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2/ 23 08:05:20
來源:北京青年報

是新興職業還是不務正業 畢業生做帶貨主播,行不行?

字體:

  社會普遍觀點對這一職業的接受程度並不高,學歷門檻低、主播專業水平有待提升、直播間貨品良莠不齊等看法始終存在。但對年輕人來説,帶貨主播其實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職業選擇,不少應屆畢業生投身其中,在直播間裏書寫自己的職場故事。

  做好心理準備

  “帶貨直播是個體力活兒”

  0-3歲嬰幼兒啟蒙閱讀推廣者,墨爾本大學學前教育碩士、(目前)博士在讀,北京教育出版社《托育啟蒙閱讀養成指導》主編,出版嬰幼兒閱讀叢書42本……這是網名為米八博主在微信視頻號自我介紹中的一部分。

  2020年初,疫情開始在全球範圍蔓延,米八也做好了回國發展的打算。在海外求學多年的她對國內的求職市場並不了解,面對當時大多數人足不出戶的防疫狀態,她萌生了做線上直播的念頭。

  剛開始,米八做的是娛樂主播,每天在直播間和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聊天,因為有直播間這樣一個可以實時了解信息的通道和一些熱心觀眾的存在,才避免了被隔離在海外的情況。“當時回國需要到不同國家轉機,不同地區的防疫政策和國內不同城市的隔離政策都是直播間的觀眾告訴我的。他們會催我買票,告訴我哪一天你就不能降落在北京了。”

  回京隔離期間,米八在身邊朋友的邀請下,開始嘗試帶貨直播。“第一次帶貨,自己也不知道要準備什麼,商家説什麼我就‘嗯嗯’‘好’地答應。”直播燈、直播架、背景板等直播設備被快遞到隔離酒店,再由酒店的工作人員送到米八手裏。“我開門一看,門口都堆滿了,我就自己一點一點往屋裏挪,光是布景的設備和展示用的貨品就佔滿了小半個房間。我的隔離一點都不無聊,每天像打卡上班一樣,醒來就化粧,化完粧就直播,直播完就卸粧,然後收拾一下睡覺。”

  從娛樂主播到帶貨主播,在米八看來,這兩種直播形式在主播個人體驗上有很大差別,“我學歷也不低,但一直聊天也會發現有內容枯竭的時候,只能每天從各個&&看大量知識分享型博主的視頻,從中汲取觀點,現學現賣。那個時候就感覺這樣不太長遠。”

  轉為帶貨主播後,米八每場直播開始之前都會認真試用並篩選要售賣的産品,結合商家給到的産品手冊和寶貝鏈結裏面消費者能直接接觸到的信息,整理成自己的口播文稿。

  帶貨主播不僅要有嗓門,還要頭腦清晰。米八説,為了避免冷場,整場直播需要主播保持極高的激情和專注度,這是體力和腦力的雙重考驗,“我記得之前有一次幫一個品牌做打折特賣,播到快4個小時才過到三分之二的服裝。網友要看一件,我就要試穿一件,實在太累了。”

  對於想進入這個行業的新人,米八建議,開始嘗試時最好把這份工作當副業,還要做好這是個體力活兒的心理準備。她説,“聲帶受損、睡眠不足、心理壓力大、腰椎頸椎不好等情況在帶貨主播中十分常見。”

  米八的父母也會看她的直播,屏幕裏的她神采奕奕、一開播就是好幾個小時滔滔不絕。出於對女兒的心疼,米八的父母對她所從事的這份職業也存在一些不滿情緒,但理解是女兒工作所需,從未&&過反對。

  引導理性消費

  “要對信任自己的粉絲負責”

  不同於米八那樣誤打誤撞進入帶貨主播的圈子,梅曉萌對於這份工作的熱愛從線下幫父母賣貨時就萌芽了。家裏是做服裝實體店生意的,她從小就對銷售很感興趣,高中、大學寒暑假回家就在店裏幫父母賣貨。

  21歲的梅曉萌,來自河北省石家莊市,就讀于河北機電職業技術學院物聯網應用技術專業,目前在北京朝陽一家公司做“超級直播間”執行導演。

  帶著對這份職業濃厚的興趣,梅曉萌從直播運營一步步走到了主播的崗位上。

  從選品、排品到對接,從展示形式的推敲到銷售話術的揣摩……直播前後的每一個環節,梅曉萌都盡力而為。每次直播結束,她還會對不同&&的數據進行總結,反思如何讓商品的銷量提高,“我個人對轉化特別敏感,對我而言,難點就是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達成最大的轉化。”

  對此,梅曉萌也願意分享她的心得:主播需要培養粉絲黏性和形成屬於自己的風格。

  梅曉萌認為,有自己的玩法和互動,要與眾不同才會有更多的觀眾願意停留。除了對商品盡可能詳盡地介紹,互動也是必不可少的。她會通過做遊戲、抽獎,甚至是使用一些諸如“喜歡這個商品的話就在屏幕上打‘1’”的話術讓直播內容豐富起來,這樣不僅不容易給觀眾造成疲憊的觀感,還能達到更好的轉化效果。

  直播間作為一個雙向開放的互動&&,觀眾對主播的評論也會實時反饋在屏幕上。對梅曉萌來説,每一場直播都是新的挑戰,“每次進入直播間的人都不同,所以直播過程中可能會遇到一些黑粉,但我能在下一場直播前就調整好狀態。”

  家人的鼓勵和支持是鞭策梅曉萌在這個行業不斷前進的一大動力。她總會給家裏買一些優質且划算的生活用品,父母也很樂意和親戚朋友分享她的工作內容以及成果。

  久而久之,身邊的親戚朋友也會主動讓梅曉萌幫自己挑選需要的商品。

  “我能通過這份工作接觸到全品類的商品,了解商品的故事、用法、價格,對我個人閱歷有著很大的提升,對我的日常生活也有著很大的幫助。”相比普通消費者,帶貨主播對各個商品所在品類有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認識,對不同&&的促銷節點和活動力度也更加了解,這也是這份職業諸多優點中的一個。

  帶貨直播也十分考驗主播的臨場反應能力,曾經有一場直播過程中,商品價格出現了問題。“當時直播間的價格會讓商家虧損很多。後來運營和商家溝通好之後,我們還是堅持言而有信,自己貼錢,按照標錯的價格給大家上了商品,承擔了這個失誤。”梅曉萌認為,作為主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對信任自己的粉絲負責。

  梅曉萌認為,要站在消費者的角度,設想自己是買東西的用戶,聽到別人介紹這個産品,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會有什麼疑慮,思考主播怎麼説才能打消疑慮。還要斟酌如何通過介紹和描述讓消費者下單,要讓消費者充分認識到商品的優勢和劣勢,考慮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引導理性消費,不要衝動消費。

  堅持得到回報

  家人開始認可新興職業

  2020年,在醫院實習的陳千億(化名)決定轉行。當時正值直播帶貨行業快速興起,大大小小的電商公司在深圳、杭州等城市遍地開花。了解到這份工作的內容和薪資較為符合自己的預期,她便開始了嘗試。陳千億並沒有從家人和朋友那裏得到支持,“我家裏都是做傳統行業的,他們會覺得我是在瞎胡搞。”

  “在最開始的時候直播間沒人互動,我自己對著屏幕幹講。”這是絕大多數帶貨主播起步階段都會面臨的問題。新的賬號沒有粉絲、流量,只有直播間的貨品和主播自己。4到6個小時的直播期間,在線人數為零的情況十分常見。“每次開播前要先拍攝開播預熱視頻,然後跟運營、場控、助播對接,規整直播節奏,然後正常上播,下播之後再有具體的復盤和對第二天的規劃。”陳千億的工作流程就是十分標準的品牌直播間帶貨主播的日常。

  陳千億兩年的堅持得到了回報,現在的她薪資可觀,下一步將會嘗試和朋友一起做一個獨立的服裝號。同時,她也從家人那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認可。

  行業監管趨嚴

  “希望可以成為更專業的主播”

  同樣,在直播了兩年後,米八完成了個人在直播行業的兩次轉型。她放棄了做全職主播的想法。現在米八已經把直播帶貨當成了自己的兼職,因為她了解自己的精力上限。

  而就在陳千億和米八走入直播行業的這兩年,有關部門對於主播的管理越來越規範。

  針對行業持續迅猛發展的趨勢和政府日益嚴格的監管,米八報名了“網絡視聽主播”的資格課程並參加了考試,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更專業的主播。

  對於下一步發展的規劃,米八希望自己回到所學的教育專業上去,她不想因為做帶貨主播而浪費自己的專業,所以現在也開始將直播和專業相結合,在直播中開始帶一些虛擬産品,比如線上線下課程。同時,她也開始接受一些&&的邀請,在線上直播講課,分享知識。

  米八通過直播這個窗口也和一些粉絲成為朋友。她發現自己最早的直播間裏的一個粉絲已經讀完了兩個博士,這也堅定了她自己讀博的決心。她現在想要拿下博士學歷,然後成為大學講師。

  2021年,米八受北京教育出版社的邀請主編了42本幼兒閱讀繪本和指導用書。她希望未來能通過直播將自己的書推向更多的受眾。

  梅曉萌也希望自己以後能在帶貨直播這個行業越走越遠,給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帶來有用、高質量、高性價比的商品。

  梅曉萌認為,直播讓原本傳播空間和形式有限的商品有了更多受眾,是線下銷售的升級,“直播可以使一些本來讓人沒有購買欲的商品,通過人為趣味的介紹和使用場景的延展更好地體現自己的價值。”

  帶你入門

  帶貨主播成為正式工種

  “互聯網營銷師”必備技能有哪些?

  2020年,人社部聯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布9個新職業,其中,在“互聯網營銷師”職業下增設“直播銷售員”,帶貨主播成為正式工種。2021年,人社部、中央網信辦、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共同發布了“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

  根據上述通知,“互聯網營銷師”是在數字化信息&&上,運用網絡的交互性與傳播公信力,對企業産品進行營銷推廣的人員。職業分為選品員、直播銷售員、視頻創推員、&&管理員4個工種。工作任務包括:研究數字化&&的用戶定位和運營方式;接受企業委託,對企業資質和産品質量等信息進行審核;選定相關産品,設計策劃營銷方案,制定佣金結算方式;搭建數字化營銷場景,通過直播或短視頻等形式對産品進行多&&營銷推廣;提升自身傳播影響力,加強用戶群體活躍度,促進産品從關注到購買的轉化率;簽訂銷售訂單,結算銷售貨款;負責協調産品的售後服務;採集分析銷售數據,對企業或産品提出優化性建議。

  “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明確要求從業者要遵守的職業守則為:遵紀守法,誠實守信;恪盡職守,勇於創新;鑽研業務,團隊協作;嚴控質量,服務熱情。

  直播帶貨怎麼管?

  2021年4月23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安部、商務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廣播電視總局7個部門聯合發布了《網絡直播營銷管理辦法(試行)》,並於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

  《辦法》要求,直播營銷人員或者直播間運營者為自然人的,應當年滿十六周歲;十六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申請成為直播營銷人員或者直播間運營者的,應當經監護人同意。

  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從事網絡直播營銷活動,應當遵守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遵循社會公序良俗,真實、準確、全面地發布商品或服務信息,不得發布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信息,欺騙、誤導用戶;不得營銷假冒偽劣、侵犯知識産權或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産安全要求的商品;不得虛構或者篡改交易、關注度、瀏覽量、點讚量等數據流量造假;不得知道或應當知道他人存在違法違規或高風險行為,仍為其推廣、引流;不得騷擾、詆毀、謾罵及恐嚇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權益;不得傳銷、詐騙、賭博、販賣違禁品及管制物品等。

  直播間運營者、直播營銷人員發布的直播內容構成商業廣告的,應當履行廣告發布者、廣告經營者或者廣告代言人的責任和義務。(記者 張子淵 實習生 嚴婕)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8407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