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老戰士趙雲:我送情報,敵機就在頭上掃射
2020-09-23 15:30:04 星期三 來源: 參考消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趙雲,1933年出生。1950年入伍,同年10月奉命入朝。1952年任炮兵第1師27團3營8連通訊員,1954年任炮兵第1師司令部警衛員,同年5月任炮兵第1師司令部警衛排班長。1956年從朝鮮回國,1971年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412團2營副營長。1978年從部隊轉業,1993年從阜新市玻璃廠退休。

  參考消息網9月23日報道(文/于也童)

  來到志願軍老兵趙雲家裏時,他正躺在床上休息。兒子趙敬凱慢慢將他扶下床,老人緩緩挪動著小碎步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雖然已經87歲高齡,但這位老戰士仍坐姿筆直。

  “我看不見,眼睛不行了,炮彈晃的,我看不見你們。”他的口齒不再清晰,記憶力也大不如前,但抗美援朝那段金戈鐵馬的歲月,仍藏在老人記憶深處。

趙雲近照(楊青 攝)

  打破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我要保衛祖國,為國盡力,為國盡忠。”由于趙雲的身體狀況,對他的採訪大部分都是由兒子趙敬凱講述,但坐在一旁靜靜聆聽的趙雲,偶爾會含糊地説上一兩句。

  “為國盡力,為國盡忠。”正是這位87歲老人踏上朝鮮戰場最為樸素的初心。

  1950年,趙雲參軍。當年10月,他奉命奔赴朝鮮戰場。

  趙雲參加過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第二次戰役、第三次戰役、上甘嶺防守阻擊戰等。戰場上,他的雙腿由于長期泡在有積水的坑道中,患上了嚴重的靜脈曲張,至今留有不能完全愈合的潰破傷口,步履蹣跚。硝煙炮火中,他穿越火線,冒著生命危險遞送情報,榮獲二等功。

  雲山戰鬥,是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次戰役的一次重要戰鬥,是中國人民志願軍與美軍在朝鮮戰場上首次交鋒。“在朝鮮戰場上,美軍的飛機是最危險的,我們炮兵陣地也是敵軍飛機偵察和轟炸的主要目標,戰鬥激烈到啥程度,炮管都打得發熱變形。一個接一個裝炮彈,我這手夾在炮彈縫裏,骨頭碎了,現在伸不直。”老人斷斷續續地説,“我們的炮彈像雨點一樣灑在敵軍陣地上,‘轟轟’的爆炸聲不斷響起,每門炮都拿出最大的發射速度,從不同角度攻擊目標,有的戰士觀察敵情,炮兵就根據報告調整攻擊的角度方向。”

  據趙敬凱介紹,父親曾回憶,在雲山戰鬥中,炮兵第1師的火炮陣地離美軍坦克營只有三四百米,但是志願軍戰士們非常英勇,把美軍打得節節敗退。據記載,在雲山戰鬥中趙雲所在的炮兵第1師發揮了關鍵作用。雲山戰鬥,我軍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據趙敬凱回憶,父親的二等功是在上浦防戰鬥中立的,小腿上一處傷也是在這次戰鬥中被炮彈所炸。“我送情報,飛機就在我頭上掃射,我只能躲到著火的彈坑裏,找機會向前衝。”

  趙敬凱説,在這次戰役中,父親大膽機靈,越戰壕,過封鎖,成功把命令傳達給前沿作戰部隊,立下了戰功。而當記者問及當年都遞送了什麼情報,雖已時隔近70年,這位老戰士仍顫顫巍巍地回答:“保密,不能説,不能説。”

  趙雲檔案中一份泛黃的“幹部結論”證明這位老戰士當年的英勇和無畏。“戰鬥中不怕苦不怕死,積極求戰,英勇殺敵。完成任務突出,榮記二等功一次,受師通報嘉獎一次。”

趙雲年輕時的軍裝照(受訪者供圖)

  老英雄轉業不提功與名

  自1978年從部隊轉業,哪怕生活艱苦,趙雲從沒向任何一級組織透露過自己上過戰場、立過戰功。兒女雙雙下崗,他沒找任何一級組織提出為孩子安排工作的請求。直至2018年,遼寧省阜新市海州區站前街道科技社區開展退役軍人信息採集工作。老人的兒子拿著一個小小的包裹來到信息採集站,打開包裹露出銹跡斑駁的抗美援朝紀念章,人們才知道,這裏住著一位老英雄。

  “爸爸話不多,總是沉默,不與人爭。他不在乎這些功名,也很少提,他説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戰友。尤其是立功的戰役中,一位副連長被敵人的炮彈擊中,整個上半身炸沒了。眼睜睜看著戰友犧牲在自己面前,爸爸一提起這件事就會掉眼淚。”趙敬凱説。

  1956年,趙雲從朝鮮戰場回國。1978年,他從部隊轉業,被分配到阜新市水泥廠任黨總支副書記。從此,抗美援朝的記憶被老人深深封存在心裏,鮮少與人提及。

  當記者問及他為何多年深藏功名,趙雲只是淡然地説:“從戰場上回來時,我的戰友們就剩下十分之二了。我能回到祖國,過上和平的晚年生活,已經非常知足了。”

  如今,老人和兒子兒媳一起,住在一室一廳的小屋內。屋裏只有幾件普通的家具,但墻上挂著的一件綠色軍裝格外引人注目。意識雖並不完全清楚,趙雲還是偶爾會呆呆地望著這件軍裝,默默地抬起右手,敬一個軍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關溪涓
遼寧新聞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29181126530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