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0 08:08:07
來源:經濟日報

國際資管機構跑步進場——外資向中國市場投出“信任票”

字體:

  近日,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消息稱,近期多家國際資管機構積極申請上海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QFLP)和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QDLP)試點,堅定看好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未來發展,國際資管機構深耕中國市場中長期規劃並未改變。

  國際資管機構巨頭的布局動向,一向被視為預判經濟前景的晴雨表。專家表示,中國持續穩定恢復的經濟態勢、巨大的市場潛力、完備的産業鏈供應鏈,以及堅定推動改革開放的決心,是吸引外資投下“信任票”的關鍵。

  外資機構加快入場

  據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管局披露,近期,先後有漢領資本、建銀國際、鼎暉投資、集富亞洲(二期)4家機構申請參與QFLP試點;貝萊德基金、安中投資兩家機構申請參與QDLP試點。目前6家資管機構試點資質均已獲批。

  在全球避險情緒升溫的背景下,仍積極布局中國市場,多家國際資管機構表示,這是出于對中國市場的信心。貝萊德中國區負責人、貝萊德基金董事長湯曉東表示,貝萊德相信並長期看好中國市場潛力,此次獲批QDLP業務,是貝萊德進一步引進海外投資及風險管理經驗的良好契機。鼎暉投資管理合夥人胡寧表示,中國資産不僅能夠依托國內實體經濟實現穩步增長,也將在全球市場中扮演避險資産的角色。

  除此之外,還有多家國際資管機構計劃加大在華業務,提交了追加試點額度的申請。日前,瑞信投資、品浩投資、瑞銳投資3家QDLP試點機構分別獲準追加額度2億美元、2億美元、1億美元,獲準總額度分別達到4億美元、4億美元、1.5億美元;海納華、信旌投資兩家QFLP試點機構分別追加0.7億美元、5億美元投資額度,獲準總額度分別達到7億美元、10億美元。

  “國際資管機構積極進入中國資本市場,體現相關機構信任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的未來發展。”招商基金研究部首席經濟學家李湛表示,中國金融對外開放持續推進,跨境投資政策不斷完善,外資參與境內金融市場的渠道不斷優化,吸引了越來越多國際投資者。

  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院長田利輝認為,國際資管機構“跑步”進場,既意味著我國資本市場國際化進程在不斷推進,營商環境持續優化;也意味著上海全球資産管理中心得到國際資管機構的認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得到穩固;還意味著國際資管機構能夠著眼價值,長期看好中國市場的發展。這有助于引導部分缺乏長期投資眼光的資管機構重新關注未來,穩定市場情緒,促進價值回歸。

  堅定看好中國市場

  當前,全球疫情仍在反覆延宕,地緣政治衝突加劇,跨國投資形勢依然嚴峻。市場有擔憂之聲,未來中國對外資的吸引力是否會減弱?

  不可否認,今年以來,全球跨境資金流動波動性上升。從滬深股通交易情況看,1月和2月外資為凈流入,3月為凈流出,4月又轉為凈流入。對此,證監會副主席王建軍近日表示,從歷史經驗看,外資有進有出是正常現象,近期外資流動和交易情況並未發生根本性變化。今年以來,配置型、長線資金保持凈流入,表明外資看好A股的長期投資價值。

  拉長時間軸看,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步伐不僅沒有放緩,反而在加速。去年外資凈流入A股市場3846億元,為過去5年最高水準;2019年至2021年,我國共計引進股票市場的外資達8874億元。

  “中國資本市場對于境外投資者的吸引力將持續增加,未來外資持續流入中國仍是大趨勢。”李湛表示,中國在疫情衝擊中較快恢復,疊加國內市場規模龐大、創新能力提升、人力資本充裕等優勢,具備對外資的長期吸引力。

  我國積極引進外資的政策舉措,也提振著外資來華投資信心。近期,一批新的開放措施陸續落地。今年4月,證監會發布《關于加快推進公募基金行業高品質發展的意見》,提出支援對中國資本市場具有長期投資意願的優質境外金融機構設立基金管理公司或擴大持股比例;去年12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明確保險中介市場對外開放有關措施的通知》,大幅取消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的準入限制,降低外資保險中介機構的準入門檻。

  多重利好之下,外資機構堅定看好中國市場,對于A股未來走勢保持樂觀。渣打銀行近日發布報告表示,源于政策扶持和相對低廉的估值,渣打依然認為中國股票在長期可能跑贏全球股票。摩根士丹利近日也發布報告表示,仍然看好A股,A股在短期內能夠從潛在的寬鬆政策中獲益,並且與長期增長機會(IT、工業、綠色經濟等)保持一致。

  擴大開放腳步不停

  越來越多外資金融機構和投資者正積極“走進來”,共同發掘和分享中國經濟活力。但總的來看,吸引外資入市,還有很大提升空間。目前外資持股在A股流通市值中佔比在4.5%左右,而韓國、日本市場的外資佔股市流通市值的20%至30%。

  吸引外資入市,還有政策優化余地。李湛表示,當前,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還存在一些堵點、難點有待打通。以QFLP為例,在投資范圍、準入門檻等方面依然面臨一些約束,其資格申請涉及各地金融監管部門的前置審批、工商登記、基金準入等程式和外商投資産業政策約束,同時也受外匯管理部門在額度審批、資本匯入、結匯投資等環節的監管約束。此外,各地關于QFLP政策的相關規定也有些許差別,需要外資機構鑒別遵守。

  如何進一步暢通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渠道?李湛認為,要進一步開放金融市場,同時增強外資投融資便利性。首先,持續簡化、優化境外投資者在中國市場的投資流程,適當放松行政審批、外匯和業務管制,降低準入門檻,為外資機構提供更便利的渠道。其次,逐步放寬外資投資范圍,提供更多樣化投資標的,滿足境外投資者多元投資需求。此外,還可以加快産業和消費升級,向全球投資者展現更具價值的投資前景。

  “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需要在合規經營、政策理解和機構運營上下功夫。”田利輝認為,我國監管部門也應關注外資機構在國內展業時遇到的具體問題,針對性地優化營商環境,進一步推動監管透明化和市場國際化。此外,還應分析外資實際進入規模、投資時長和資金流向等,做好政策引導,不斷提升利用外資的品質和水準。

  伴隨金融開放有序推進,未來外資機構將在中國擁抱更多領域。王建軍表示,接下來,證監會將推出更多擴大開放的務實舉措,包括優化拓展境內外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拓寬滬港通和深港通的標的范圍,拓展優化滬倫通機制;豐富跨境投資和風險管理的産品供給,穩步擴大商品和金融期貨國際化品種;加強開放條件下的監管能力建設,深化與境外監管部門合作,加強與國際投資者溝通,為我國資本市場高水準開放構建良好的、可預期的國際環境。(記者 李華林)

【糾錯】 【責任編輯:趙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666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