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保障“油瓶子”安全-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4/11 09:14:56
來源:經濟日報

全力保障“油瓶子”安全

字體:

今年以來,受疫情、極端天氣以及地緣政治因素影響,全球食用油價格延續上漲勢頭,棕櫚油、豆油和葵花籽油等部分品種食用油漲幅達到創紀錄的高位。我國食用油對外依存度高,國內市場與國際市場聯動性強,國內食用油價格持續承壓上漲,“油瓶子”安全問題成為熱點。

多位專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要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確保國內食用油穩定供應,謹防全球食用油價格上漲帶來輸入性通脹風險。

多重因素推動價格上漲

去年我國食用油價格上漲8.6%,遠低于全球食用油65.8%的漲幅,但高于國內糧價1.1%的漲幅。

“當前食用油價格上漲與全球政治經濟局勢的變化密不可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價格成本調查中心主任、研究員黃漢權説。由于受到疫情、南美幹旱以及俄烏衝突等衝擊,馬來西亞棕櫚減産、巴西大豆減産以及加拿大油菜籽減産,造成全球油料供應緊張;疊加印度尼西亞限制棕櫚油出口,阿根廷限制豆油出口,以及俄烏衝突導致黑海地區的葵花籽油出口受限,進一步加劇全球食用油供應緊張;再加上國際資本炒作、全球海運費用高企等因素,共同推動全球食用油價格持續上漲,進一步抬升進口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原油價格與油脂價格關聯程度較高。比如,棕櫚油、菜籽油、大豆油、花生油、玉米油、棉籽油等植物油對石油具有替代作用,棕櫚油是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隨著國際原油價格飆升,部分歐美國家把生物柴油計劃列入日程,有些企業利用植物油加工生物燃油,對食用油價格的上漲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鄭州糧食批發市場研究預測部部長申洪源認為,豆油、棕櫚油、菜籽油、葵花籽油等各類油品之間具有相互替代、相互影響的關係,某一種油脂油料價格上漲,都會帶動其他油脂油料價格上漲。近期,隨著俄烏局勢逐步向和談的方向發展,原油價格出現回落,美國大豆開始種植且氣候良好,馬來西亞棕櫚生産進入增産周期,全球棕櫚油大幅上漲的動能減弱,各類食用油又出現不同程度回落。

與全球食用油價格劇烈震蕩相比,國內食用油價格波動較小。去年我國食用油價格上漲8.6%,遠低于全球食用油65.8%的漲幅,但高于國內糧價1.1%的漲幅。

黃漢權認為,雖然近期國內部分食用油價格有所上漲,但供需形勢總體穩定,食用油價格存在回調可能。一是國內居民食用油消費以豆油、菜油、花生油為主,棕櫚油、葵花籽油等産品價格上漲對居民食用油市場的影響較小;二是預計今年美國大豆播種面積增加,市場漲價預期受限。隨著南美大豆收獲持續推進,市場供應數量增加,國際大豆價格大概率會回調;三是今年國內擴種大豆油料,預計國産大豆油料供應會增加;四是隨著人們對吃得健康、吃得營養的追求,對食用油的需求逐漸下降。

提高油料綜合保障能力

擴種大豆油料事關國家糧食安全和群眾營養健康。要提升種植效益,提高農民種植大豆油料積極性。

今年,我國在穩定稻谷、小麥和玉米三大主糧的基礎上,擴種大豆油料,持續促進各類特色油料作物和木本油料生産,全面提高油料綜合保障能力,以國內供給的穩定性應對國際環境的不確定性。

申洪源表示,我國耕地資源有限,擴種大豆和油料,盡量遵循不與糧爭地的原則。加快恢復東北地區大豆面積,大力推廣大豆玉米帶狀復合種植,充分利用冬閒田、撂荒地、鹽鹼地、沙荒地種植油菜、花生、葵花、亞麻籽等草本油料;同時,充分利用山區林地大力發展油茶、核桃、油橄欖等木本油料,把森林變成“油庫”。

油料自給率低是我國食用油對外依存度高的根本原因。提高油料自給率,種子是關鍵。雖然我國是全球最大油料生産國,生産菜籽油、花生油、大豆油、棉籽油、茶籽油、葵花籽油、芝麻油、亞麻籽油等多種油料作物,但我國大豆、油菜、葵花籽、油茶等油料産量低,經濟效益也低。

黃漢權認為,要加強優質品種選育,提高良種對增産的支撐能力;加強種業攻關,著力突破種業“卡脖子”技術;加快選育一批適應現代農業生産的突破性新品種,健全商業化育種體係,滿足多樣化、多層次、多元化的市場需求。

擴種大豆油料事關國家糧食安全和群眾營養健康。要提升種植效益,提高農民種植大豆油料積極性。從近日公布的糧食生産所有支援政策來看,今年中央財政實施大豆生産者補貼,實施玉米大豆帶狀復合種植補貼,支援大豆玉米相容發展;支援開展糧食油料代耕代種等社會化服務;支援建設一批糧食油料産業園和産業集群,推動糧油産業實現“生産+加工+科技+行銷”一體化發展。

“這些支援政策有助于調動農民種植大豆油料積極性,促進大豆油料産業提質增效。”申洪源説。

做好進口和儲備的調節

鼓勵企業積極“走出去”,聯合參與主産國油料和食用油的採購及基礎設施運營等,保持持續穩定的産品來源。

提升大豆油料自給率需要一個過程。當前,要做好食用油進口和儲備調節,關注國際食用油價格變化,更好引導和穩定市場預期,保證國內食用油市場平穩運作。

進口是保障國內食用油穩定供給的重要手段。經過長期努力,我國油料進口來源地和品種更加多元。

據中國海關數據,2021年,我國進口大豆9654.5萬噸、豆油112.1萬噸;進口油菜籽264萬噸、菜籽油215.4萬噸。其中,進口大豆90%以上來自巴西、美國、阿根廷等國;進口油菜籽90%以上來自加拿大。進口棕櫚油634.5萬噸,主要來自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進口葵花籽油主要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2021年從兩國分別進口了44萬噸和109萬噸,由于葵花籽油在我國食用油中佔比很少,俄烏衝突雖然使其供應受限,但對我國食用油總體供應影響較小。

提升全球油脂油料産業鏈供應鏈管理能力,對確保油脂油料進口安全至關重要。

黃漢權認為,當前國際貿易環境不確定性增加,要鼓勵企業積極“走出去”,聯合參與主産國油料和食用油的採購及基礎設施運營等,保持持續穩定的産品來源;努力擴大我國油料和食用油進口來源地,實現産品來源多元化,降低我國油料和食用油進口來源和産品過度集中帶來的風險挑戰;通過建立資訊共用平臺,研判市場變化,引導油料和食用油産業良性發展。

另外,充足的油脂油料儲備是穩定市場的“定海神針”。目前,我國已建立起較為完善的油脂油料儲備體係,通過進口和國內收購逐步完善儲備油脂油料的規模和結構,不斷增強保證供應和市場調控的能力。國家有關部門根據當前國內外市場形勢,近日決定安排部分中央儲備食用油輪出,並啟動政策性大豆拍賣,直接面向壓榨企業,增加大豆及食用油市場供應。

“這將對穩定食用油市場起到積極作用。在當前國內外復雜的市場形勢下,應該增強國內儲備調節能力,做好國家儲備計劃,積極利用社會儲備,提高油料和食用油抗風險能力。”黃漢權説。

【糾錯】 【責任編輯:張欣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