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幸福》為啥播得不溫不火
2019-09-20 17:21:01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正在湖南衛視黃金檔播出的《遇見幸福》因為由一眾實力派演員擔綱主演,曾被寄予厚望,但臨近收官,網上評分依然只有6.4。面對網友的不買賬,主演李光潔也忍不住跑到網上為自己的角色辯解,和網友做起了交流。這部講述75後中年困惑的都市情感劇,為什麼播得不溫不火?

  《遇見幸福》中的三個主角甄開放、蕭晴、歐陽嚴嚴是出生于1978年的發小,他們是伴隨改革開放出生的一代人。電視劇的開篇,是三位發小時隔多年後在一場葬禮上相遇,步入不惑之年的三人雖然都已事業有成,但卻各自遭遇生活突變,境況窘迫。

  蔣欣飾演的甄開放原本是電視臺一線記者,但在互聯網興起的時代背景下,她只能從新聞記者換崗到電視臺購物節目的編導。電視劇第一集她就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得知老公和小三在賓館開房。甄開放毅然決定離婚,成為單親媽媽後,又丟了購物節目編導的工作,在屢屢求職碰壁後,只好幹起了網約車司機。

  郭京飛飾演的歐陽嚴嚴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總監,十年來沒休過一個年假,發燒39攝氏度仍堅持與客戶簽合同,忍著胃痛也要跟客戶喝白酒,業績是行內業務員平均水平的三倍。在公司表彰大會上,同事老陳因長年拼命工作,肝癌晚期,在領獎臺上當場倒下,這讓歐陽嚴嚴開始重新思考“成功”的定義。他提出了辭職,而妻子完全不能理解,家庭隨即發生了巨變。

  劉孜飾演的蕭晴是航空公司的乘務長,丈夫是劇組的武術指導,聚少離多的兩人猶如喪偶式婚姻,長期與姥姥、姥爺生活的女兒也成了典型的“留守兒童”。

  圍繞三個發小的三組家庭,《遇見幸福》構建了中年人都市情感現象的橫截面,從工作、家庭、教育等方面帶入,揭示社會中生代面臨的種種問題。

  李光潔飾演的司問渠則是以3+1的人物關係出現,這位技術一流、帥氣多金的民航機長,卻因原生家庭的狀況在內心留下了陰影,對婚姻存有畏懼。司問渠因一次意外結識了風風火火的甄開放,就此卷入三個發小的糾葛。

  司問渠這個角色並不討喜,他外表高冷、氣場強大,跟天鵝一樣,所以被網友戲稱為“司天鵝”。因為從小沒有人教司問渠成熟地處理感情問題,父親的過早退場,給司問渠造成了“不敢承諾一生”的負面影響,讓他一開始就堅定地堅持“不婚主義”,甚至面對前女友懷孕(後來證明是假的),初始也沒有走入婚姻的想法。

  這樣的人設引來不少網友批評司問渠是“渣男”,而在李光潔看來,司問渠是一個很孤獨的人,既想要靠近外界或外界的人,又怕過分的親密造成負擔,他的孤獨是現代都市成年人的通病,也是司問渠從小成長的原生家庭造成的影響。李光潔認為,或許現實中有些人會用“不婚”作為逃婚或不負責任的借口,但絕不是司問渠。他對感情是很坦蕩的,從一開始就説明白的。電視劇播到現在,從高冷“司天鵝”到陷入愛情的“中年大男孩”,司問渠一直在成長,這個時時刻刻在成長的“真實的人物” 正是角色打動自己的地方。

  劇中沒有太多的戲劇衝突,也沒有太多情感上的大起大落,創作者用了大量的筆墨,去呈現各種都市生活場景。蔣欣、李光潔、郭京飛等中生代演員和劉佩琦、洪劍濤、劉威等老一輩演員聚在一起演繹“生活流”,為劇情發展營造了舒緩的節奏和輕快的基調。劇情圍繞三位發小的人物關係頻繁閃回,讓幾位中年失意者慢慢産生交集,他們通過回望兒時,重拾溫暖,開始找回自我,開始與生活和解。

  橫向比較,《遇見幸福》沒有同檔期《小歡喜》那樣全社會高度聚焦的話題度,也沒有《老酒館》年代大戲曲折傳奇的故事性;縱向比較,《遇見幸福》沒有今年大熱生活劇中《都挺好》中戲謔誇張的“作精”橋段。《遇見幸福》的不溫不火可能在于市場定位的尷尬,人設不討喜觀眾難以代入,不惑之年的人生主題讓年輕人缺乏共鳴。但作為展現改革開放以來普通人生活的現實題材作品,劇作以溫暖現實主義生活流的創作手法舒緩現實焦慮,賦予人們對生活的美好展望和面對未來“遇見幸福”的執著信念。就像主演李光潔所闡述的角色帶給自己的感動:“17歲也好,快40歲也好,只要一直成長,遇到對的人,總會遇到幸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亞芬
加載更多
江西贛州:“15分鐘閱讀圈”讓書香滿城
江西贛州:“15分鐘閱讀圈”讓書香滿城
全民健身——綠蔭小將們的“足球爺爺”
全民健身——綠蔭小將們的“足球爺爺”
【新中國從這裏走來】探訪“共和國搖籃”瑞金
【新中國從這裏走來】探訪“共和國搖籃”瑞金
第十屆環鄱陽湖國際自行車賽第二賽段賽況
第十屆環鄱陽湖國際自行車賽第二賽段賽況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5019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