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鳥與神鳥:日本烏鴉的兩面

2024-01-15 14:51:00 來源: 《環球》雜志

 

2018年4月20日,在日本加須市,一只烏鴉站在水稻田裏

文/張光新

編輯/馬瓊

  在日本,烏鴉的存在感很強,它也是日本文化中很重要的元素。但烏鴉在日本的文化形象是矛盾的——它一面被視為不祥之鳥,會給人帶來禍患;另一面又被看作是神鳥,象徵吉祥、代表著幸運和幸福。

  筆者曾作為訪問學者赴日本千葉大學訪學一年,剛到日本的時候,怕極了烏鴉。很多初到日本的外國人可能會有同樣的感受。

又“可怕”又“聰明”

  無論是偏遠的農村還是繁華的鬧市,烏鴉在日本都很常見。當它以一副睥睨眾生的樣子出現在你面前時,那種壓迫感和神秘感就會直逼過來。

  烏鴉屬于大型鳥類,身體全長50~60釐米,翼展80~90釐米。烏鴉不光體型碩大,嘴也大,叫聲極其響亮,據説非常多的日本人有過被烏鴉嚇一跳、追逐、攻擊後腦勺甚至是抓頭髮等“霸淩”的經歷。

  當你在綠樹成蔭的公園裏悠閒地散步,欣賞路邊的花花草草,身後突然傳來“嘎嘎”的淒厲叫聲,你猛回頭,發現一只烏鴉正從樹上朝你俯衝下來,那一剎那真會有一種驚到魂飛魄散的感覺。

  日本的很多公園會專門提醒來逛公園的人,為防止被烏鴉攻擊,最好打傘或者戴上帽子,但如果真遇上了,絕對不可以向烏鴉扔石頭或者用棍子驅趕,而要立即快步離開。深受其害的日本人,面對這些極具攻擊性的烏鴉,打不得也罵不得,只有躲的份兒。

  烏鴉雖然面貌“醜陋”且自帶“駭人”屬性,但確實是鳥類中比較聰明的。比如,烏鴉會把核桃放在馬路上,等待路過的汽車碾壓後再過去享用核桃仁;烏鴉甚至還會嘴腳並用,靈巧地擰開公園裏的自來水龍頭喝水……

  烏鴉種群具有一定的社會屬性,喜歡聚集,相互之間有交流能力,特別是尚未發育成熟的烏鴉常常會成群活動。烏鴉還能夠辨別人臉,會對特定的人展開攻擊和進行“報復”。日本有位知名的鳥類學家,多次到烏鴉的棲息地觀察和開展科研,那裏的烏鴉將她視為威脅,她一到那裏烏鴉便群起而攻之,令人啼笑皆非。

  此外,烏鴉的“家”原來是搭建在樹上的,現在隨著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越來越多的烏鴉選擇在城市“安居”,電線桿、廣告牌上都有烏鴉巢,烏鴉築巢選用的“建築材料”也不斷升級,除了樹枝,還出現了金屬以及塑膠制品,其中不乏人類的生活用品,比如晾衣架等。烏鴉“偷”晾衣架的情節,還出現在動畫片《名偵探柯南》中。

  不過,在電線桿上用金屬材質的晾衣架等築巢,增大了電線短路和烏鴉自身被電擊的風險,無論對烏鴉還是對人類來説都帶來了很大的安全隱患。

都是烏鴉惹的“禍”

  中國有“烏鴉叫,禍事到”的説法,如果某人不小心言中了某件壞事,還會被諷“烏鴉嘴”。在日本,烏鴉更是被認為是人類死後精神和靈魂的搬運工,就如同“死神”。在各類恐怖片和懸疑故事中,烏鴉經常以惡魔使者的形象出現,象徵厄運和犧牲。

  在知名日本動漫《鬼滅之刃》中,負責向主人公灶門炭治郎等鬼殺隊劍士傳遞命令和資訊的便是烏鴉。不過,這部動漫裏的烏鴉形象並不令人生厭,甚至還有點“可愛”。

  現實生活中,很多日本人相信,如果聽到烏鴉叫那就説明附近有人剛剛失去了生命,這和中國“烏鴉報喪”的説法非常接近。所以一提到烏鴉,很多日本人的第一印象並不太好。

  筆者詢問幾位日本朋友對烏鴉最直接的印象是什麼,他們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有點兒恐怖”。細問原因,主要有二:一是烏鴉一身黑,樣子比較嚇人;二是烏鴉的智商高到令人恐怖。

  在日本,參加葬禮人們要穿黑色的衣服。有時候,小朋友會把掉在地上的羽毛撿起來玩,如果是黑色的烏鴉羽毛,家長一般會立即阻止孩子並把羽毛扔掉,避免沾上“不吉”和“厄運”。

  烏鴉屬于雜食動物,不管葷素,幾乎什麼都吃。烏鴉不光吃動物屍體,還吃昆蟲、其他鳥類的蛋、植物果實、動物糞便,甚至剛孵化出的體質先天較差的雛烏鴉。日本雖然烏鴉很多,但幾乎看不到烏鴉的屍體,因為死掉的烏鴉會立即被同伴們吃掉。人類生産生活産生的各種垃圾也成為烏鴉“口糧”的重要來源。

  日本的垃圾分類方法有點復雜,在筆者居住的地方,偶爾能看到由老年人組成的志願者團隊守在垃圾站旁,本以為他們是指導大家進行垃圾分類或者監督亂扔垃圾的行為,所以每次扔垃圾的時候心裏都會惴惴不安,生怕做錯了被“指導”。後來才知道,他們值守的對象是烏鴉,怕烏鴉會過來“搗亂”,為了找吃的亂翻垃圾。

這是日本和歌山縣熊野本宮大社的一尊烏鴉雕像(2013年6月21日攝

  除了垃圾箱有蓋子,筆者還注意到,在那些開放的垃圾站點,經常上下左右會圍上一圈綠色的網,起初以為這種設置是避免垃圾被風吹走,後來得知這樣做主要是為阻止烏鴉過來翻垃圾。此外,烏鴉還喜歡吃農田裏的谷物,喜歡吃日本人在自家裏院子裏種的瓜果蔬菜等,令人防不勝防。

  日本人自己經常提出疑問,烏鴉到處翻垃圾、攻擊人類、引發很多社會問題,是不折不扣的害鳥和惡鳥,政府為什麼不捕殺或者採取其他限制措施呢?

  事實上,鑒于烏鴉給人類帶來的各種“麻煩”,日本政府也在想方設法對其數量、活動范圍等進行限制,對其造成的損害進行補償。比如,東京都政府就曾提出“圈養烏鴉”計劃,即在不捕殺烏鴉的前提下,將烏鴉捕捉後在動物園裏餵養,讓它們“養尊處優”地度過余生。但這一計劃很快就宣告失敗,因為東京都的烏鴉實在是太多了,有限的政府預算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吉祥和好運的象徵

  考察日本歷史,烏鴉並不總是代表邪惡、死亡和厄運的負面形象,它也有正面和神聖的一面,認為烏鴉能夠給人帶來吉祥和好運。

  在日本神話裏,烏鴉是和太陽神密切聯繫在一起的,是一種祥瑞之鳥,備受人們喜愛,比如著名的神武東徵的故事。根據《古事記》的記載,第一代日本天皇神武天皇從日向(今九州宮崎縣一帶)出發,一路向東,徵服了大和。其中,從熊野國到大和國的途中,有一只烏鴉受高皇産靈尊即天照大神之命,為神武天皇帶路並協助其建立了朝廷。

  這只烏鴉的名字是“八咫烏”,它有三只腳,代表忠誠、誠實、無畏。

  遠古時期,由于人類生産力低下,認知大自然的能力不足,能夠産生光和熱的太陽對于人類的生産生活極為重要,太陽崇拜亦由此産生。“八咫烏”在日本神話中即是太陽的象徵之一,也被尊為“立國神獸”和“來自天上的使者”,是不折不扣的“神鳥”。

  熟悉和喜歡日本足球的人可能會發現,日本足球協會會徽上的動物正是“八咫烏”,“八咫烏”也成為日本足球的象徵。

  日本神話中的“八咫烏”和卡通化的烏鴉還被用作家紋(日本的家族標誌)以及某些神社的標誌性圖案。比如,烏鴉被認為是熊野三山(熊野本宮大社、熊野速玉大社、熊野那智大社三座神社的總稱)的使者,神武天皇被困熊野山時幸得“八咫烏”為其引路突圍,這也是日本如今有3000家熊野神社祭拜烏鴉的原因之一。

  長野縣北信地區流行一種叫做“鴉舞”的祭祀活動,通過舞蹈表現古老的山岳信仰以及對“神的使者”烏鴉的尊敬。在《火影忍者》中,烏鴉多次以“通靈獸”形象出現,幾乎每次出現的場景都給人以神秘肅穆之感。

  日本的烏鴉文化形象還受到中國傳統文化影響。人們熟知“烏鴉反哺,羔羊跪乳”的典故。據説,烏鴉會在父母身邊生活長達數年時間,成年烏鴉不僅會保護和照顧未成年的幼鳥,還會反哺自己年老體衰不能飛翔和覓食的父母。深受中國儒家思想影響的日本,歷史上也常拿烏鴉來作孝行的典范以教化國民。

“烏鴉刺身”爭議

  如今,日本有一些飲食店會提供用烏鴉肉制作的料理,比如“烏鴉刺身”。筆者沒有吃過,但據説烏鴉肉的口感比雞肉要好,且鐵含量較高,營養豐富。日本自民黨有一個旨在振興野生鳥獸食用産業的“野生動物料理會”,目的是制定政策,避免農作物遭受鳥獸破壞以及防止鹿、野豬等大型野生動物侵入人類生活區,對人類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日本自民黨前幹事長二階俊博還擔任鳥獸捕獲緊急對策議員聯盟的會長。

  不過,對“烏鴉刺身”,尤其是在帶著獵奇心理的外國人將食用“烏鴉刺身”的經歷作為日本文化的一種代表性體驗發布到網上後,這在日本國內引發巨大爭議。且不論烏鴉是食腐動物,身上可能攜帶多種細菌和病毒,“烏鴉刺身”的出現也讓人質疑日本的飲食文化是否在走向“畸形”。

  有日本人評價“生吃靠吃垃圾活命的烏鴉不感到噁心嗎?”,批評連“野貓都不吃烏鴉”。負責公共衛生的厚生勞動省也專門在社交媒體發文呼吁,不要生吃包括烏鴉在內的野鳥、野兔、野豬等“野味”,這些“野味”可能攜帶病原體,生吃非常危險,實在要吃也一定要充分加熱,最好是做成熟食。

  在日本,烏鴉屬于野生動物,抓捕烏鴉雛鳥、掏烏鴉蛋等都必須事先申請並獲得狩獵許可,否則就是違法。另外,烏鴉的巢也不能隨便破壞。

  (作者係浙江工商大學東亞研究院副教授)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