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文化輝耀日本

2023-11-29 07:42:46 來源: 《環球》雜誌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的李公麟《孝經圖》(部分)

 

  “這次展出的作品匯集了日本各地收藏的幾乎所有北宋書畫精品,如果到每個作品的收藏地去看,恐怕用10年也未必能看全。”

文/《環球》雜誌記者 郭丹(發自東京)

編輯/胡艷芬

  11月的日本秋葉正紅。一場堪稱“傳奇”的“北宋書畫精華”展在東京根津美術館開展。

  隱跡於世80餘年的李公麟遺珍《五馬圖》與收藏于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孝經圖》奇跡般地相逢;藏于佛像腹內、北宋時期就傳入日本清涼寺的《彌勒菩薩像》和《靈山變相圖》展露真容;燕文貴、李成、董源的山水精品齊聚一堂;黃庭堅書法作品《經伏波神祠》,與日本平安時代貴族書寫在北宋砑花箋紙上的《古今和歌集》同室展出……

  “這次展出的作品匯集了日本各地收藏的幾乎所有北宋書畫精品,如果到每個作品的收藏地去看,恐怕用10年也未必能看全。”本次“北宋書畫精華”展的策劃人、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板倉聖哲對《環球》雜誌記者説。

  據悉,這是二戰後日本第一次舉辦大規模的北宋精品書畫展。而這場展覽得以成功舉辦一個重要原因是,一幅“神品”畫作再現於世。

“神品”《五馬圖》重現於世

  北宋書畫是中國書畫史上的高峰。提到北宋繪畫不能不提被譽為“宋畫第一人”的白描高手李公麟。李公麟擅長畫馬,坊間傳説李公麟對著西域貢馬“滿川花”作畫,畫畢馬死。只因李公麟的畫作太過傳神,就好似將馬的魂魄攝入其中。雖然是坊間傳説,但李公麟畫馬出神入化的程度也由此可見一斑。而這匹傳説中的“滿川花”就在《五馬圖》中。

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李公麟的《五馬圖》(部分)

  李公麟的《五馬圖》存世900餘年,傳承有序。北宋時期由文人士大夫收藏;南宋時期傳入宮廷;至元代,已成為書畫收藏中的名品,市面上亦有許多臨摹之作;到清代,更成為乾隆皇帝最愛的收藏品之一。其畫作上有跋文、印章,傳承記錄一目了然。然而,清末時局動蕩,《五馬圖》悄然離開故土,流入日本。

  “1936年日本出版的一本‘名畫寶鑒’提到了《五馬圖》真跡,但自此後《五馬圖》就消失於世。二戰期間一度有傳言稱其毀於戰火,再現於世已是2015年。”板倉聖哲對記者説。

  “2015年,日本一位私人收藏家找到我,希望能讓更多人一睹《五馬圖》的風采。幾經商議,最終在2018年,這位收藏者決定將畫作捐贈給東京國立博物館,這也促成了其在2019年初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的‘書聖之後——顏真卿及其時代書法特展’中一露真容。”

  談起《五馬圖》,板倉教授説道,“正是因為有了《五馬圖》,我才敢在日本策劃‘北宋書畫精華’展。因為北宋傳世至今的作品實在不多,全世界也就中國台灣舉辦過單獨的北宋書畫作品展,這次在日本展出,是二戰後日本舉辦的首場北宋書畫專題展覽。”

  出於對作品的保護,展廳內的燈光被調暗,但靜臥在展櫃中的《五馬圖》那淡彩的畫卷,卻仿佛在柔和的光線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讓觀賞者心動不已。

  李公麟擅長白描,且此前清宮留存過珂羅版(玻璃印刷版)的《五馬圖》,因此世人都以為《五馬圖》是黑白的。當彩色真跡展現於世,世人對李公麟的認知才完整起來。

  畫卷中,5名奚官一人牽一匹貢馬徐徐走來。寶馬各個健美挺拔、生氣盎然。牽馬奚官中,3人為西域裝束,兩人漢人衣著,每個人都特色鮮明、神態逼真。前4幅畫的偏邊處,均有黃庭堅做的記錄——“風頭驄”“錦膊驄”“好頭赤”“照夜白”。第5幅雖沒有,但經考證,可能正是傳説中的“滿川花”。

  “我被《五馬圖》震撼了。那精準的線條,一筆下去,線條細微的起伏變化之間馬匹的肌肉、骨骼與神韻被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一位老者趴在《五馬圖》展櫃前,一遍又一遍地細看。

  “《五馬圖》的寫實性可以用出神入化來形容。首先是牽馬人的鬍鬚以及馬匹的鬃毛。粗細、斷續的線條充分展現了鬍鬚和鬃毛的軟硬與濃密。再配上精美的淡彩,這種色與線的配合真是絕妙。其次是馬匹的線條。西方繪畫一般要用多根線條來進行素描,但李公麟用一根線條就可以展現馬匹的肌肉、骨骼,甚至馬匹身體的前後、遠近,這真是中國‘白描’高手李公麟的絕筆。”談起《五馬圖》的魅力,板倉滔滔不絕。

  本次展覽還特意從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借來了李公麟的《孝經圖》。板倉告訴記者,有史料記載,元代《五馬圖》和《孝經圖》被收藏家王芝收藏,此次兩幅畫作能同室展出,可説是兩幅作品在近800年後奇跡般的邂逅。

藏于佛像腹內的版畫

  展覽上,兩幅充滿褶皺,甚至略有破損和脫色的佛像畫十分引人注目,這就是日本京都清涼寺保存的《靈山變相圖》和《彌勒菩薩像》。

  “這兩幅畫作是宋代被藏于佛像體內傳到日本的,可以説絕對是北宋時期的作品”,板倉介紹説,日本有位叫奝(diāo)然的遣宋僧人,于公元985年在中國委託工匠雕刻了一尊佛像,並於次年帶回了日本。當時這尊佛像體內填滿了用布做成的五臟六腑,而這兩幅精美的版畫就藏于佛像的五臟六腑中,到日本許久後,才被人發現。

  板倉還告訴記者,宋文化對日本影響深遠。人們可以在《靈山變相圖》中看到釋迦牟尼的左右繪有仁王像,其姿勢、動作與日本鐮倉時代建造的東大寺南大門中的仁王像一模一樣。這足以説明,這幅版畫精品在宋代廣為流傳,且影響了日本。

  日本的東大寺是唐代建成的,但其南大門及其中兩尊金剛力士像卻是鐮倉時代建造的。當時的日本深受宋文化影響,金剛力士像也具有濃厚的宋佛像特徵,全身肌肉豐滿體態健美,非常寫實。

  無論是《靈山變相圖》還是《彌勒菩薩像》,平時都深藏于日本京都清涼寺中,若想一見真容絕非易事。

山水“三傑”齊聚一堂

  如果説唐代繪畫以人物畫為經典,那宋代則是山水畫盛行。此次展覽上,南唐-北宋時期的山水畫“三傑”——燕文貴的《江山樓觀圖》、李成的《喬松平遠圖》和據傳為南唐時期董源創作的《寒林重汀圖》也一同展出。

大阪市立美術館收藏的燕文貴畫作《江山樓觀圖》(部分)

  板倉一一講述了這些作品的魅力。李成是山東人,他的《喬松平遠圖》展現的是中國北宋時期北方的風景,這幅畫中,近景中的青松與遠景中的山巒,相互映襯,透視效果突出。《寒林重汀圖》描繪的是南方秀麗山水,董源採用近景寫實、遠景朦朧的畫法,讓人在無形中感受到景致的遼闊與深邃。燕文貴的《江山樓觀圖》更令人叫絕,只見畫卷上寒風凜冽,初雪紛飛,江岸小橋,浩瀚江水,漣漪層層,枯樹黃蘆迎風搖曳。為生計奔忙的漁民們,或駕著小舟穿梭江面,或架設網罟捕魚,或捲起褲腳在冰冷的淺水處布網,衣單裳薄的縴夫逆風拖船,騎驢奔波的商人在寒風中瑟縮著,艱難前行。全卷人物神態生動,刻畫精準,魚鱗般的水紋用尖細流利的線條繪成,一絲不茍;繪坡石及樹木大多用筆遒勁,皴法與墨染渾融,表現出一種清剛利暢的情趣;天空則用灑粉法彈出輕盈飄舞的飛雪,技法頗為別致。

  “北宋書畫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不能止于遠觀和掃視,而是需要靜息凝神地欣賞。”板倉&&。

日本貴族的FangSong雅事

  眾所週知,唐代中國對日本影響很深,涉及政治、制度、宗教、文字、文學、藝術、技術等幾乎所有領域。單是文化領域,多數日本人認為,宋代對日本的影響更加深遠。這集中體現在佛教和書畫作品上。

東京大倉集古館藏國寶《古今和歌集序》(卷子本)(部分)

  此次展覽特意展出了平安時代的日本貴族寫在進口的北宋砑花箋紙上的《古今和歌集》。在多幅連卷的彩色砑花箋紙上,這位日本貴族撰寫的《古今和歌集》序文,文字如行雲流水,柔美灑脫。

  “平安時代晚期,日本貴族十分崇尚北宋的文化。能在北宋進口的砑花箋上模仿宋人揮毫,是一種無上美妙的風雅之事。”板倉告訴記者,根據最新的美術史研究,在中國台灣也發現了30余件在砑花箋紙上寫書法的宋人作品,由此更能證明這個寫在北宋砑花箋紙上的《古今和歌集》,是平安時代的日本貴族模仿宋人行雅事的生動案例。

  本次展覽精品薈萃,黃庭堅的書法作品《經伏波神祠》、北宋人物畫名跡《睢陽五老圖》冊頁中的《畢世長像》、京都仁和寺珍藏的佛畫《孔雀王像》等都讓觀者流連忘返。

  板倉對記者説:“我相信無論是神品《五馬圖》還是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只要你站在這些珍品面前,就能感受到它們強大的氣場和精彩絕倫的吸引力,這就是北宋書畫精品的魅力,也是我在日本舉辦本次書畫展的初衷。我希望更多的日本民眾或在日華人,特別是年輕人,能走進美術館,親身感受,因為你不需要懂書畫歷史,也不需要懂繪畫技巧,只要站到這些作品面前,你就能感受到這些作品的無窮魅力,也能感受到中日古代文化的交流與傳承。”

來源:2023年11月29日出版的《環球》雜誌 第24期

《環球》雜誌授權使用,如需轉載,請與本刊&&。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環球》雜誌官方微博、微信:“環球雜誌”。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