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6 07:25:56
來源:新華網

上市公司訪談錄|數智化轉型的正確打開方式是什麼? 我們和用友網絡董事長兼CEO王文京聊了聊

字體:

  數字技術和智能技術的蓬勃發展,帶來了新技術和商業創造性思維的再組合。當下,許多企業正利用新技術改進業務能力,形成全新的發展格局。

  成立于1988年的用友,致力于用創想與技術推動商業和社會進步。目前,用友已幫助數百萬家企業推進數智化轉型與商業創新,同時用友自身也實現華麗“轉身”,發展成為中國和全球領先的企業雲服務與軟件提供商。在這一過程中,用友做對了什麼?企業高品質發展,如何避免為數智化而數智化?本期《上市公司訪談錄》,我們和用友網絡董事長兼CEO王文京聊了聊。

  訪談實錄

  從1.0到3.0 用友到底是家什麼企業?

  新華網:用友這個名字據説是您親自起的,用戶之友?

  王文京:1988年我和蘇先生決定創辦一家軟件公司,決定之後我就開始醞釀公司名稱。想了幾個月、好幾十個名字,都沒有特別滿意的。有一天突然看到一則很簡短的報道,説國外有一款軟件,特別受用戶歡迎,用戶界面特別友好,我當時就決定把即將創辦的公司名號定為用友,用戶之友的意思。我希望我們創辦的公司未來的産品,它是用戶特別容易學、特別願意用的。

  新華網:當年從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辭去“鐵飯碗”工作,是什麼樣的誘因讓您下了決心?

  王文京:主要因素是我們國家進入到改革開放這樣一個階段,整個社會有濃厚的改革開放氛圍。我畢業後在政府機關工作,確實能感受到國家的改革開放處于一個快速發展的狀態。

  那時正好國家批準在北京設立中國第一個高新技術産業園區,叫北京新技術産業開發試驗區,就是今天中關村科技園區的前身。當時發布了18條政策,鼓勵專業人員到中關村創辦高科技企業,所以説政策的感召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還有一個因素,從我自己內心深處來説,我希望今後能夠創辦一個企業,發展一項實業。

  新華網:在固有印象裏用友是一家財務軟件公司,但從用友的發展來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文京:是的。早期的用友主要是幫企業裏的財務會計部門,用我們的軟件實現財務電子化。90年代,我們進入到第二個發展階段,那個時候我們的核心産品是用友的ERP軟件,通過ERP軟件服務了200多萬家企業的信息化建設。

  現在用友發展到第三階段,整個技術進入到數智時代,公司的核心産品和業務發展到用全新一代的用友BIP,去使能企業客戶和公共組織客戶進行數智化轉型與商業創新。

  新華網:用友BIP大致是什麼概念?

  王文京:用友BIP就是用友商業創新平臺,它主要服務企業的數智化,包括為企業基于數智技術做産品業務創新,做組織管理變革,所以我們把它叫商業創新平臺BIP。

  王文京:我們的1.0階段是通過財務軟件服務企業的會計電算化,2.0階段是通過ERP軟件服務企業的信息化,現在3.0階段是服務企業的數智化。

  新華網:3.0階段,您覺得用友的市值有多大?

  王文京:還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我們堅信中國今天已經有這樣的土壤,可以成長出全球領先的企業雲服務提供商。

  企業轉型 如何避免為數智化而數智化?

  新華網:數智化轉型是一個時代命題,但同時我們也聽到一種説法,有很多企業是為數智化而數智化?

  王文京:對。企業數智化的推進,是企業進步發展的一項工程。它首先要結合企業的發展戰略,在發展戰略的指引下,以企業的核心業務為中心,結合組織管理變革,從具體的場景切入來推進。這樣推進的話,跟公司發展的戰略,核心業務的經營發展是一體的,而不是為數智化去數智化。

  新華網:它首先是個係統工程。

  王文京:是這樣。

  市場份額越來越高 用友做對了什麼?

  新華網:這些年用友佔據的份額越來越高,在您看來,用友做對了什麼?

  王文京:從我們30多年的發展來講,最重要的就是去傾聽客戶,用我們的産品和技術為客戶創造價值,我們叫“用戶之友”,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第二個就是要敬畏技術。我們必須把這個時代領先的趨勢性的ICT技術,結合到我們的産品創新裏來,結合到我們為客戶的服務裏來。

  第三個方面就是要“榮于生態”。今天的商業一定是需要大家緊密協同與合作的。合作夥伴越多,我們大家共同打造的生態越強大,實際上我們共同去服務客戶的能力就越強。

  新華網:這一路走來,從外界看感覺用友的發展似乎順風順水,但是做企業哪那麼輕松?

  王文京:總體來講還是比較順的,當然每個階段會有相對應的挑戰,會遇到來自不同方面的困難,這很正常。總的來講,我們還是一直向前發展,我們走得還是比較穩健。

  新華網:有很多企業人數到了一定程度以後,不可避免的會有“大企業病”,您是怎麼讓組織始終保持活力的?

  王文京:需要靠綜合措施,任何單一的方式都很難解決這個問題。通過公司整體的文化價值觀,從而影響到每個人的行為。

  第二就是整個組織架構、工作流程、內部運營等這套機制,是不是能夠讓組織保持活力。

  新華網:我看到咱們去年的財報,雲服務收入佔比超過了6成,是否意味著雲服務將成為用友發展的重點方向?

  王文京:我們的核心方向就從原來的傳統軟件轉向雲服務這樣一個形態,未來幾年以及今後很長階段,雲服務都會是用友的重點。

  要從企業自身尋找“漏洞”

  新華網:您覺得用友未來如果有危機的話,會出現在哪?

  王文京:我覺得如果要有危機,一定是來自我們自身。我們是不是把用戶之友的價值觀,真正踐行到位?

  技術在不斷進步,産業在不斷發展,市場在不斷進化,我們能不能夠做到持續創新?

  我們的專業知識和能力能不能跟上這個時代?我們的奮鬥精神會不會減少甚至是磨滅?

  新華網:前兩年互聯網迅猛發展的過程中,傳統産業普遍感到壓力,您在那個時候是什麼心態?

  王文京:前些年確實有這樣一個階段,很多to C的互聯網公司到做企業軟件、做企業服務的公司裏來挖人,我們確實有這方面的壓力。

  現在因為到了to B階段,我們本身成為這個階段的重要廠商,所以對人才的吸引和保留的環境確實比前幾年更好。

  我覺得對人才的吸引和保留是綜合的、最重要的。我們的願景之一就是把用友打造成員工快樂工作、成就事業、分享成功的一個平臺。

  新華網:現在大家都在講國産化替代,用友能提供什麼樣的支撐?

  王文京:在用友所在的領域,即企業的經營和管理這個領域,我們新一代的産品完全可以實現國産替代。我們用新一代産品,一方面來去支撐企業的數智化,另一方面也來實現信創國産化替代。實際是把數智化和國産替代相結合,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價值替代,不是一個簡單的國産化替代。

  如何看待未來幾年的市場環境?

  新華網:從當年一個幹部到下海,從小公司到大公司一路走來,不同的階段,您對幸福的定義有什麼變化?

  王文京:我創業時24歲,剛創業時對未來有一股衝勁,有一種向往。

  中年之後,從心態上來講更加從容。年輕的時候,對幸福的感覺就是我有夢想,我有目標,我就要去追求,要去實現。

  現在對幸福的感受更多是我們為産業的進步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我們對社會創造了一些價值,這是這個階段幸福的源泉。

  新華網:在您那個時代,企業家群星璀璨,您最欣賞的企業家是誰?

  王文京:我覺得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代表性企業家。從全球來講,有喬布斯、馬斯克。

  那麼在中國,不同的階段也有不同的優秀企業家。我覺得華為在電信設備領域做的特別成功,是很多企業學習的榜樣。

  用友在自己的細分領域目前排名全球前十,但我們跟華為比還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們還要向華為學習,怎麼能夠成為全球領先的企業。

  新華網:您怎麼看未來幾年的市場環境?

  王文京:我一直是個樂觀主義者,對中國企業、中國經濟的未來充滿信心。首先因為中國人很勤勞,第二大家始終在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我記得小時候,我的父母、兄長經常跟我講爺爺那輩的奮鬥故事。講他們怎麼通過勞動去改變生活。當時大人跟我講的時候我沒有太深的印象,但事後越來越能覺得它是一個潛移默化的影響,讓自己終身受用。

  新華網:刻在基因裏的。

  王文京:如果這樣一種精神能夠一代代傳承下去,我覺得這個社會肯定會越來越健康,越來越進步。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50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