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關注不同年齡層兒童的心理,創作適合孩子的高質量讀物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近日,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祁智出席第九屆江蘇書展。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兒童作家應該拿給孩子看的,是體現“回來”和家人在一起美好相處的讀物。作家既要學會寫故事,也要充分尊重孩子的心理,創作出適合孩子閱讀的高質量作品。
精彩觀點
1
祁智

要具備在生活中發現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要具備在生活中發現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要具備在生活中發現真故事、好故事的能力
我們的孩子永遠不要去羨慕前輩,覺得他們的少年時期多好玩,其實你現在所處的時代比他好玩多了。我們也永遠不要去羨慕著宇宙之外的世界,它固然是可以充分想象的東西,但不知道哪天才能實現。而我們現實的生活,它本身就在我們的身邊,我們要珍惜它。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現真故事,發現好故事,這是大家要具備的能力。我們的孩子不一定要做個作家,但孩子們寫作文都要具備這樣的能力。
那麼,我們作家也要在孩子當中發現故事,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寫作,我們有些作家很可能忘記了這一點,就是我們作家要給孩子做一個榜樣,做一個典范,告訴他我怎麼在你身邊找到故事的,你的故事是什麼,我怎麼把你的故事找出來,而且能夠寫成書。我身邊沒有故事,你能找到故事,這個故事還能寫成書,孩子會感到很驚訝的。所以我覺得,我們作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到孩子們當中去,要虛心地向孩子去學習,要和他們的情感相吻合,和他們的視角相吻合,和他們的需求相吻合,和他的欲望相吻合,一旦接近他們靠近他們,其實滿眼都是故事。
1
祁智

孩子需要的是連貫的閱讀、成本的閱讀

孩子需要的是連貫的閱讀、成本的閱讀
孩子需要的是連貫的閱讀、成本的閱讀
碎片化的閱讀也是閱讀。就是説,如果我們把碎片化的時間利用起來進行非連續性的碎片化閱讀,這種閱讀方式可以讓我們充分利用起日常生活中短暫的空檔時間,形成一個便捷的閱讀方式,這也挺好的。但是孩子的閱讀不能是碎片化的,長此以往,它會影響孩子的思維,造成孩子的思維是非連續性的、碎片性的,這對他們的未來成長而言是很麻煩的。
那麼,我們大人在利用碎片化的時間來閱讀,孩子看到你在這樣閱讀時,怎麼辦?其實我們需要跟孩子做一個解釋,告訴孩子:“我有我的閱讀方式,你有你的閱讀方式;我有我的閱讀時間,你有你的閱讀時間;你的閱讀時間是連成塊的,我的閱讀時間不是連成塊的。我是把不連成塊的時間集中在一起進行閱讀,這是適合于成年人的一個非專業的閱讀方式。”要跟孩子把這個道理講明白。
另外,我們成人除了碎片化的閱讀之外,我們還是要有連貫的閱讀、成本的閱讀,只有這樣才可以真正地發揮好閱讀的作用。我們要把碎片化的時間充分利用起來,進行一個非碎片化的閱讀,主要是讀紙質的書,基礎的閱讀應該是從書本開始的。好的閱讀習慣是從紙質書閱讀開始的,我一直是這樣子説的。
1
祁智

作家拿給低齡孩子看的讀物應該是體現‘回來’的

作家拿給低齡孩子看的讀物應該是體現‘回來’的
作家拿給低齡孩子看的讀物應該是體現‘回來’的
目前,市面上給孩子寫書的作家或專家有一些是不符合條件的。一個要為孩子寫作的人,他一定是一個很好的人。什麼叫很好的人?他選取的故事要好,他選取故事變成自己書中的那部分內容要好,它的立足點要好。
我舉個例子,假如有一個作家或者專家,他給低齡的孩子寫一個蒲公英的故事。蒲公英生長了之後,風一吹就隨風飄散,開始去闖蕩。它看到草地,看到鮮花,看到小河,看到蜜蜂,看到樹林,看到人。這個作品很好嗎?它是不好的。因為給低齡孩子看的讀物,不能是一個倡導離家走的讀物,應該是“回來”的讀物。這麼大的孩子一看外面的世界多好,可以像蒲公英一樣去浪跡天涯,孩子有這樣的心思是不好的。
我們作家應該拿給孩子看的,是體現“回來”和家人在一起美好相處的讀物,但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或許注意到文章的美感,甚至注意到了弘揚正能量,但是提供孩子的思想精髓是有問題的。因此,我們作家需要學習教育學,還需要學習我們的幼兒心理學。
1
祁智

兒童作家要會寫故事,教孩子們使用傳神的動詞

兒童作家要會寫故事,教孩子們使用傳神的動詞
兒童作家要會寫故事,教孩子們使用傳神的動詞
市面上很多作品缺少故事,主要在寫情緒。當然,不是不可以寫情緒,但如果作家不會寫故事,光寫情緒會比較麻煩,他會使喜歡閱讀的孩子越來越少。因為我們孩子在最初的閱讀時是要看故事的。為什麼孩子們喜歡四大名著,尤其是《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因為其中有情節、有故事、有鮮明的人物。
我們的作家為什麼現在故事講不起來了?為什麼發現了故事卻舒展不開?這是因為他找不到合適的動詞。小説找不到動詞還行嗎?給孩子帶來的影響就是,孩子會離開你的小説或者他會模倣你寫心情,卻不再去關心故事、關心自己的身邊。所以很多孩子的作文寫不長是因為沒有情節,沒有動詞。為什麼不生動?是因為他不會使用傳神的動詞。譬如描述“打”這個動作,可以有很多種表現方式。“打”有高高揚起、輕輕落的,有用手指點點的,有請你吃個“毛栗子”的。當然我不是説提倡打,我只是舉個例子。使用動詞傳神且準確,這對我們兒童文學作家來説是一個挑戰,我們要提高自己的本領。
我們的作品是呈現給孩子看的,孩子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的體驗性、獵奇性、模倣性都很強,他的隨從心理、崇拜心理也很強,所以我們要充分尊重孩子的這些心理,創作出適合孩子閱讀的高質量作品。
祁智
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一級作家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