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3/ 13 21:24:44
來源:新華網

用“留聲機”讓“雙奧”記憶永恒——導演沈晨詳解閉幕式

字體:

  新華社北京3月13日電(記者姬燁、馬鍇、王君寶)13日晚,在天籟般的《雪花》歌聲中,“北京2022”字樣的焰火點亮國家體育場“鳥巢”夜空,同時也烙印在場地中央的“唱片”上。在記憶的“留聲機”中,北京冬殘奧會閉幕式讓溫暖永恒,也讓世界首座“雙奧之城”的記憶永遠留在人們心中。這正是冬殘奧會開閉幕式導演沈晨想要完成的表達。

  3月13日晚,北京冬殘奧會閉幕式在北京國家體育場舉行。新華社記者李尕攝

  記憶的“留聲機”

  通過舉辦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北京成為全球首座“雙奧之城”。開閉幕式總導演張藝謀對于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的定位是“溫暖感人”,為此,沈晨一直在破題。

  “這次雖然是冬殘奧會閉幕式,但更是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共四場儀式的閉幕式,也是‘雙奧之城’的閉幕式。”沈晨説,“我們想把這份記憶留下來,當時就在想必須要有一個視覺符號,不然它僅僅停留在文學和創意層面,大家是感受不到的。”

  大約半年前,沈晨偶然想到了“留聲機”這個形象。在冬殘奧會開幕式主視覺形象“同心圓”基礎上,在“鳥巢”中央外加一個“唱針”的舞美道具,地面螢幕轉化為具有播放、存儲、留念特質的“留聲機”。“唱針”大約20米長,導演團隊並未使用機械裝置,在主火炬熄滅和其他表演環節,“唱針”是由殘疾人和健全人一起推動的,表達殘健同行、一起向未來的理念。

  3月13日晚,北京冬殘奧會閉幕式現場。新華社記者張可任攝

  “我們希望把這份溫暖永遠保留下來,把這份感動永遠記下來,讓大家永遠記住北京,永遠記住‘雙奧之城’。”沈晨説。

  曲終人未散

  在主火炬熄滅前,象徵13屆冬殘奧會的13套定音鼓,呈圓形向心排列,極富力量感的鼓聲就像殘疾人自強不息的脈搏。而在定音鼓構成的表盤上,奔流不息的時間形象越發清晰,一幀幀飽含深情的賽事瞬間呈現在“留聲機”中。

  3月13日晚,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閉幕式在北京國家體育場舉行。這是閉幕式現場。新華社記者張博文攝

  定音鼓是交響樂隊中的基石,但通常用于背景效果和加強節奏。沈晨説,單由定音鼓演奏的音樂作品少之又少,而由13套定音鼓寫就的作品,還要有旋律,則是難上加難。“這次年輕的作曲家歷時三個月完成,在音樂領域達到了一個比較高的水準。定音鼓的聲音與秒針的‘滴答滴答’聲完全吻合,在不斷推進、延展的過程中,希望大家記住主火炬即將熄滅的這一刻。”

  在盲人少女用小提琴演奏的《雪花》旋律中,空中的“大雪花”主火炬緩緩熄滅。這時,表演停歇,“唱針”緩緩推出,“留聲機”上的唱片也停止轉動。“有幾秒鐘的完全靜止,我們希望傳遞出曲終人未散、余音繞梁猶不絕的感覺,讓大家停留在這個記憶中。”沈晨説。

  浪漫的氛圍裏,盲童合唱團延續著《雪花》的旋律,一位盲人小女孩在純潔的冰雪世界裏捧起明亮的雪花“火種”,這時“留聲機”浮現雪花綻放的倒影和“北京2022”的字樣。“這張唱片就成為了整個冬殘奧會閉幕式的經典瞬間,也成為了‘雙奧之城’最終落幕的經典瞬間。”

  愛的感召

  本屆閉幕式力求將表演和儀式相結合,沒有額外設計過多的表演。《愛的感召》是為數不多的帶有表演性質的環節。四位盲人演唱者和盲童合唱團全新演繹了世界名曲《你鼓舞了我》,而在他們身後,還有近200名聽障舞者,用手語和手臂舞蹈訴説心中的美好希冀。伴隨著手語“講述”,由粒子組成的陣陣聲波在“留聲機”上流淌開來,隨著音樂的高低、情感的變化,用裸眼3D形式演繹殘健共融的溫情畫面。

  “我們希望鼓勵殘疾人、健全人,共同發揚自強不息的精神,一起走出家門去運動。”沈晨説,在這個節目的尾聲,每位表演者的手心都持有一枚本屆冬殘奧會會徽圖案的發光裝置,當他們高舉手掌,“留聲機”呈現出“LOVE”(愛)的字樣。“我們在開幕式已經點亮希望,在閉幕式希望把愛傳向全世界。”

  在開場的《高光時刻》環節,伴隨著4位豎琴演奏者演繹的德國作曲家門德爾松創作的《乘著歌聲的翅膀》,冬殘奧會開幕後9天賽事的精彩瞬間在“留聲機”中浮現。沈晨説:“很多殘疾人雖然身體殘缺,但是心在飛翔,所以我們選擇了這首《乘著歌聲的翅膀》。”

  3月13日晚,北京冬殘奧會閉幕式現場。新華社記者李尕攝

  在代表團旗幟入場環節,“留聲機”變幻為藍色地球,旗手們伴著《歡樂頌》在沒有隔閡和界限的地球上漫步。沈晨説,其實他們原本想在這個環節中把“留聲機”變為一枚金牌。“但是後來想,體育精神不只是為了爭奪第一,我們更希望描繪天下大同、大家共同美滿地生活在地球上這麼一個概念,所以我們最後選取地球作為‘唱片’裏的主視覺。”

  四場儀式、一朵雪花

  冬奧會和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總共四場儀式,貫穿始末的就是總導演張藝謀創意的那朵雪花。代表團引導牌、演員服裝、部分表演的背景、主火炬等等,都有“一朵雪花”貫穿始終。

  “其實我們是在變換不同維度講述這朵雪花的故事。冬奧會開幕式的雪花是浪漫的,冬奧會閉幕式的雪花加入了紅色激情,冬殘奧會開幕式營造的雪花綻放出最燦爛的顏色,而冬殘奧會閉幕式的雪花則把光亮投射到人們心中。所以在四場儀式當中,雪花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故事。”沈晨説。

  3月13日晚,北京冬殘奧會閉幕式上的熄滅主火炬環節。新華社記者張博文攝

  他介紹説,冬殘奧會開閉幕式創意策劃從2020年就已經開始,歷經幾十稿的修改過程;本著“簡約、安全、精彩”的原則,最終制作排練的時間只有不到兩個月。“所有主創團隊對此做了充分準備,和我們的殘疾人朋友們一起日夜鏖戰,用最短的時間完成了最偉大的瞬間。”

  “其實創意也好,效果也好,是無窮無盡的,我們的後人還會創造出更多的燦爛。”沈晨説,“但是,能為殘疾人做一點事,這是我更大的夙願。我也希望通過冬殘奧會開閉幕式的圓滿綻放,來呼吁更多人關注殘疾人。”

  編輯:張悅姍、吳博文、鄭道錦、楊可然(實習)

【糾錯】 【責任編輯:朱旭彤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06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