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長期國債來了!公募最新解讀-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5/15 09:53:25
來源:中國基金報

超長期國債來了!公募最新解讀

字體:

  5月13日,財政部公布2024年一般國債、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有關安排,明確此次超長期特別國債包括三個品種,分別為20年期、30年期和50年期,發行次數分別為7次、12次和3次,今年共發行22次,時間從5月至11月。

  其中,5月17日將發行第一只30年期的特別國債,總額400億元,票面利率當天通過競爭性招標確定。其余日期的發行金額並未公開,但均為按半年付息。為何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有何意義?本輪國債發行期限長,主要釋放了什麼信號?將對股債産生何種影響?

  兼顧短期經濟穩定和長期經濟增長

  公募機構及人士認為,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旨在穩定經濟增長,對衝去地産城投化壓力,實現國家戰略目標。

  而發行期限拉長,能為建設周期長、投資回報慢的重大項目和重大工程等提供充裕的超長期資金,同時超長久期還攤薄了國債付息壓力。

  談及本輪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的原因和背景,博時基金固定收益研究部基金經理李睿表示,在過去20年,地産和城投是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目前地産鏈已處于下行階段,城投債務擴張也受到中央政府的嚴控。在居民部門和地方政府加杠桿動力都不足的情形下,中央政府加杠桿成為穩經濟增長的關鍵。借鑒海外經驗,面對地産下行與居民去杠桿,主要經濟體均採用中央政府加杠桿策略。

  “中國的‘去地産城投化’是經濟由高速發展轉向高品質發展的必由之路。這一轉型過程,必然伴隨著中央政府加杠桿來對衝其他部門的去杠桿壓力,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是中央政府加杠桿的手段之一。”他説。

  德邦基金稱,在當前經濟環境整體需求偏弱的背景下,政府加杠桿被視為刺激經濟增長和投資的一種有效的財政政策工具。而政府在三部門中的杠桿率相對偏低,相對國際發達經濟體而言,依然具有較為充足的空間。政府通過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來增加公共支出,可以有效地刺激總需求,從而穩定並進一步提振經濟大盤,是一種積極的財政政策響應。

  海富通基金債券基金部認為,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是黨中央、國務院著眼強國建設、民族復興戰略全局,作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決策。在支援領域方面,重點聚焦加快實現高水準科技自立自強、推進城鄉融合發展、提升糧食和能源資源安全保障能力、推動人口高品質發展等方面的重點任務。

  據了解,本輪超長期特別國債的顯著特點是發行期限長。從今年發行安排看,20—50年特別國債覆蓋了2030年、2035年、2049年等關鍵時間節點。

  對此,海富通基金債券基金部指出,由于特別國債主要專項用于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和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項目建設周期相對偏長。特別國債的期限拉長有利于匹配重大項目的長期資金需求,因此本次超長期特別國債涉及品種包括20年、30年、50年等多個類別。

  “從海外經驗上看,在利率的下行期,政府債務的久期是越拉越長的。超長久期國債的發行,一方面有利于滿足金融機構對于長久期資産的需求,加深中國金融市場的廣度和深度;另一方面,也利于更有效地利用當前的低利率環境,降低財政的融資成本。”李睿説。

  對資金面的擾動預計將有所降低

  公募業內認為,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周期長于預期,發行節奏平緩,有助于降低財政融資成本,減少市場衝擊,平滑市場利率波動。

  興銀基金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范泰奇介紹,財政部近日公布了特別國債發行計劃,具體是5-11月平滑發行,且年內超長期限一般國債的發行將讓位于特別國債,年內因特別國債引致的供給新增總量預計將小于8000億,供給的節奏和規模都弱于此前市場預期,對資金面的擾動預計將有所降低。

  德邦基金認為,從供給上拉長發行周期,可以減弱對市場短期供給形成的衝擊,平滑市場利率波動,未來超長國債供給或成為一種新常態。

  海富通基金債券基金部稱,財政部公布的發行計劃顯示本次超長期特別國債將于5月17日首發,在11月中旬發行完畢。如果平滑發行的話,每個月發行規模都小于2000億元,發行節奏確實比市場此前的預期要平緩很多。由于超長期限國債品種在之前的月度發行規模只有幾百億,特別國債採取平滑發行有利于減少特別國債發行對超長期限利率債市場的衝擊。

  “超長期特別國債的發行周期長于市場預期,但發行節奏較為平緩,既較好地降低了財政融資成本,又不至于對金融市場造成短期的過大衝擊。” 李睿認為,超長期國債的發行,也能更好地與長久期項目相匹配,反映了財政部門的深思熟慮。

  創金合信基金首席宏觀分析師甘靜蕓介紹,當前政府債發行節奏整體偏慢。1-4月政府債發行總體偏慢,主要原因在于:一是項目審批偏慢;二是一季度經濟數據較好,財政政策相機抉擇、保持定力。而政治局會議政策基調“堅持乘勢而上,避免前緊後松”,對財政政策也指出“及早發行並用好超長期特別國債,加快專項債發行使用進度”。5月13日,財政部公布2024年一般國債、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有關安排。政府債發行加速,5-6月或迎來發行高峰,財政提速加杠桿,將成為短期信用擴張的主要支撐。

  短期債市可能面臨波動

  特別國債發行對債市短期帶來供給壓力,後續需要關注貨幣政策協同,對股市短期提振風險偏好,中期取決于經濟基本面和財政政策效力。

  國泰基金表示,超長期特別國債的發行計劃塵埃落定,品種涉及20年、30年和50年,發行節奏相對較平滑,供給高峰主要集中在6-10月,短期內對債市尤其是長端利率的衝擊減弱,長端利率快速大幅上行的風險階段性緩釋。

  國泰基金稱,貨幣政策的總基調沒有發生改變,在特別國債發行時,預計貨幣政策將與財政政策做好協同。近期銀行業禁止“手工補息”、多家銀行陸續下調存款利率等行為將使一部分資金流入銀行理財,理財配置需求增加,寬鬆的流動性環境疊加較強的配置需求使得短端資産收益率仍有一定下行空間,但下行的空間主要取決于央行資金利率中樞的定價。

  “對股市而言,特別國債發行對應著後續財政發力有望加碼,政府擴信用,進而推升實物工作量,帶來分子端盈利預期的改善。另外,市場普遍預期貨幣政策會與財政政策有所配合,在國債發行高峰減少資金面壓力,若配合降準或降息操作,則對分母端利率和風險溢價均有提振。對債券而言,特別國債發行會一定程度上帶來利率債的供給壓力,短期債市可能面臨波動。” 談及超長期特別國債發行對股債影響,甘靜蕓如是説。

  李睿稱,短期來看,特別國債的發行對超長久期利率債影響更大。近期超長久期利率債的調整,也與對超長久期利率債供給的擔憂有著密切的聯繫。但從中期來看,決定利率走勢的關鍵依然是經濟基本面,財政政策落地的效力,以及經濟基本面能否真正企穩回升,才是決定利率中樞的關鍵。

  “就權益市場而言,特別國債的發行有利于短期提振市場的風險偏好。但權益市場上漲的持續性,也依然取決于中國經濟能否順暢轉向‘高品質發展’,經濟增長能否企穩回升。”他説。

  對于債券市場來説,海富通基金債券基金部認為,特別國債發行計劃落地有利于穩定超長期限利率債的供給預期,考慮到發行節奏偏平緩,對于市場的實際衝擊或不會太大,僅可能在個別發行時點對超長期限國債收益率形成一定的擾動。但今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節奏偏慢,後續政府債券供給壓力仍然偏大,需要關注政府債券發行節奏。

  范泰奇判斷,由于特別國債的供給節奏均衡,貨幣政策短期通過降準的方式配合發行補充流動性的概率有所下降,而結合上周央行發布的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和4月份社融數據來看,在靈活降息方面,貨幣政策仍有空間,短期內央行通過存款利率和LPR下調廣譜利率的概率提升,債市短期內或偏強勢。

  “但5月份債券整體到期量較小,仍需注意月內凈新增供給壓力增加,並疊加下旬稅期和跨月資金需求給市場帶動的影響。”他強調。

  德邦基金總結,超長期特別國債的發行邊際上緩解了當前市場的資産配置壓力,但後續也需要持續關注政府的財政政策動向和經濟復蘇信號。

【糾錯】 【責任編輯: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