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插畫何以驚艷世界

2023-12-12 14:38:37 來源: 《環球》雜志

 

《牛王節》內頁

 

  綿延數千年從未中斷的中華文明是優渥的創作土壤,為中國插畫家提供了得天獨厚又源源不盡的創作素材和靈感。

文/《環球》雜志記者 王麗麗(發自布拉迪斯拉發)

編輯/劉娟娟

  借助插畫,中國西南少數民族布依族有關“牛王節”的民間傳説得以被更多的海內外讀者看見——在不久前舉行的第29屆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插畫雙年展(BIB)上,湯素蘭著、陳巽如繪的《牛王節》一書,榮獲“金蘋果”獎。

  這是中國插畫家第七次摘得“金蘋果”獎,也是2019年以來連續第三次獲頒這一獎項。在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插畫雙年展國際委員會主席蘇珊娜·加洛索娃看來,中國插畫具有非常高的國際水準,“堪稱藝術的傑作”。

中國文化的現代化及世界性表達

  BIB創建于1967年,由斯洛伐克文化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斯洛伐克委員會和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聯合主辦,每兩年舉辦一次。每屆展會期間,BIB國際評審團會評選出1個大獎、5個“金蘋果”獎等。

  BIB是世界上最早、最大的非商業性兒童和青少年書籍原創插畫比賽。加洛索娃表示,與很多大型國際書展不同,BIB是非商業性的,通常由10或11名成員組成的國際評審團只根據藝術價值來決定獲獎名單,希望每個獎項都能代表當前插畫發展的某個方向或趨勢。在過去56年裏,BIB一直在努力打造一個永久的評價藝術插畫的平臺。

  今年,共有來自36個國家的275名插畫家帶著出自355本圖畫書的2072幅插畫作品參加角逐,最終《牛王節》在眾多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

  《牛王節》講述的是,很久以前農民沒有耕牛,耕田十分辛苦,阿牛降伏了神牛用來耕田,後來他又打敗壞人並幫助變成石頭的神牛復活,從此農歷四月初八就成了布依族的牛王節。

  故事很精彩,插畫家陳巽如本人的經歷也頗具傳奇色彩:他年少時在校讀書時間很短,之後到農村勞動鍛煉,進工廠當工人,繪畫完全是自學成才,到現在從事繪本插圖創作已有54個年頭。正像陳巽如自己所説:“大自然是我的老師;民間藝術是我的范本;和孩子們講故事,將故事搬進圖畫書,是我一生的追求。”

  《牛王節》一書的插畫,對少數民族的民俗風情有鮮明動人的視覺表現,細節和色彩十分豐富,藝術風格尤為突出。業內人士認為,《牛王節》獲獎進一步證明,“中國文化的現代化及世界性表達”是中國圖畫書創作的重要方向。

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插畫雙年展國際委員會主席蘇珊娜·加洛索娃手持《牛王節》一書

  這之前,已經有6位中國插畫家獲頒“金蘋果”獎,分別是:蔡皋(《寶兒》,1993年)、張世明(《中國寓言·三》,1995年)、鬱蓉(《雲朵一樣的八哥》,2013年)、黑瞇(《辮子》,2015年)、朱成梁(《別讓太陽掉下來》,2019年)以及烏貓(《雪英奶奶的故事》和《一枚銅幣》,2021年)。

  曾兩次擔任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主席的北京生命樹文化促進中心理事長張明舟表示,綿延數千年從未中斷的中華文明是優渥的創作土壤,為中國插畫家提供了得天獨厚又源源不盡的創作素材和靈感。

  加洛索娃認為,全球化的浪潮也在席卷繪本世界,但評審團仍在努力尋找那些真實、原創、堅持走自己獨特道路的藝術家,這一點非常重要。

  她説,“當前國際上很多插畫家使用電腦繪圖,一些數字插畫缺乏靈魂和生命力。BIB國際評審團一直很讚賞中國插畫家堅持手工繪制,以有趣的方式將中國古老的傳統和文化與新的形式結合起來的創作態度。《牛王節》的插畫正是如此。再以鬱蓉為例,她將中國剪紙的傳統手法與現代形式相結合,帶給人們耳目一新的視覺感受。這些作品保持著高水準,堪稱藝術的傑作。”

中國看見世界,世界看見中國

  加洛索娃告訴《環球》雜志記者,BIB與中國有著長遠而深厚的友誼,中國方面還出版了BIB獲獎插畫的相關圖書。

  據加洛索娃介紹,張明舟出任了BIB的榮譽大使,也是BIB多個評審團的成員,他在上海和北京的重要國際書展上組織BIB獲獎插畫展,也在世界范圍內幫助推廣BIB。“我認為他是‘精靈’,是幫助中國插畫家參加布拉迪斯拉發插畫雙年展和我們的藝術進入中國的‘靈魂人物’。”

  加洛索娃説,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1990年在北京成立,至今已推選多位中國插畫家參加BIB,分會聯繫了出版優質繪本的幾乎所有出版社,然後由專家推選出最好的中國圖畫書參加BIB。“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非常負責任,因此挑選的作品是高品質的,總是拿獎。”加洛索娃笑著説。

  10月,“中國圖畫書熊貓榮譽作品國際巡回展”首站還作為BIB的特展亮相布拉迪斯拉發。巡回展展出了2022年第八屆中國原創圖畫書排行榜上榜的10部作品,以及5部“金蘋果”獎中國獲獎作品中的75幅插畫。此次展覽由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圖畫書創作研究中心、童趣出版研究院、生命樹文化促進中心聯合發起。

  童趣出版研究院執行院長史妍表示,近年來中國圖畫書的進步,尤其是第八屆排行榜入選作品在藝術性、創新性、兒童性上的亮眼表現,讓人深受鼓舞。“我們熱切地希望,讓全世界都能看見中國優秀的圖畫書,看見我們的畫家、作家、文化從業者對美好生活和藝術表現的追求和努力。同時,也希望我們的圖畫書創作者、從業者能夠更多地參與國際文化交流活動,有機會看見各個國家、各個民族優秀的作品,看見美好、看見不同、看見創新,在‘開眼看世界’的前提下不斷進步。”

  張明舟也表示,當下的中國圖畫書已積聚起與世界圖畫書交流對話、帶動中國少兒出版與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豐沛勢能。

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插畫雙年展上的小觀眾

  乘著中國圖畫書展的東風,由20多人組成的中國圖畫書創作與出版代表團來到布拉迪斯拉發,與IBBY前主席、比利時作家瓦利·德·鄧肯、BIB國際評審團成員以及世界各國專業人士齊聚一堂,交流互鑒。1988年國際安徒生獎得主、斯洛伐克國寶級藝術家杜桑·凱利還為中國代表團講解在美術館展出的他的部分原畫作品。

  此外,主辦方還安排了中方與奧地利和斯洛伐克優秀童書出版商的版權貿易洽談會,達成了十余項版權輸出意向和三項中外共創出版意向。據張明舟介紹,中國和平出版社與斯洛伐克一家出版社合作,就朱成梁繪、郭振媛著的《別讓太陽掉下來》一書,正式簽訂捷克語和斯洛伐克語的版權輸出合同。

  加洛索娃告訴記者,此次中國圖畫書巡回展,讓觀眾和業界人士第一次有機會在斯洛伐克深入了解並欣賞中國圖畫書最新發展成果,為BIB帶來了鮮明的中國風,是雙方合作走向深入的重要標識。

“獻給孩子們的藝術”

  畫家鬱蓉表示,圖畫書是一個特別的表現載體,它可以讓全世界的讀者跨越不同的地區、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背景,共用屬于世界的不同故事。

  張明舟告訴《環球》雜志記者,插畫大體可分兩類:一類是文字書中的插畫,由于兒童識字量不多,難于進行獨立的閱讀,好的插畫可以輔助兒童直觀地理解書中內容;另一類是兒童圖畫書中的插畫,文字敘事和插畫敘事交相輝映,共同講述一個精彩的故事。“由于兒童對視覺敘事相對成人更加敏感,好的插畫對于兒童理解故事不可或缺。好的插畫也應該是藝術品,從小閱讀帶有插畫的圖書,對兒童接受美育教育、提高審美水準非常重要。”

  加洛索娃説,過去人們認為插畫是一本書的補充,屬于一門實用學科,多虧了BIB對插畫的高度關注,舉辦各種國際研討會,將這位藝術領域的“灰姑娘”推進了高雅藝術的殿堂。

  她認為,好的插畫不僅講了一個故事,還可以在故事梗概的基礎上支撐起額外的想像空間,從而激發孩子們閱讀時的想像力;BIB旨在搭建世界各國間文化交流和理解的橋梁,而“獻給孩子們的藝術”就是最好的渠道。

  張明舟介紹,中國的插畫藝術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2018年意大利博洛尼亞舉辦了中國古代插畫藝術展,展出的近百幅時間跨度縱貫千余年的插畫作品令包括三任往屆和現任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主席在內的各國專業人士驚嘆不已。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前主席左拉·甘妮説,展品藝術水準之高,令人質疑圖畫書的起源地究竟是在哪裏——通常的説法是,圖畫書起源于歐洲。時任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主席帕奇·亞當娜説,展品的藝術水準之高令人驚嘆,應該在全世界巡展。日本圖畫書之父松居直也曾表示,中國的圖畫書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準,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又涌現出一大批精品力作圖畫書,如《蘿蔔回來了》,該書被改編翻譯成幾十種文字。

  據中國和平出版社社長林雲介紹,中國少兒出版經歷了近二十年的黃金發展期,其中圖畫書的發展態勢尤為突出,中外共同創作的優秀作品也開始涌現,比如2016年獲得國際安徒生獎的曹文軒與巴西插畫家羅傑·米羅合作的《羽毛》《檸檬蝶》、與韓國插畫家蘇西·李合作的《雨露麻》等。

  “當代中國相容並包、擁抱世界的胸懷和氣度,為中國插畫和圖畫書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張明舟表示,“近二三十年來,中國引進大量全球優秀圖畫書,幾乎所有經典圖畫書和暢銷圖畫書都被引進到中國,對培養兒童審美能力、呵護童心、讓兒童養成閱讀習慣非常重要,也激發了中國本土創作者(作家、插畫家、編輯、設計師)的創作激情和靈感,提高了他們用圖文結合方式講述故事的技巧和水準,其中一部分優秀作品接連獲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張明舟認為,近年來中國國內設置了多項原創圖畫書獎,也激發了創作者的熱情;政府主管部門高度重視原創圖書發展,支援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選派優秀原創圖畫書和中國插畫家積極參加國際兒童讀物聯盟各種活動,對中國插畫頻頻獲獎也發揮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他説,“具體哪位中國插畫家的哪部作品在哪個國際獎項上獲獎,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但中國插畫在國際上頻頻獲獎一定是必然的。”

來源:2023年12月13日出版的《環球》雜志 第25期

《環球》雜志授權使用,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繫。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環球》雜志官方微博、微信:“環球雜志”。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