無法接受“綜合法案”中大量法律條款的修改無視勞工和社會弱勢群體的權益,因此將抵制“綜合法案”。為抗議米萊改革措施罔顧工人權益,阿根廷左翼和全國總工會已計劃在1月24日舉行全國總罷工。

  也有部分機構認為米萊改革不會完全成功。在政府改革措施中,為了穩定經濟、吸引外資和投資,並提高經濟發展水準,米萊及其團隊表示“美元化”是其執政的中期目標,但至今還未公布“美元化”的路線圖。

  美國投行摩根大通近日發布報告稱,阿根廷不具備實現美元化的條件。報告認為,阿根廷實現美元化需要修改憲法,這需要得到國會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意,此外,阿根廷的生産力水準、經濟活力、外匯儲備和儲蓄率都不能滿足美元化的要求。國際咨詢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還發表文章,質疑米萊政府積累外匯儲備的能力,並預測如不採取更有效措施,阿根廷有可能再次債務違約。

  阿根廷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埃爾南·萊徹表示,米萊改革措施嚴重衝擊了阿社會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他認為,當前高企的通脹、較慢的工資上漲速度和較低的漲幅,讓阿工薪階層購買力下降,大量民眾購買力下降又會使市場總需求下降,經濟復蘇乏力,失業率大概率會上升,社會不穩定因素將進一步增加。他預測,2024年阿根廷將迎來比2023年更猛烈的通脹和更大的國內生産總值(GDP)滑坡。

  “而這些都是米萊就職演説中所説‘困難時期’的一部分。”萊徹表示,“大部分民眾能不能等到或者容忍到‘道路盡頭出現光明’的那一天,現在還很難説。”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