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6/ 13 18:16:00
來源:新華網

全國多地發消費券之後的市場觀察

字體:

  新華社北京6月13日電 題:全國多地發消費券之後的市場觀察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胡林果、吳文詡、楊穩璽

  北京市發放“綠色節能消費券”,每份券包總金額1500元,可購買符合條件的21類綠色節能産品;成都市發放數字人民幣線上消費券,金額共計1.6億元;太原市投放5類22種數字消費券,財政總投入4.2億元……近期,全國多地陸續發放消費券,提振消費市場活力。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消費券能提振消費,不過,為更好發揮其作用,應進一步優化和完善消費券的發放和使用流程。

  消費券努力促進消費恢復

  國務院辦公廳4月25日發布《關于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意見》,要求綜合施策釋放消費潛力,促進消費持續恢復,並提出5方面20條政策舉措。

  發放消費券是各地出臺的促消費手段之一。從涉及品類來看,除了受疫情影響的餐飲、文旅、娛樂等行業之外,有不少省份和城市開始發放汽車消費券,如山東擬投入資金5億元,發放汽車消費券15萬張;還有一些則是與當地的支柱行業相關,如廣東佛山發放針對家電産品的消費券。

  “政府出資,平臺支援,商戶配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孫亞程介紹説,消費券一般是由政府出一部分資金,然後跟互聯網企業或者電商平臺合作進行線上發放,部分平臺還會給予配套補貼。

  圖源:“北京市商務局”微信公眾號

  記者梳理髮現,今年各地的消費券主要通過微信公眾號、微信小程式和各類互聯網App發放,派券方式包括定時搶券、搖號和抽獎等。合作的第三方商業平臺主要包括微信、支付寶、京東及美團等。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曾伏娥表示,以支付寶和微信為代表的支付類平臺的特點在于消費端覆蓋面更廣;而美團作為本地生活服務平臺,則與線下實體商戶聯繫更加緊密。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與螞蟻金服研究院聯合發布的報告顯示,政府1元的消費補貼能夠帶動平均3.5元以上的新增消費。不少地方和支付平臺統計的杠桿效應可達到5倍甚至10倍的效果。

  微信平臺的數據顯示,2020至2021年微信支付實際核銷各類優惠金額229億元,撬動社會消費5200億元。以寧夏銀川為例,自今年3月初至6月6日,已發放13輪政府消費券,參與人數260萬,線上核銷超過55.7萬筆,直接交易額1.5億元,間接帶動消費19億元。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數字戰略與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曹鐘雄認為,發放餐飲、住宿、旅遊、汽車等不同品類的消費券,既能達到定向幫扶特定行業的效果,也能吸引商家和企業推出更多個性化的讓利優惠,進而帶動上下遊復蘇,促進企業擴大生産和投資,實現經濟和産業的良性迴圈。

  發放、使用規則有待進一步完善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方的消費券,在發放和使用過程中存在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

  ——線上發放,一些年齡大的消費者很難搶到。一些年齡偏大的消費者反映,雖然消費券“紅包”很多,但能搶到的很少,因為目前消費券一般採用線上發放模式,價值高的幾秒就搶光;他們對智能手機的使用沒有年輕人熟悉,對各種手機App推送的資訊也很難及時關注到,即便關注到了,搶券手速也沒有年輕人快。

  ——一些消費券使用規則不完善。深圳某網友在某購物平臺上購買了價值2899元的手機並使用了消費券,之後因個人原因申請退款想重買,但是退款後消費券平臺不予以退回。“辛辛苦苦搶來的消費券算是白搶了。”在黑貓投訴平臺上,還有不少人反映同樣的問題。

  “我搶了美食券來消費,但是在火鍋店結賬時服務員説,鍋底費用、茶位費用、飲料費用都不能計算在內。”廣州的劉女士告訴記者,本來算好了滿400元正好可用券,但是結算時才發現不能用券的那部分費用都七八十元了,商家説有自主解釋權。

  ——一些消費券被交易、轉賣。記者調查發現,有人利用外挂程式等搶消費券,還有人通過虛擬定位在其他城市搶券,然後倒賣。某二手平臺出現了售賣消費券的現象,部分人以“代付”方式向真正消費的顧客折價出售搶到的消費券。

  記者在廣州市北京路商圈看到一家土菜館消費火爆,一些正在等位的市民朋友告訴記者,這家店可以用消費券,“沒有搶到消費券也沒有關係,拍下座位號後微信發給‘黃牛’,由他們來結賬。”而通過“黃牛”結賬比直接使用消費券多付10元。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沈艷認為,出現消費券轉讓、交易甚至套現,有的可能是設計機制本身有漏洞,可通過技術手段解決問題;如果是大規模、團夥式轉賣,則不僅會破壞市場秩序,還會導致政策效果大打折扣,可以用行政、法律手段去處理。

  精準發力放大消費券效用

  受訪專家表示,消費券提振消費的關鍵在于讓政府補貼變為“助燃劑”,在短時間內激發消費規模增長,最終傳導到生産供給側,帶動整個經濟鏈條復蘇。如何發揮好消費券的作用,還需要從多個維度精準發力。

  曾伏娥認為,為了實現短時間內激發消費規模增長,政府的目標人群應該是那些低收入或者受疫情影響的消費者。“可以分批次在多平臺發放,根據核銷率動態決定下一批次消費券的投放,提升消費券發放和使用效率;還可以利用數字技術來實時追蹤發放效果,不斷改善投放方式,從而更加精準地將消費券給到有需要的人手裏。”

  “發放消費券不妨線上為主、線下為輔。”孫亞程建議,可以發放一些紙質消費券作為補充,比如與當地部分商場、超市、便利店等線下場地聯合,給特定群體定向發放一些消費券。

  沈艷認為,可以把央行的數字人民幣與消費券搭配,保證資金能實現定向定期的使用。為推動消費持續恢復和升級,還要加快發展新興消費、綠色消費,這有利于以高品質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目前北京、鄭州等地已相繼發放綠色節能消費券,鼓勵消費者購買綠色節能商品。

  曾伏娥建議,政府可以對消費券的金額和使用頻率進行限制,加強大數據分析,加強對非正常交易記錄的篩查,通過技術手段盡量避免以虛假交易套現行為,真正讓消費券成為帶動全鏈條消費復蘇的“助燃劑”。

  此外,記者了解到,近期出現的倒賣、套現消費券等現象,已引起公安機關注意,相信陸續會採取措施對主觀惡性較大、投機牟利、大量惡意套現等違規使用消費券的行為進行打擊。(參與採寫:孫彤)

【糾錯】 【責任編輯:施歌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601128737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