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8/24 09:48:18
來源:經濟日報

黑土地質量面臨哪些問題?保護利用形勢如何?難點在哪?

字體:

  5年增“肥”1億畝黑土地
  日前,農業農村部、水利部等7部門聯合印發《國家黑土地保護工程實施方案(2021-2025年)》。文件提出,“十四五”期間將完成1億畝黑土地保護利用任務,黑土耕地質量明顯提升。
  好地産好糧,黑土最珍貴。當前,黑土地質量面臨哪些問題?保護利用形勢如何,難點在哪,又該如何建立長效機制?
  黑土家底厚薄幾何
  “捏把泥土冒油花,插根筷子也發芽。”這句長期流行在東北地區的諺語道出了黑土的優秀。黑土是一種性狀好、肥力高的優質土地。東北地區是世界三大黑土帶之一,也是我國黑土的主要分布區。按照《東北黑土地保護規劃綱要(2017—2030年)》,納入保護范圍的東北典型黑土區耕地面積約2.78億畝。其中,內蒙古0.25億畝,遼寧省0.28億畝,吉林省0.69億畝,黑龍江省1.56億畝。
  近年來,黑土地的退化持續引發關注。中國工程院院士、沈陽農業大學教授陳溫福表示,自上世紀50年代大規模開墾以來,東北黑土地一直處于高強度利用狀態,加上不合理的耕作方式、土壤侵蝕等,造成黑土層變薄,有機質含量下降。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東北地區黑土地退化問題十分嚴重:土層明顯變薄,黑土層厚度由開墾初期的60厘米下降到目前的平均30厘米,有些耕地甚至出現“破皮黃”。肥力明顯變瘦,土壤有機質含量由20世紀50年代開墾前的80-100克/千克下降到25-30克/千克。質地明顯變硬,不少黑土區旱地土質硬化、土壤板結,蓄水保墑能力下降。
  “黑土地堪比大熊貓。”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綠色發展團隊首席研究員金書秦説,中央先後兩次用“大熊貓”來形容耕地保護的重要性。2015年,提出要實行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像保護大熊貓一樣保護耕地。2020年,提出要切實把黑土地這個“耕地中的大熊貓”保護好、利用好。在金書秦看來,第一次説的是數量,針對的是我國人多地少的情況;第二次説的是質量,針對的是耕地質量退化的問題。耕地保護要數量與質量並重。無論是耕地數量還是質量保護,都是“藏糧于地”戰略的具體要求,也是農業綠色發展的重要內容。
  以黑土地為主的東北地區,是我國最大的商品糧基地和最可持續的糧食穩定增産地區。2020年,東北四省區糧食産量佔全國的25.9%。農業農村部農田建設管理司司長郭永田説,糧食和農業生産的根基是耕地,只有切實保護好東北地區的黑土地,才能夯實東北地區的糧食和農業生産基礎。只要東北地區的糧食和農業生産穩住了,國家糧食安全也就有了堅實的支撐。
  保護利用如何開展
  作為黑土地保護利用的模式之一,梨樹模式自去年以來深受社會關注。“黑土這寶貝不能在咱這輩人手裏整沒了”,在吉林省梨樹縣的農田裏,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站長王貴滿説,秸稈是梨樹模式的奧秘所在。他用手摳開了一些尚未腐爛的秸稈,下面的土壤黝黑發亮而又潮濕,幾成泥狀。“梨樹模式的核心就是在地不翻耕、地表有秸稈覆蓋的情況下,直接免少耕播種,解決傳統耕作帶來的用養脫節問題。不僅可以抗旱保墑,還可以增加土壤有機質,玉米根係能扎得更深,抗倒伏。”王貴滿説。
  當地處黑土地腹地的梨樹縣實施免少耕技術時,吉林省公主嶺市則針對當地的黃黏性土壤探索了秸稈深翻技術。秋季玉米機械收獲後,將秸稈粉碎覆蓋地表,採用大馬力拖拉機配套的翻轉犁進行深翻作業,深度達到30厘米,不僅增加了土地的有機質,還緩解了土地板結。公主嶺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孟凡強表示,公主嶺市今年深翻面積達到22萬畝,保護性耕作面積達到150萬畝,比去年增加20%以上。
  金書秦表示,保護黑土地,最重要的一項舉措就是種養結合,將有機質和營養物源源不斷地輸入黑土地中。“研究表明,農戶層面的種養結合比例從20世紀80年代的超過70%,下降到現在的約10%。種養分離使得種植者沒有糞肥和有機質來源,養殖者沒有足夠的土地消納糞污。這樣,一方面,農田變薄、瘦、硬;另一方面,養殖的排泄物成為面源污染的最重要來源。”金書秦認為,當前,亟需重構種養關係,“不是要回到過去一家一戶的種養結合,而是在更大的空間范圍、超越農戶的層面將斷裂的鏈條連接起來”。
  記者了解到,為推進東北黑土地保護性耕作行動,農業農村部和東北四省區農業農村部門分別成立專家組,研究制定主推技術模式。今年3月,吉林省與中國科學院率先簽訂“黑土糧倉”科技會戰框架協議,集中攻關黑土地保護核心技術。目前,吉林省已經構建了“東部固土保肥、中部提質增肥、西部改土培肥”的黑土地保護路徑,黑土地保護性耕作面積擴大到2800余萬畝。全國各地圍繞工程、生物、農機、農藝等方向,已探索形成10種黑土地綜合治理模式。
  長效機制怎樣建立
  盡管黑土地保護利用取得明顯成效,東北四省區耕地質量較5年前提升0.29等級。但是,黑土耕地退化趨勢尚未得到有效遏制。已經實施綜合性治理措施的黑土耕地面積佔比較低,坡耕地水土流失仍較嚴重,耕作層變薄和侵蝕溝問題仍然突出,土壤有機質含量下降趨勢仍未扭轉,局部酸化、鹽漬化問題仍然存在,要實現2030年實施黑土耕地保護2.5億畝目標,還需要多措並舉,久久為功。
  尤其是黑土地保護性耕作推廣還面臨一些難題。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洪文説,保護性耕作往往被當成“懶漢田”,部分農民較難改變傳統觀念、不願嘗試。其實,發揮保護性耕作的多重效應,絕不是簡單的“撂荒式”操作就能達到。從耕作制度層面看,需要農藝與農機高度融合,機械收割時,在作業速度、切割尺寸、多段切割等方面對農機性能和機手技能有較高要求。
  金書秦認為,更好推進種養結合要有係統謀劃。一是合理布局,站在合理消納糞污的角度,養殖業布局必須與當地種植業相配套,規劃的空間單元不能過大,要確保糞肥能夠還田,且不超過土地承載力。二是要壓實責任,種植者有保護耕地質量的法定責任,因此要確保耕地質量不退化,同時還要合理利用和處置秸稈;養殖者有合理處理糞污的法定責任,其自身不能利用、處理的畜禽糞便,應主動尋求種植者為其消納。三是發展社會化服務,積極支持合作社、社會化服務組織開展秸稈粉碎還田、糞便收集處理利用,使其成為重新連接種養鏈條的橋梁。
  黑土地保護利用還要加快構建耕地質量保護與建設長效機制。農業農村部農田建設管理司一級巡視員陳章全説,黑土地變薄,長江中下遊等土壤酸化,西北灌溉區等鹽鹼化,都要加快解決。要完善耕地質量長期定位監測研究網絡,探索建立耕地地力保護補貼與耕地質量提升挂鉤機制。圍繞規劃、建設、保護、監督等內容,明確耕地質量建設保護相關主體權利和責任。結合建立完善糧食安全黨政同責考核制度,加大耕地質量考核權重。喬金亮

【糾錯】 【責任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