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新之城”到“天空之城”——來自深圳的低空經濟“近觀察”-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6/03 10:11:34
來源:經濟參考報

從“創新之城”到“天空之城”——來自深圳的低空經濟“近觀察”

字體:

  傷及上腹部的病人必須進行脾部分切除術,急需用血!

  此時,已是下午4時55分,深圳即將面臨下班車流高峰。如果按常規由醫院派救護車取血,往返時間至少一個小時以上。怎麼辦?

  一條“生命航線”瞬時啟動:17時,10個單位的去白懸浮紅細胞從深圳市血液中心出庫;6分鐘後,一架無人機載著生命的希望,騰空而起;17時15分,這架無人機穩穩降落醫院。

  旋翼跑贏了死神——當血液“從天而降”時,醫生的臨時止血術都還沒有做完。

  “血液保障及時,手術非常順利,患者術後情況良好。”醫院向血液中心發出了這樣的反饋。

  遍佈全市的“生命航線”,正是當前深圳低空經濟應用場景百花齊放、業態開拓“換擋加速”的一個縮影。

  輕點手機,熱騰騰的美食或者涼滋滋的飲品隨著無人機槳葉的嗡嗡聲從天而降;設好程序,在烈日當頭時請無人機替代安保人員完成公園巡檢任務;躲避擁堵,乘坐“空中的士”直升機從市區直達機場……這是每天在深圳真實發生著的場景。

  5月22日,《廣東省推動低空經濟高質量發展行動方案(2024-2026年)》發布,助力眾多垂直領域插上“翅膀”,拓展出更多的産業新方向、新空間、新模式。

  低空經濟,應用先行。在政策引導和科技進步的雙重推動下,深圳這座“創新之城”,正在向著“天空之城”的目標大步邁進,來自這裡的創新實踐,正為新質生産力的蓬勃發展探索出一條“飛翔之路”。

 近觀察一:

  低空經濟不是飛幾架無人機、直升機那麼簡單

  東西涌,被譽為“深圳最美海岸線”,8公里長的峭壁和礁石,吸引不少愛好者前往徒步。

  現在,和遊客一起穿行崎嶇山路和海灘的,還有時不時“從天而降”的一條繩索——不論是需要食物還是藥品,人們只要掃碼下單,一架架無人機就會挂著空投箱奔赴而來,在10分鐘內以索降方式投送到位。

  作為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的一名學生,李明哲已經習慣等待外賣小哥的召喚了。但從去年12月起,給他送外賣的“小哥”有時會“插翅而來”。

  “校園裏開通了無人機配送,下單後十幾分鐘就可以收到。在手機上盯著奶茶‘飛’過來,還真是挺奇妙的一種感受。”李明哲説。

  如今,想要近距離觀察中國低空經濟發展熱潮,深圳無疑是不二之選。

  低空空域,通常是指距正下方地平面垂直距離在1000米以內的空域。粵港澳大灣區數字經濟研究院發布的《低空經濟發展白皮書——深圳方案》將低空空域定義為“一個遠沒被開發的自然資源,一片尚未被探索的無人區,蘊藏著甚至超過土地資源的巨大的經濟價值”。

  “低空經濟不是飛幾架無人機、直升機那麼簡單,而是將傳統的二維的地面活動擴展到了三維的低空空間,這不僅僅改變了我們的生産生活模式,更是作為重要的新質生産力,用革命性的生産工具開闢了很多産業新賽道。”深圳市低空經濟産業協會秘書長成濤説。

  在深圳,隨著低空經濟探索不斷推進,各種有人駕駛和無人駕駛航空器的低空飛行活動,已經牽引、輻射出大量跨領域融合發展的綜合性經濟形態。

  ——“能給你帶飯的除了室友,還有無人機。”自2021年初,在深圳完成了首個面向真實用戶的訂單配送任務,美團無人機在這個以“深圳速度”著稱的城市飛速發展,截至2024年5月,已在深圳10個商圈落地了約30條航線,配送服務覆蓋辦公、景區、市政公園、醫療、校園等多種場景,並累計完成用戶訂單約27萬單。如今,絡繹不絕、從天而降的無人機外賣,已成為一道城市風景。

  ——改變公共交通形態。今年“五一”假期前,深圳-珠海的低空短途常態化運營運輸航線正式開通,將大約3小時的陸地路程時間縮短至20分鐘,票價單人單程為999元,適合需要快速往返兩地的商務人士,也適合旅遊觀光、家庭出遊等多種場景。

  目前,多家通用航空企業在深圳開展了載人空中交通商業化運營,發展了聯程接駁、市內通勤、城際飛行、跨境飛行等空中交通新業態,2023年,全市直升機飛行量達2.3萬架次,飛行規模全國領先。

  ——新的生産運營模式層出不窮,産生可觀的經濟社會效益。目前,深圳無人機運送血液和藥品已經常態化。豐翼科技政務高級經理陳孝輝説,新模式下,醫院節約了司機、護士和專用救護車,運輸時間還縮短一半,“目前已有14家醫院使用了這項服務,市場反響極為熱烈,實現了社會、醫院和企業共贏。”

  據深圳市交通運輸局統計,深圳目前已開通無人機航線203條,建設無人機起降點121個,2023年至今,完成載貨無人機飛行超78萬架次。

  除了外賣、血液和藥品,在深圳空中飛行的還有海鮮、珠寶、黃金、零配件……不少常態化航線都和“生命航線”一樣,已經實現盈利。

  統計數據顯示,作為全球聞名的“無人機之都”,深圳活躍著1700余家低空經濟産業鏈上企業,涵蓋技術研發、軟體開發、硬體製造、商業應用等環節,覆蓋物流配送、城市治理、空中通勤、應急救援等多種應用場景。

  從消費級應用看,以大疆為代表的深圳無人機研發生産企業已成為全球消費級無人機的主要提供商和無人機領域的領航企業;從工業級應用看,深圳處於國內領先地位,依託強大的供應鏈體系,工業級無人機産值佔全國六成左右,聚集了道通智能、科比特等幾十家生産商。

  “不出深圳,就能造出一架完整的無人機。”道通智能市場總監劉國正説,“深圳聚集了全球領先的無人機企業,擁有強大的技術研發和創新能力,為低空經濟提供了持續的創新動力和廣闊的發展空間,推動形成從源頭創新、應用創新、孵化轉化到産業化的全鏈條創新生態。”

  值得注意的是,以深圳為代表的中國低空經濟産業,也在全球市場釋放外溢效應。

  截至2023年10月,總部位於深圳的大疆農業無人飛機全球累計銷量突破30萬台,飛行軌跡已覆蓋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僅在重點業務國家墨西哥,大疆農業就已建設34個授權售後服務中心,15個慧飛分校,2023年作業面積比上年增長57%。

  同樣是總部位於深圳的順豐集團旗下豐翼科技,不僅用無人機在國內替快遞小哥“跑腿”,還在全球18個國家和地區提供服務,今年開始,豐翼無人機在比利時、德國、英國等國城市內和離岸海島場景開展能源化工、醫療物資等的物流常態化配送。

  近觀察二:

  低空經濟 呼喚安全基石與“數字底座”

  你敢用無人機運送價值不菲的黃金珠寶嗎?

  深圳人的回答是:敢。

  今年1月起,豐翼科技創新開通黃金珠寶商用領域客制化物流專線,以隨時隨地起飛、隨叫隨到運送的靈活運輸模式,實現李朗國際珠寶産業園、水貝片區與特力布心工業區的“店廠互通”。

  敢攬瓷器活,手裏就得有金剛鑽。走進豐翼科技研發總部,企業自主研發的無人機運控&&大屏上,不僅實時更新每架無人機的飛行架次、航程和飛行時長,還能夠實時監測到每架無人機的飛行經緯度坐標、高度和實時軌跡。

  豐翼無人機物流産品負責人馮上廣説,在每個無人機運營中心,除通過無人機運控系統協助實現對無人機的監控和調度,還配置了機長、地面勤務員、安全操作責任人等職能崗位,從軟硬體系統到人員配置等全方位保障運輸貨物安全。

  “發展低空經濟,要牢記市場是根本、空域是關鍵、政策是保障、技術是支撐、安全是底線。”國家低空經濟融合創新研究中心主任敖萬忠説。

  在業內人士看來,低空經濟的運行,關鍵在於構建安全為根基的“數字底座”。在深圳,僅一個物流無人機運營中心,日均起降最高就可達4000架次,遠高於民航起降量。只有平衡好發展與安全,構建相適應的技術“底座”,才能讓低空經濟不僅“飛起來”,還要“飛得穩、飛得好、飛得遠”。

  在深圳市南山區,人們正在探索建立適應未來密集航線和複雜業態需求的安全管理體系。南山區發改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南山正在打造低空經濟運行試驗區,推進低空新型基礎設施,市區聯動構建低空管理服務系統。

  為保障試驗區低空安全融合飛行,低空管理服務系統採用了真實、高精度、三維立體城市CIM底座,涵蓋城市建築、交通路網、城市規劃等影響低空飛行的城市要素;試驗區建設多種感知設備,對區域內飛行活動進行實時感知,構建新型區域低空感知網;基於系統數據底座,接入空域態勢感知數據、運營企業實時飛行數據、智能化起降設施運行等多維數據,通過大數據融合計算,為空域規劃、容量管控、飛行安全提供支撐。

  在業界人士看來,發展低空經濟就是把“路”修到“低空”去,而這些“路”上的“車”、“開‘車’的人”和因“路”而興的産業,都必須嚴格遵守“交通規則”,並且依靠先進的通信、計算、感知、飛控等技術,確保安全基石牢不可破。

  放眼深圳全域,從推進全市域低空數字空域圖、智能低空信息基礎設施“通信網”、定制化微觀氣象服務“氣象網”,到打造智能低空數字底座與數字孿生系統、融合低空飛行活動“航路網”、建設智能調度監管服務系統“服務網”,四張更大的“網”正在慢慢織就,為深圳的低空“高飛”築起堅固的“數字基座”。

  “深圳頭部無人機企業也在為安全這個底線加碼技術力量,並取得令人矚目的進展。”空管部門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美團無人機公共事務負責人閆琰説,因為配送航線多數位於人流車流密集區,為實現分佈式、高密度、高頻次的無人機即時配送網絡運行,美團自研搭建了三維高精地圖、通信地圖等底層系統及運行調度規劃系統。

  “城市高樓林立,核心區域易形成無信號的城市峽谷環境,美團通過自研視覺定位系統在無信號的區域通過與離線建立的視覺地圖匹配來獲得經緯高等全局定位信息,保障無人機的安全正常運行。”閆琰説。

  近觀察三:

  從“0”到“1”的突破 必須依靠政策賦能助力

  低空經濟何時能實現載人飛行?誰為安全風險繫上“保險繩”?

  5月22日,《廣東省推動低空經濟高質量發展行動方案(2024-2026年)》發布,提出8項共29條具體措施,搶灘“低空藍海”,劍指“打造世界領先的低空經濟産業高地”。

  “低空經濟,很多都是從‘0’到‘1’的突破,一些領域還是顛覆性的變革,必須依靠強有力的政策體系加以扶持,才能真正‘飛起來’。”成濤説。

  政策保障,法制先行。從2022年起,深圳先後&&《深圳市低空經濟産業創新發展實施方案(2022-2025年)》《深圳市支持低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等文件。今年初,全國首部低空經濟條例——《深圳經濟特區低空經濟産業促進條例》應運而生,進一步完善低空經濟産業發展頂層設計、協同機制和政策舉措。

  除了市級層面,深圳各個區也動作頻頻,先後發布促進低空經濟産業高質量發展的具體措施,拿出“真金白銀”引進培育低空經濟産業項目、支持低空經濟産業創新發展、營造産業生態。

  在南山區,針對整機企業、低空核心部件、關鍵材料及運營服務企業等給予多項高達千萬元級資金支持。在龍華區,企業最高可以獲得一次性1000萬元資助。“三年兩個億,真正給到企業。”龍華區工信局副局長屠建洲説,在政策支持下,龍華區內多個公共服務場所增設美團無人機配送航線,其中包括白石龍音樂公園、深圳圖書館北館等地標性文化設施,有效改善大型公共場所外賣配送難問題。

  在低空空域協同管理、發展城市空中交通新業態、強化引領支撐等試點領域中,深圳均被放在了C位,這將為深圳成為世界領先低空經濟産業高地的“排頭兵”再添動力。

  “目前,深圳至粵港澳大灣區多個城市的物流無人機配送業務已實現常態化運營。”深圳市交通運輸局低空經濟專班負責人趙柯向記者&&,“我們的構想是,在物流無人機發展成熟的基礎上,發展eVTOL(電動垂直起降)航空器,先載物後載人。”

  被稱為“空中的士”“空中出租車”的eVTOL航空器,無需傳統機場和跑道,能像直升機一樣垂直起飛,並在空中轉換成固定翼飛行模式,如傳統大飛機一樣實現高速巡航。此外,航空器相比傳統直升機發出的噪音少,對起降場和航線周圍居民和生態更為友好。

  隨著eVTOL航空器技術的發展,新的消費模式應運而生,將帶來新的市場需求,對未來中短途出行領域産生革命性影響。深圳也不斷招才引智,推進eVTOL研發運營企業落地試點,推動低空有人/無人融合運行發展。

  好消息不斷傳來:德國eVTOL研發製造商Lilium宣布在深圳設立中國總部,億航、峰飛航空科技、時的科技等國內eVTOL企業也紛紛宣布進駐深圳,開拓航線:在大鵬新區、在鹽田區、在寶安區、在羅湖區,都能看到億航無人駕駛航空器旋動槳葉,飛向天空的身影。

  今年2月,深圳至珠海的全球首條跨海跨城eVTOL航線公開演示飛行在深圳舉行,這也是我國首次在民航最“繁忙”的空域進行無人和有人駕駛飛行器的融合飛行。

  “夢想照進現實。”趙柯説,“未來,可能深圳每個片區都有足夠的低空基礎設施供市民使用,我們都可以‘想飛就飛’。”(記者 陳凱星 王攀 毛思倩)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