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丨京港修復師攜手 珍貴文物重現光華-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4/07 09:48:34
來源:新華網

香港故事丨京港修復師攜手 珍貴文物重現光華

字體:

  新華社香港4月7日電 題:京港修復師攜手 珍貴文物重現光華

  新華社記者王茜

  幽暗的射燈下,1900年的火車頭式鐘表在玻璃罩裏,靜靜地展示著“新生”。與它一樣重獲新生的還有明代黑漆嵌螺鈿的桌案。

  這是3月14日在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拍攝的1900年的火車頭式鐘表。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在3月開幕的“樂藏與共——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首批受贈藏品展”中,這兩件文物一亮相便引起了關注。

  3月14日,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藏品修復室主任梁嘉放接受採訪。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這得感謝故宮博物院的修復老師,是他們精湛的技術讓這幾件文物重獲新生。”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藏品修復室主任梁嘉放説。

  文物亮相先“診病”

  每一件文物都有專屬修復方案。古鐘表修復的最大成功之處,就是讓“死亡”的鐘表恢復計時和表演功能。

  “這個古鐘表整體保存還是挺好的,但我們發現它在此前修復中裝反了表盤,還有火車的一些輪子生銹脫落了,表芯也無法運作。”梁嘉放介紹説。

  于是,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修復師們開始查閱文獻資料,搜尋可作參考的器物,要將其原貌展示給觀眾。而古鐘表的修復不僅需要清潔除塵,還需掌握專業的鐘表機械維修技術,才能準確恢復古鐘表的功能。

  2022年7月正式對公眾開館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還是一個很“年輕”的博物館,其修復團隊也比較年輕。“文物的修復極為深奧,不同類別修復方法也不同,書畫、鐘表、瓷器、金銀器等門類都有不同的專業知識和技術要求。”梁嘉放説。

  故宮博物院漆器修復組組長閔俊嶸(中)和香港故宮文博館修復師們“會診”明代黑漆嵌螺鈿桌案(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供圖)

  這次修復的另一類文物是漆器,對于溫度、濕度的變化有嚴格要求。“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在接到這件明代黑漆嵌螺鈿桌案時發現,桌案不僅出現了裂縫,還有螺片的脫落與缺失。”梁嘉放説。

  在修復漆器的基礎上疊加螺片的修復與鑲嵌,修復難度又提高了。梁嘉放説,漆器修復的實際操作很復雜,原文物用漆的成分、刷漆方法、天氣情況對漆的影響等因素,都是儀器無法探及的。

  中國的漆器文物修復原則是“修舊如舊”,既要視覺效果上與原物相同,還要用傳統工藝修復,強調整體的統一。“我們修復的文物沒有故宮博物院多,經驗積累也不夠。”梁嘉放説,因此特意與故宮博物院聯繫,請專家“出診”。

  一場與古人的對話

  修復師的工作過程是一場與古人的對話交流。修復中,修復師對這件器物的工藝、背景甚至文化內核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火車頭古鐘表很多來自國外,大多是孤品,由于歷史久遠沒有圖紙可參考。經驗豐富的修復師會根據其外觀進行初步判斷,但內部係統情況仍需打開才能得知。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古鐘表時,它的表演和走時打點係統都喪失了功能。不僅外部結構出現銹蝕,輪子裏的連桿裝置也銹蝕嚴重。”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鐘表修復組組長亓昊楠説。

  亓昊楠從事該行業近20年,累計修復了100多件古鐘表,是非遺古鐘表修復技藝第四代傳承人。“這是一只來自法國的火車頭古鐘表,在1900年左右制作。類似這樣的古鐘表,我們故宮博物院有一件,頤和園也有一件,都是我過手修復的。”

  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鐘表修復組組長亓昊楠在修復1900年的火車頭式鐘表(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供圖)

  修復工作要通過拆解清洗,再拋光打磨,修復完以後組裝調試。“火車頭古鐘表最繁瑣的就是調試,我們用了一周多時間,反覆多次才把火車輪和連桿之間的位置、角度調整到最佳。這樣火車頭在上發條後才能順滑運轉。”亓昊楠説。

  為了這項工作,亓昊楠不止一次來港,一起研究制作修復方案。經過兩個月時間,火車頭古鐘表終于恢復了功能。

  另一件修復文物是明代的花卉盆景圖平頭案。經過故宮博物院漆器修復組組長閔俊嶸和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修復師的“會診”,這件文物的木胎開裂,漆面老化和磨損,螺片和漆層有松動,空鼓起翹,螺片缺失也比較多。

  修復漆器在選漆方面大有講究。“我們把準備好的各種漆給閔老師看,沒想到都不行,因為都有化學成分。”梁嘉放説,經過兩地修復師的研究,決定選用閔俊嶸從故宮博物院帶來的純天然漆,以確保“修舊如舊”。

  修復的另一難點是漆器上有很多失落的螺片。閔俊嶸説,修復時要選用與原有螺片顏色光澤相同的螺片,按照漆器上原有的凹槽形狀將螺片雕刻出來,再鑲嵌到漆器上。

  梁嘉放説:“我們是用機器切割打磨,而閔老師是用純手工磨制,且分毫不差,這太讓我們驚嘆了。”

  攜手傳承中華文化

  與故宮博物院修復師們合作一段時間後,梁嘉放深有感觸:修復文物表面上是通過一雙巧手讓文物重現光華,實際上傳遞的是大國工匠在修復文物中的堅韌,各個環節都蘊含著屬于中國人的執著。

  “漆器涉及的工藝種類眾多,需要在一點一滴的經驗傳承中,在無數次的動手實踐中,逐步掌握方法與技巧。這就是‘傳幫帶’的意義。”梁嘉放説。

  “無其器則無其道。”讓文物説話,讓歷史説話,需要修復師們一刀一銼將其更好彰顯出來,也需要一個展示交流的平臺。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成立時間短,但以嶄新的策展手法,結合全球視野,展出了故宮博物院和其他世界重要文化機構的珍藏,推動中國文化藝術的研究和傳播,促進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

  3月14日,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副館長王伊悠接受採訪。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副館長王伊悠説,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與故宮博物院彼此作為長期戰略合作夥伴,在眾多方面開展了合作交流項目。故宮博物院向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借出珍貴藏品,為其2022年7個開幕展覽提供900多件珍藏文物。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與故宮博物院在2023年聯合主辦“故事新説——故宮博物院藏明代人物畫名品”專題展覽,還于2024年一起同北京市海澱區圓明園管理處合作,聯合舉辦“圓明園——清代皇家園居文化”特別展覽,讓香港、內地和世界各地訪客深入了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對于未來,王伊悠期待雙方繼續合作,在研究、出版、文物保護、公眾教育和人才培訓等方面深入交流,讓中華文化在傳承中更好傳播,推動中國在國際博物館領域作出更大貢獻。

【糾錯】 【責任編輯:劉笑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