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8/ 12 10:38:0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重慶酉陽:一個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的共富實踐

字體:

  清晨,金色陽光穿過陡峭山巒,鋪灑在武陵山區腹地的一座古寨上。鳥兒發出的空靈啼鳴,在微風的吹拂下四散開去,穿過盈水如鏡的萬畝梯田,越過古香古色的明清舊居,在遊客的心裏泛起陣陣漣漪。

  何家岩,一個坐落在崖壁下的古寨,如今在鄉村振興的時代背景下,成為重慶市酉陽縣推動農村共同富裕的“試驗田”:設立新型合作社,盤活閒置資源,發展農文旅産業,提高農民分配佔比……“自己的事情自己幹,自己的資源自己賺”,農民成為鄉村發展的主角,也成為利益分配的主角。

  酉陽,這個集重慶最後一批脫貧摘帽縣、全國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于一體的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在中國農業大學李小雲教授團隊的支援下,在總結何家岩鄉村共富的基礎上,對全縣15個村進行共富鄉村建設的擴面推廣。

  農民唱上“主角”

  “過去‘公司+合作社+農民’的産業發展模式,為脫貧摘帽作出了重要貢獻,但我們調研發現,公司與農民在合作過程中,經常出現農民權益難以保障的情況。”酉陽縣委書記祁美文説,公司在資金實力、人才聚集、産品定價等方面都處于優勢地位,農民缺少話語權,雙方權責不對等,容易導致利益分配的不對稱。

  鄉村振興階段如何消除這種“企業賺錢、農民保底”現象?2021年起,酉陽縣在花田鄉何家岩村啟動共富鄉村建設試點,開始探索通過農民組織化、鄉村業態化,實現利益最大化的發展路徑。

  ——平臺共建,成立共富鄉村合作社。何家岩村共有村民600余戶2000余人,當地融通社會捐贈資金850余萬元組建資金池,由村集體經濟組織主導成立共富鄉村股份合作社,推動資源統一管理、經營、調配,農民自願申請成為社員,將成員和合作社聯結成為利益共同體,目前已有46戶農戶加入合作社。

  ——因地制宜,拓展鄉村發展新業態。何家岩村是中國傳統村落,自然人文底蘊豐富,但全村房屋整棟閒置率佔10%,部分閒置率達60%。由合作社主導運營,農民用房屋或土地入股,培養聘請本土人才作為職業經理人進行標準化管理,推動農家客房、高端民宿、無人便利店、臨崖咖啡館、會客廳、農家書院等新業態在全村落地。

  ——成果共用,科學確立利益分配制。以利潤讓給農民、成本回歸集體為原則,對不同業態採取不同收益分配比例,對同一業態運營合理分配,實現農民利益最大化,對回歸的成本及獲得的利潤進行科學分配,不斷豐富和發展新業態,實現滾動發展。

  內生動力被激發

  記者調研了解到,酉陽在共富鄉村探索中,較好地解決了鄉村發展內生動力不足、人才吸附力不強、農民權益保護不夠等問題,群眾收入水準得到大幅提升。

  ——內生動力被激發,“幹部在幹,農民在看”現象得到改觀。花田鄉黨委書記鄒藝介紹,農民由于缺乏市場、資訊和資金,端著“金飯碗”往往只能賣出“銅價錢”,共富鄉村合作社通過將住宿、餐飲、文旅等新業態嵌入農戶,讓農戶自己成為新業態的經營主體,激發了農民主體性。同時注重選好專業機構陪跑,推動共富鄉村合作社市場化、實體化,由村幹部陪伴引導農民增強內生動力,吸納社員進入合作社管理層,運用、管理好鄉村資源,實現了資金共同管、經營自己做,與村集體經濟組織形成互補協作,讓本村價值和增值收益不外流。

  ——鄉村人才被充實,“回不來”“留不住”問題有所緩解。為推動運營管理標準化、市場化,酉陽縣借鑒現代企業經營管理經驗,通過持續專業化培訓,培育本土人才作為職業經理人提升管理運營能力。“既解決就業問題,又彌補農戶管理能力的空白,同時還解決了外部人才進村易流失問題。”酉陽縣副縣長高勝説。

  村民何鋼早年在外打工,幾年前辭職返鄉辦起了農家樂,現在他又有了職業經理人這個新身份,主要從事住宿、餐飲等文旅業態的標準化管理。臨崖咖啡館“店主”李夢娜早年和丈夫在外地工作,返鄉後村裏安排她學習咖啡制作技藝。“咖啡館運營剛滿一年,月均銷售額在1萬元以上,還能就近照顧兩個孩子,真是一舉兩得!”李夢娜説。截至目前,以共富合作社為培養平臺,何家岩村已挖掘培養2名返鄉大學生、2名返鄉創業者和4名本土人才。

  ——中間環節被削減,農民“賺吆喝不賺錢”現象有所改變。沒有了公司這個“中間環節”,合作社以利潤讓給農民、成本回歸集體為原則進行收益分配,既保障了不斷豐富和發展新業態,又實現了滾動發展。村民以房屋或技能入股,參與建設和管理,既有工資性收入,又有經營性收入,成為最大獲益者。

  何家岩村黨支部書記陸東告訴記者,何家岩村去年集體經濟收入達479萬元,是2021年的5倍,120名村民通過在共富鄉村合作社務工獲得收入110余萬元,全村去年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達1.83萬元,同比增長26%。

  在中國農業大學李小雲教授團隊的支援下,酉陽縣總結前期探索基礎上,今年5月起,在全縣15個村進行共富鄉村建設擴面推廣。記者在入選的天館鄉魏市村看到,該村正提升紫薇産業發展規模,打造集紫薇觀光、休閒度假、互動娛樂于一體的綜合體;而兩罾鄉金絲楠村,則依托生態資源富集,正進行景區提升改造,帶動全村所有農戶參與農文旅融合發展。

  不搞“一刀切”

  受訪專家和基層幹部認為,酉陽共富鄉村建設的實踐探索,對于推進鄉村振興階段激發群眾動力、保障群眾權益等方面具有積極意義。在共富鄉村建設中,需不斷提升集體經濟管理水準、不斷豐富發展資金來源,同時産業選擇要適宜,不能搞“一刀切”。

  “酉陽共富鄉村的探索實踐,是推進鄉村振興的一個突破口和突圍方向,具有方向性、標誌性。”北京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院長雷明説,人才是共富鄉村建設的生力軍,一套市場化、高水準的合作社管理機制是共富鄉村建設的重要保障,建議進一步完善人才支撐,由政府搭臺對職業經理人持續開展專業化培訓,不斷提升合作社管理運營能力,確保産業持續發展。

  “同時,要形成滾動可持續的發展資金池。”祁美文説,解決啟動資金和持續發展資金是發展新型集體經濟的基礎和前提,過去由地方負債或財政支援的方式均不可持續,社會捐贈也存在不穩定等風險,應統籌用好捐贈資金、社會資金、政府産業投入資金、合作社銀行貸款等四類資金,形成滾動可持續的發展資金池,避免投入的盲目性和短期性。

  專家指出,不同鄉村在資源稟賦、發展基礎等方面具有差異性,在推進鄉村共富的進程中,應在産業選擇上因地制宜,結合本村産業優勢、人才特徵、交通條件等因素,選擇適合發展的産業,不搞“一刀切”,同時在決策、執行等各環節充分尊重農民意願、廣泛吸納農民意見,全過程體現農民主體性,這樣才能充分調動農民積極性。(記者 李勇、韓振、周聞韜)

【糾錯】 【責任編輯:吳京澤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9799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