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最忙”昆曲小生遇上美好時代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昆曲低迷了數十年,在200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之後,迎來復蘇。身為80後的施夏明沒有經歷過昆曲的蕭條時期,三十已過的他身上已有7臺大戲,被稱為“最忙”昆曲小生,他感慨自己趕上了一個好時代。
精彩觀點
1
施夏明

尋找能夠讓昆曲更好更快推廣的方式

尋找能夠讓昆曲更好更快推廣的方式
尋找能夠讓昆曲更好更快推廣的方式
當下,能夠展示昆曲的平臺還是太窄了,它已經不再處于“家家收拾起,戶戶不提防”的那樣一個年代了。我們勢必要尋找到能夠讓昆曲更好更快推廣的方式,我也在一些與眾不同的方面去嘗試推廣昆曲,譬如通過影像去揭示昆曲人在後臺的生態,在搖滾樂中吟唱我們最原汁原味的昆曲,參與昆曲題材的電影拍攝等。
我工作之余在幕畔、後臺拍攝昆曲人的工作狀態。世人多看到昆曲演員在舞臺上的光鮮亮麗,鮮少見到昆曲演員背後付出的艱辛與努力,而我生活在其中,每每被一些細微的瞬間所打動。起初,我主要拍的是我們昆曲人在上臺之前的準備工作,這都是一些不可復制的瞬間。從去年開始,我覺得既然是以一種影像的方式去留存昆曲人的瞬間,何不把這項工作做得再具體一些。于是,我把這些昆曲人每演的一出戲、一個人物,通過打光的方式把它記錄下來,留存下他們最好看的狀態。我用鏡頭去講述那些昆曲人的故事,有機會記錄下這些讓我心頭一動的時刻,希望它們能夠打動更多的人,讓他們也走進傳統戲曲的劇場裏來。
1
施夏明

幾代昆曲人的堅守讓600歲的昆曲重煥新生

幾代昆曲人的堅守讓600歲的昆曲重煥新生
幾代昆曲人的堅守讓600歲的昆曲重煥新生
昆曲在2001年5月18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但是在2001年,盡管我們這些從事昆曲表演藝術的演職人員,乃至劇院的工作人員,聽到這個消息時知道它是個利好,但是還不清楚它能夠為我們帶來什麼實際的改變。現在回過頭來再去看,其實就是從昆曲申遺成功開始,曾經蕭條、受冷落的昆曲獲得了新生,開始漸漸起步了。
昆曲能走到現在,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全國這麼多的昆曲院團,這麼多的演職人員,這麼多臺前幕後的人,一直都在堅守著,從來沒有放棄過。正是因為幾代昆曲人對昆曲這個有著600年悠久歷史的劇種的堅守,排出劇目並不斷地推向大眾,昆曲才能夠度過難關,才能夠走到今天。我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離開昆曲,總想著既然學都學了,那就把這一行學好、做好,總是不想辜負戲校裏面吃的苦。
我所從事的昆曲對于當下的意義,其實一部分就是在于此:它不僅僅是讓觀眾來欣賞表演的一份藝術,更是通過舞臺上這麼多演員演繹出來的一個個人物,一段段故事,來拉近昆曲與觀眾之間心與心的距離。這些年,國家的支持,時代的發展,讓昆曲重新進入大眾的視野,年輕人群越來越關注昆曲。在整個社會、整個國家都在傳承弘揚傳統文化的進程當中,我相信昆曲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認知所喜歡。
1
施夏明

老師‘言傳身教’的不僅是藝術,更是藝德

老師‘言傳身教’的不僅是藝術,更是藝德
昆曲有深厚的文化歷史底蘊,作為它的傳承者,最好的傳承方式就是向老師一招、一式、一字、一腔的去傳承,去學習。這也是梨園行裏所遵循的一個規律,就是老師口傳心授。所謂“口傳”就是老師用聲音,用嘴巴去告訴你怎麼表演,怎麼塑造人物,那學生也必須要用心去領會。
我在2011年的時候正式拜石小梅老師為師,時至今日還在傳承著石老師的很多經典劇目,到現在才剛剛算有點底氣,可以説我是石小梅老師的徒弟。做石老師的徒弟,壓力挺大的,她的那種一絲不茍時時刻刻都能夠影響到學生,這就是“言傳身教”。“言傳身教”傳的不僅僅是藝術,更是藝德。進了排練場,到了舞臺上,你必須要認認真真地演繹每一個人物,她把這樣一份藝德也傳授給了學生。
一個劇種的生命力就在于劇目的傳承,對昆曲來説,挖掘整理那些已經失傳,或者瀕臨失傳的老戲就是一種重要的傳承。這個擔子很重,但我們必須承擔。我們也有這個責任將我們中國最古老的、最優美的這種曲藝劇種——昆曲,從老師那裏傳承好,並且一代一代地再往下傳。
施夏明
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副院長,國家二級演員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