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緣何“承包”國內七成以上商用健身器材——解碼山東寧津産業蝶變密鑰-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2/25 10:18:07
來源:經濟參考報

這裏緣何“承包”國內七成以上商用健身器材——解碼山東寧津産業蝶變密鑰

字體:

  “強縣興業”一線觀察(一)

  這裏緣何“承包”國內七成以上商用健身器材

  ——解碼山東寧津産業蝶變密鑰

  一個面積不足1000平方公里的小縣,卻是全國最大的商用健身器材生産基地。

  不僅佔據國內商用健身器材70%以上的份額,産品還遠銷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23年前三季度,其健身器材出口額逆勢增長30%以上。

  從家庭作坊到現代企業、從手工敲打到智能制造、從“産能擔當”到“品牌擔當”……山東寧津這座小縣城在20年間培育出百億級健身器材大産業。

  足不出縣就能採購到所需全部材料

  早上8點,山東寧津,健身器材産業園。

  切割、焊接、折彎,打磨、噴涂、組裝……不少企業已開啟一天繁忙的生産。機加工自動化生産線轟隆運轉,嵌著“寧津制造”標識的跑步機、划船機、動感單車等健身器材沿著銷售網絡運送至京津冀、長三角乃至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23年春節後,車間工人基本天天加班到晚上9點。”山東邁寶赫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新利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到9月底,公司訂單已經排到2024年2月份,國內訂單比2022年增長30%,國外訂單增長80%。今天一天就接待了來自德國、英國和日本的三波客商。”

  “井噴”——寧津縣科信局黨組書記王冬梅這樣形容2023年以來全縣健身器材産業的發展,“大部分企業現在都是連軸轉,招工成了難題”。

  寧津,這座佔地面積僅833平方公里的縣城,其健身器材産業發端于2001年,如今發展勢頭更勁:

  縣域內健身器材注冊企業達2509家,2022年産業總産值約87.6億元,産品涵蓋有氧、力量、康養器械等400余個係列1000多個品種,成為全國最大的商用健身器材生産基地……

  近年來,內外部經濟環境挑戰不小,健身器材生産廠商們面臨市場需求波動、成本壓縮、同質化競爭等多方壓力,但寧津用“三板斧”闖出一片“新天地”。

  ——“鏈”出競爭力。從産品的研發設計、生産制造,到市場行銷、售後服務,本地化水準達到100%。不少企業表示,不出縣就能採購到所需全部材料,大大降低了企業成本。

  “産業集群化形成了巨大的市場需求。從原材料鋼板、塑膠顆粒等到各種配件的本地加工,再到電機等部件遠端訂制、寧津集散,形成了高度契合的配套能力。”寧津縣健身器材産業辦副主任解付平告訴記者。

  ——“比”出高品質。有競爭才能把産品做得更好。之前客戶從寧津採購,或許是為了“價廉”,而如今寧津做到了“物美價廉”。

  “無論是技術還是品質,我們現在跟國外的知名品牌基本沒有差距了。”寧津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縣健身器材産業鏈鏈長張會利説。2020年,山東大胡子運動器材有限公司與德國知名健身品牌gym80達成獨家代理合作,後者對大胡子的生産能力讚不絕口。“2023年的成都體博會,我們和gym80一同參展,就是要在同行面前秀一秀我們的肌肉。”大胡子公司董事長周月明信心滿滿。

  ——“引”出差異化。隨著産業的發展壯大,産品同質化在所難免。“我們這兩年逐步引導企業走差異化競爭路線,做大做強各自品牌。”解付平説,以邁寶赫、大胡子、寶德龍等三大年産值達10億元的龍頭企業為例,大胡子主攻數字化工廠,降本增效;邁寶赫著力研發智能化健身器材;而寶德龍則更多在“體育+康復”和體醫融合方面發力。

  “在2023年行業整體下行的背景下,前三季度寧津商用健身器材出口逆勢增長33.8%,這充分體現了我們産業集群的優勢和效能。預計2023年全縣健身器材産業總産值能再上一個新臺階,超過100億元。”解付平表示。

  “現在是‘數字’説話,小企業也自發上平臺”

  人工下料後,鐳射切板機自動排版,100%精準切割一整張大鐵板至各種形狀;機械手靈活轉動,焊花飛濺間,焊接機器人將一個個零件準確“連接”;680米長的全自動噴涂流水線有條不紊地運轉,工人只需在開頭挂上零件和最後進行復核、檢測,中間噴涂全部由機器自動完成……

  從家庭作坊到現代企業,寧津健身器材産業以智能化、數字化賦能産業升級,紛紛加快“黑燈車間”“無人車間”布局,“轉”出新空間,煥發新活力。

  在邁寶赫的配件庫存車間,記者看到不同類型的配件整齊排列在儲物架上,每類零件的架子上都貼著二維碼。“以前配件出入庫需要大量人工,運用智能化管理係統後,出入庫情況均可通過智能係統登記匯總,掃碼即可得知需要出多少配件,並能輕松定位其具體位置。”德州騰元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趙成説。

  德州騰元近年來幫助邁寶赫等企業進行生産全流程的數字化轉型,成效十分明顯:倉庫管理原本需要100多人,改造後降至50人左右,産品配件出入庫準確率還能提升至近100%。

  “現在都是‘數字’説話,中小企業以前對此不太感興趣,在大企業的示范引領下,現在也開始自發地上EPR、MES等數字化管理平臺。”張會利説。

  值得注意的是,在生産和管理環節的智能化、數字化轉型之外,寧津健身器材産品也正加速轉向數字化、智能化賽道。

  佔地不足0.5平方米,可自動設計運動方案、智能捕捉運動軌跡並識別動作,不用的時候還可折疊起來用作全身鏡……這是大胡子和深圳市智乾坤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生産的一款名為GYMERA(極摩爾)的健身機器人。“這類産品代表了家用健身器材的發展方向,但前提是成本要降下來。智乾坤擁有強大的技術自主研發能力,而寧津的健身器材廠商擁有無可比擬的低成本和高質高效的生産能力,二者優勢結合,有望在這方面闖出一條新路。”周月明説。

  “在傳統健身器材領域,如果想對國外知名品牌實現超越,可能需要很長時間,而在智能化賽道上,我們有機會實現彎道超車。”解付平説。

  “産業秘書”身兼“服務員、調研員、聯絡員”

  從2023年5月起,寧津縣政府辦工作人員安康有了新身份——縣健身器材産業秘書。他每天進企走訪,把政府的行業政策和發展規劃送到企業,把企業遇到的問題和意見反饋給相關部門;同時還忙著籌備協會行業趨勢分析座談會、團體標準制定會議、共用加工中心研討會等。

  産業秘書是寧津為推動健身器材産業發展而設立的。“我的中心工作是做好企業的服務員、政府的調研員,當好政府和企業間的聯絡員,更好地推動産業發展。”安康説。

  小縣城之所以能長出大産業,在寧津縣委書記高善玉看來,除了當地産業鏈完善、企業大膽創新,還離不開政府的精準發力,推動健身器材産業提規增量、企業提速增效、品牌提質增值、要素提優增能。

  為協調解決健身器材産業發展的堵點難點,寧津成立産業發展辦,推行産業鏈鏈長制,整合分散在不同部門的資源,實施“紅鏈賦能”工程,建立“縣委兩新工委—産業鏈聯合黨委—企業黨支部”的組織體係,推動鏈上企業點單、職能部門接單、黨員幹部領單,全力為企業排憂解難。

  劉新利對此感受頗深。企業在建設年産60萬臺(套)“互聯網+”健身器材項目時,當地政府成立專班,統籌協調規劃設計、環保評價、土地預審、資金籌措和審批核準等事項。“從企業用地遷佔到試生産,只用了一年時間,這為企業轉型高端智能健身器材生産、進一步做大做強贏得了先機。”劉新利説。

  營造優良的營商環境和配套服務,當地不遺余力。成立健身器材産業協會,推動制定團體標準,組建技術聯盟;編制産業發展指數,提升行業話語權;組織企業參加各種體育展會,助企拓市場、爭訂單。“作為全縣健身器材企業的集中承載基地,我們打通政策找人、政策落地的‘最後一公里’,一係列惠企政策做到不來即享、免申即辦。”寧津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劉國恒説。

  尊重智慧財産權、推動産業“由倣到創”,也是寧津助推健身器材産業崛起的重要發力點。

  “過去申請專利,找第三方中介至少要一個月時間,現在通過快速維權中心一站式服務,一周時間就能辦結,2023年公司已成功申請了5項專利。”山東美能達健身器材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欣山説,在70多項專利帶動下,公司2023年訂單實現了200%的大幅增長。

  楊欣山所説的快速維權中心,是山東首家智慧財産權快速維權中心——中國寧津(健身器材和家具)智慧財産權快速維權中心。解付平介紹,中心成立以來,已授權外觀設計專利297件,授權周期為5.5天,一次性授權率達100%;利用快速協同保護機制解決線上侵權糾紛近千件,維權援助咨詢450余件(次),為企業挽回經濟損失超千萬元。(記者 李佳鵬 張莫 賈雲鵬)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