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救治電話增多傳遞什麼信號
2020-05-14 09:06:13 來源: 江西日報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原標題:野生動物救治電話增多傳遞什麼信號

    疫情發生以來群眾保護意識明顯增強

    近日,江西省林科院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以下簡稱中心)在梅嶺山腳成功放飛3只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分別是紅角鸮、東方草鸮和白鷴。今年以來,該中心接到全省各地因傷病、受困的野生動物救治求助電話明顯增多,這傳遞了什麼信號?背後有什麼故事?記者對此進行採訪。

    生態環境持續改善,野生動物種群增多

    “這是我中心今年第8次放飛救護的野生動物了,累計已放飛12只。1至4月,中心共接收野生動物11種26只,其中國家一級保護動物3只,為東方白鸛,還有白鷴、東方草鸮、紅角鸮、領角鸮、普通鵟、鳳頭鷹等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省林科院野生動植物救護繁育中心主任汪志如説,中心今年接收的動物種類、數量較往年同期均明顯增加,接到救治求助的電話也明顯增多,但因沒有關大型猛禽的籠舍,以及野生動物救護原則為“及時、就地、就近、科學”,因此中心接到電話都會先問清動物現狀,再指導救護,並建議就地放飛。

    汪志如説起了一個小故事。4月下旬,九江市修水縣林業局來電,詢問一只受傷獼猴是不是送來中心救護。“獼猴屬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很頑皮。我們曾給金溪縣送來的一只手掌被夾斷的獼猴包扎,可它一到籠舍就撕掉膠帶並舔舐傷口。我們固定其四肢後,它故伎重演。”鑒于路途遙遠,汪志如建議就地為獼猴包扎並放歸野外。“類似這樣的求助電話今年特別多,我幾乎每天都會接到好幾個。”

    南昌市野保局工作人員王佳明與汪志如有著同樣感受,他負責接收城區“求救”的動物。“今年城區野生動物多了許多。我平時一周接一兩次野生動物,可現在很忙,有時一天接2至3次。就在三天前,我還一天跑了兩個地方接貓頭鷹。”王佳明告訴記者,3月20日、24日、25日,他分別接到赤狐1只,普通鸕鶿3只、1只。“其中有3只鸕鶿落在艾溪湖邊一家商場飛不出去,我第一次接到這樣的求助。它們可能把商場玻璃當成水面,結果撞暈了飛不出來。”

    “受益生態環境不斷改善,全省野生動物種群增長明顯,‘出鏡率’較高。”江西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李言闊表示,“通過安裝在桃紅嶺、九嶺山、齊雲山、馬頭山、九連山等各級各類保護區內的紅外線監測,我們發現,去年以來,領角鸮、白鷴、黃麂等種群增長迅速,時有出沒。”

    江西野生動物救護體係還需完善

    據了解,省林科院放飛的紅角鸮是南昌市民發現並送至中心的,接收時沒有明顯外傷,體能虛弱,不能正常飛行;東方草鸮係高安一農戶在菜地撿到;白鷴由灣裏區群眾轉送中心。“我們梳理了接收表發現,近年來由森林公安查獲送來的野生動物比較少,多是各地群眾自發將傷病野生動物送來,這説明群眾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明顯增強。”汪志如告訴記者,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禁食並依法保護野生動物的宣傳也更加深入人心,引起人們的重視。

    “我省堅持了數十年的生態建設,讓森林覆蓋率從此前的30%提高到目前的63.1%,蓄積的生態力量久久為功,呈現的生態功能也在恢復,加之人類保護的力度增強和野生動物棲息地面積不斷擴大,作為森林生態係統的一部分,野生動物種群數量自然增長並外擴。”省林業局野保處副處長俞長好認為,近日武寧縣出現3只猴子“佔領”一所小學的事例就是證明。人們發現野生動物,可以用相機或望遠鏡遠觀,但建議不要直接“上手”,防范一些人畜共患的病毒,更不可人為幹擾它們的日常生活。

    “全省野生動物救護體係還需完善。當前,全省100個縣(市、區)都建了野保站,但一般只有1至2名工作人員,且基本沒有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點),這與不斷增長的野生動物數量不匹配,才會出現野生動物救護無門的情況。”李言闊建議,各地野保站應因地制宜開展野生動物救護工作,比如和當地養殖企業、獸醫站、動物園加強合作,讓野生動物得到最快、最近的救治,為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打造美麗中國“江西樣板”貢獻力量。(記者 楊碧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媛
加載更多
鄉村媽媽的“脫貧畫筆”
鄉村媽媽的“脫貧畫筆”
南昌大學學子安全有序返校
南昌大學學子安全有序返校
立夏農忙
立夏農忙
南昌:青年為城市代言
南昌:青年為城市代言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1074112598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