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CU,我們是和死神較勁的人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 圖片視頻娛樂時尚 體育 汽車科技食品
在武漢奮戰的日子裏,遼寧援鄂重症醫療隊隊長丁仁彧與他的“戰友們”始終堅守在重症治療的一線。“56天,我記住了他們每個人的名字,卻不知道他們的樣子。他們告別親人、告別家鄉,來到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為的就是和湖北的兄弟姐妹一起,築牢生命的防線。”
精彩觀點
1
全力以赴‘啃下硬骨頭’從死神手中搶時間
全力以赴‘啃下硬骨頭’從死神手中搶時間
2020年2月2日,丁仁彧前往武漢,擔任遼寧援鄂重症醫療隊隊長,帶領遼寧省重症醫學專業150名隊員接管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80張重症床位,集中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極危重症病人。“我們的責任就是把最重的患者救治過來,是啃硬骨頭的。”丁仁彧説,他們的工作就是從死神手中搶時間。
進駐病區後,醫療隊要把普通病房改造成可以收治重症患者的ICU病房,同時還要盡最大可能收治病人,提高救治成功率,工作量異常繁重。最嚴峻的時候,兩天收治了71名患者。“那段時間我們醫療隊的救治工作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我在武漢的第一個星期瘦了10斤。”丁仁彧説。
1
不懼風險迎難而上 對病人的生命負責
不懼風險迎難而上 對病人的生命負責
遼寧援鄂重症醫療隊收治的病人都是重症患者,在救治過程中時常與患者近距離接觸。氣管插管中打開呼吸道的瞬間,大量的病毒就會噴涌而出,對實施操作的醫護人員感染風險極大。“我們的醫護人員沒有退縮,他們真的很偉大。”丁仁彧説。
給病人上ECMO的過程説起來並不難,但是在穿著三級防護服、帶著護目鏡和頭盔的情況下,就變得極其艱難,哪怕一個環節有疏漏,對救治過程來説,都是災難性的後果。“我們經常是在看不見、看不清的情況下來做各種處置,有時護目鏡中間位置只有一條縫,還要斜著看。” 在做這些高難度的操作時,丁仁彧對團隊要求特別嚴格。“我是隊長,有時候工作上確實嚴厲了一些,因為我要對病人的生命負責,還要確保我的團隊每一個隊員不能感染,這是必須的!”
1
不忘初心 為重症患者築牢最後一道生命防線
不忘初心 為重症患者築牢最後一道生命防線
與狡猾的病魔較量需要“重武器”。丁仁彧帶領的遼寧隊第一個實施氣管插管技術,第一個實施血液凈化技術,第一個實施ECMO技術,這些都是風險很大的高精尖技術。他們組建並培訓ECMO專護小組,歷經50余天的不懈努力(ECMO支持25天),成功救治一名35歲極危重型新冠肺炎合並多臟器功能衰竭的患者小飛(化名),將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小飛是新冠肺炎患者裏最重的類型,當時很多人認為他活不了,但是我們堅持住了,他也活過來了,這真的是一個奇跡!也增強了我們的信心。”丁仁彧説。
“醫生,就是治病救人,而且我們是不斷在突破極限,不斷在超越自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把病人救回來。”盡管所從事的工作勞累並充滿風險,但丁仁彧卻無比自豪,“不忘初心,治病救人,為重症患者築牢最後一道防線,我永遠在路上。”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