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轉颶風”重塑荷蘭

2023-12-18 14:30:53 來源: 《環球》雜志

 

這是11月15日在荷蘭海牙市拍攝的一幅荷蘭極右翼自由黨領導人海爾特·維爾德斯的競選宣傳畫

 

  不管結果怎樣,可以預見的是,新一屆荷蘭政府的右傾化將難以避免,未來荷蘭在移民、氣候變化和歐洲一體化等議題上將趨于保守。

文/《環球》雜志記者 王湘江(發自海牙)

編輯/吳美娜

  在近日結束的荷蘭議會選舉中,由海爾特·維爾德斯領導的極右翼自由黨獲得壓倒性勝利,贏得大約四分之一選票,大大領先其他參選政黨。

  極右翼自由黨成為議會選舉最大贏家,不僅一躍成為眾議院第一大黨,而且獲得組閣機會。這意味著在社會和政治日益撕裂的荷蘭,歷史上首次出現極右翼政黨成為眾議院第一大黨,荷蘭政壇出現首位極右翼首相也成為可能。這對荷蘭這個國家意味著什麼?

極右翼崛起有前兆

  移民和民生問題是荷蘭極右翼迅速崛起的兩大因素。近年來,國際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滋生或加劇難民危機,許多歐盟國家面臨嚴峻難民問題,荷蘭就是其中之一。荷蘭政府相關數據顯示,僅2022年,就有4.6萬難民及其親屬到荷蘭尋求庇護,2023年預計將超過7萬人,今後兩年預計仍會進一步增加。

  難民不斷涌入,給荷蘭社會帶來就業、住房和宗教文化等諸多方面的社會問題,引起很多荷蘭人不滿和擔憂。當地民調顯示,在此次眾議院選舉期間,80%投票給自由黨的荷蘭選民認為移民問題是他們最為關心的議題。

  經濟上,歐盟國家在烏克蘭危機發生後不得不承擔了能源危機和通脹高企等不利後果,經濟增長、社會民生和出口等領域遭遇困難。自今年年初以來,荷蘭國內生産總值連續3個季度出現負增長,經濟持續衰退。荷蘭民眾的購買力不斷下滑,低收入群體生活日益陷入困頓,滋生對現有執政體制的不滿。

  正是在這一大背景下,荷蘭極右翼政黨自由黨異軍突起。該黨領導人維爾德斯是荷蘭極右翼代表人物,留著標誌性的金色“大背頭”發型,素以反移民、反伊斯蘭教等極端言論而聞名。

  2006年2月,維爾德斯組建自由黨,強調反對移民和驅逐非法移民的政治主張,隨即在同一年的眾議院選舉中拿下9席,一舉成為議會第五大黨。2010年,自由黨又在眾議院選舉中獲得24席,成為議會第三大黨。

  此後到2023年大選之前,自由黨一直在眾議院中保持著第二或第三大黨的地位。但是,由于奉行反對外來移民、主張去伊斯蘭化等政治主張,同時主張荷蘭退出歐盟,自由黨與荷蘭其他主要政黨(如中間偏右的自由民主人民黨)有著很大政見分歧。因此,雖然自由黨近年來在議會中佔有很多席位,但一直處于反對黨地位,被其他大多數政黨排除在執政聯盟之外。

組閣進程艱難

  然而,在近日的眾議院選舉中,自由黨出乎意料躍居為議會第一大黨,成為一個難以再被忽視的政治力量。

  根據荷蘭選舉委員會12月1日公布的選舉正式結果,自由黨獲得眾議院150個席位中的37個,由綠色左派聯盟和工黨組成的政黨聯盟以25個席位排名第二,目前在荷蘭看守政府中擔任執政黨之一的自由民主人民黨獲得24個席位,今年8月成立的新社會契約黨以20個席位排名第四。

  其他政黨所獲席位均不超過10席,其中六六民主黨、農民黨和社會黨分別獲得9席、7席和5席。

  荷蘭眾議院選舉結束後,通常由獲得最多席位的政黨牽頭與其他政黨協商組建政黨聯盟,該聯盟如能佔據眾議院絕對多數席位,即至少76席,便可組閣成功,成立新一屆政府。

  荷蘭歷屆內閣由多個政黨聯合組成,由于各黨在議會中佔有的席位相對分散,因而給組閣談判帶來很大困難,相關談判進程往往耗時良久。例如,組成現任看守政府的四個政黨就是在2021年大選後,歷經271天的組閣談判,才最終達成組建聯合政府的協議。

  接下來,荷蘭各政黨將圍繞組閣展開多方博弈。盡管自由黨贏得選舉,但由于其與其他主要政黨之間巨大的政見分歧,其組閣進程很難一帆風順。

未來風向已明瞭

  選舉結果公布後,維爾德斯隨即發表講話,宣稱自己將會成為“所有荷蘭人的首相”。為了拉近與其他主要政黨在政見上的距離,他還表示願意軟化在移民和反伊斯蘭教等問題上的激進立場。他還委任荷蘭前內務部長羅納德·普拉斯特克擔任他的組閣協調人,負責與其他政黨溝通組閣意向。

  維爾德斯表示,他希望能與自由民主人民黨、新社會契約黨和農民黨組成中右翼執政聯盟。這四個黨的政治立場相對接近,如果能夠組建政黨聯盟,將會在眾議院中佔據88個席位,議席數足以組建聯合政府。

  名義上,自由黨堅持舉行荷蘭脫離歐盟的公投、停止接收難民、禁止《古蘭經》和取締伊斯蘭學校和清真寺、停止為烏克蘭提供援助等政治主張;維爾德斯本人堅定支援以色列,主張將荷蘭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並關閉荷蘭設立在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所在地拉馬拉的外交機構。但在勝選後,維爾德斯表達了軟化部分激進立場的意願,特別是在反伊斯蘭教和反對移民等方面,強調不會違反荷蘭法律中保護宗教自由的內容。不過,自由黨與其他傳統建制派政黨還是存在很大分歧。正因如此,自由黨的組閣意願遲遲未能得到其他主要大黨的積極回應。

  自由民主人民黨領導人迪蘭·耶希爾格茲表示,該黨不會反對自由黨參與組建中右翼執政聯盟,但也不會在自由黨領導的政府中任職。在選舉前,耶希爾格茲曾經表示不認為自由黨會成為第一大黨,但現在,她表示要面對“新的現實”,並認為組閣的主動權現在掌握在維爾德斯手中。

  對于能否與自由黨合作組閣,新社會契約黨的立場顯得模棱兩可。該黨領導人彼得·奧姆齊赫特表示,由于自由黨競選綱領有悖于荷蘭憲法中保護宗教自由的內容,他領導的黨現在還無法與其協商組閣事宜。

  歐盟前氣候行動專員弗蘭斯·蒂默曼斯領導的綠色左派聯盟和工黨組成的政黨聯盟在選舉中的得票率僅次于自由黨,但蒂默曼斯已經完全排除與自由黨合作的可能性。

  因此,雖然自由黨擁有優先組閣權,但其並不一定能組閣成功,維爾德斯也不一定就能出任新首相。如果各方組閣努力最終失敗,則有可能重新舉行選舉。據荷蘭媒體報道,如果自由黨無法成功組建一個佔據眾議院多數席位的執政聯盟,甚至有可能出現一個少數派政府。

  當然,如果自由黨與其他政黨的協商最終失敗,其他中小政黨也有可能像過去一樣,組建一個把自由黨排除在外的執政聯盟。但是,由于這次自由黨的勝選優勢過大,其背後代表的荷蘭民意很難再被忽視,一個將議會第一大黨排除在外的政府顯然難以服眾,即便勉強組建成功也很難有效施政。荷蘭一家名為Maurice de Hond的民意調查機構所做調查顯示,支援自由民主人民黨、新社會契約黨和農民黨的大多數選民都希望這幾個黨與自由黨組建聯合政府,其中大多數選民接受維爾德斯出任首相。

  隨著時間的推移,荷蘭各大政黨還是有可能在反覆的談判和磨合之後達成妥協,一個有自由黨參與,甚至由維爾德斯出任首相的新一屆荷蘭政府還是有較大概率出現。不管結果怎樣,可以預見的是,新一屆荷蘭政府的右傾化將難以避免,未來荷蘭在移民、氣候變化和歐洲一體化等議題上將趨于保守。

來源:2023年12月13日出版的《環球》雜志 第25期

《環球》雜志授權使用,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繫。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環球》雜志官方微博、微信:“環球雜志”。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