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中國大運河申遺成功十周年|在京杭大運河南端來場“City Walk”-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6/14 08:44:11
來源:新華網

新華全媒+·中國大運河申遺成功十周年|在京杭大運河南端來場“City Walk”

字體:

  俯瞰拱宸橋和橋下鎮水的神獸(無人機照片,6月12日攝)。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遊客拍攝拱宸橋。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拱宸橋畔的碑亭裏休憩。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鳥瞰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無人機照片,6月12日攝)。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鳥瞰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無人機照片,6月12日攝)。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遊客在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一座石拱橋上遊玩(無人機照片)。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大運河畔的遊廊裏休憩。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鳥瞰拱墅運河體育公園(無人機照片,6月12日攝)。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講解員在杭州京杭大運河博物館給參觀者介紹運河歷史。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杭州京杭大運河博物館參觀。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杭州京杭大運河博物館參觀。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市民在拱墅運河體育公園運動健身。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遊客在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留影。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一個文化空間的主理人焦嬌在打點庭院。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一個文化空間的主理人焦嬌(左一)和朋友分享自己收藏的古硯。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市民程讚珍、陳莉影夫婦在自家門口澆花。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的一家素食餐廳,主理人程譯萱(右)和主廚在開發夏季時令菜品。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的一家素食餐廳,客人拍攝庭院風景。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的老字號藥店“方回春堂”問診。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的大運河國醫館,遊客體驗芒種節氣茶。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一名市集攤主擺放創意香道用品。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一家古琴館,工作人員向客人介紹正在舉辦的古琴展。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一家古琴館,老師帶著學生練琴。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在綠樹成蔭的杭州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遊覽。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遊客拍攝街邊的陳設。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一家潮玩主題的咖啡館裏,咖啡師陳敏燕為顧客製作咖啡。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人們走進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一家潮玩主題的咖啡館。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青年畫家張甜甜在工作室畫運河主題的水彩畫。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杭州小河直街歷史文化街區,青年畫家張甜甜在工作室懸挂自己創作的運河主題的水彩畫。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pagebreak

  6月12日,一位居民在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遛狗。

  2014年6月22日,中國大運河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已近十年。

  在京杭大運河最南端,浙江杭州的拱宸橋下,船隻依然來往如梭。

  近年來,大運河沿岸歷史街區相繼完成保留歷史肌理的升級改造,世界文化遺産點得以精心保護,工業遺存得以創新利用,非遺得以活態傳承。

  融合歷史和當下特色的運河兩岸不僅成了居民們茶余飯後的散步線,也吸引著年輕的遊客前來休閒觀光。大運河這一文化名片鐫刻上了彎彎折折的“City Walk(城市漫步)”路線圖,成為杭州一條充滿活力的城市風景線。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