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我想守住“城市的眉毛”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江澄波的一生,都與古書為伴。從16歲開始,他就在祖父和父親的耳濡目染之下,對古籍舊書産生了濃厚的興趣,此後在古籍修復領域也頗有建樹。江澄波總是把書店比作城市的眉毛,“眉毛看似並不重要,但缺了它,五官再精彩看著也乏味”。
精彩觀點
1
江澄波

在書香蘇州開書店要具備‘一文一武’兩種本領

在書香蘇州開書店要具備‘一文一武’兩種本領
在書香蘇州開書店要具備‘一文一武’兩種本領
蘇州文學山房從我的祖父開始,已經延續了整整一百二十年。我16歲進入書店學徒,跟著祖父學習收書、補書和古籍知識,從此與書店和古籍結下不解之緣。我剛到店裏來的時候,祖父同我講,我們幹古書行業是比較高尚的。
在書香蘇州開書店要具備“一文一武”兩種本領,“文”即熟悉古籍,“武”則是修補書籍。破書邊邊角角都需要補,漿的濃薄,紙的色澤、軟硬,襯頁的大小都很講究,缺字的地方要用近色墨倣照字體一筆一劃添上去。補書,是件費心勞神、細工慢作的差事,有些坐不住的人就不能幹這活。但最難的還是鑒定書籍。
收購舊書的時候又不能帶著所有的目錄去,它有多少版本?每版的區別是什麼?每本書的最後一卷是什麼?都要印在腦子裏。收購舊書就像上考場,出去拜訪藏書家,他就要考考你,先給你兩本書看看。你看不懂就不給看了,感覺你懂的,那再拿點出來。
為了讓我們江家幾代人傳承下來的這門手藝不失傳,我的子女從小耳濡目染,也都掌握了修補古籍的技能。但因為現在很難再見到古籍原本,“鑒定書籍”的本事難以教授給子女了。
1
江澄波

書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書終身

書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書終身
書店是城市的眉毛,我要搞古書終身
搞古書的“ABC”就是補書,一扎進去這個行業就要從補書做起,這是最基礎的。補書的時候,我就把破損的書頁攤放在桌面上,用毛筆蘸上漿糊,在破洞處小心涂抹,隨後快速拿起毛泰紙,覆蓋在破洞處,用報紙壓在紙上用手掌來回壓抹幾次,破洞處就被新紙粘合了,再撕去周圍多余的紙,一個破洞就這麼補好了。一本古書常常有幾十頁,每頁都這樣耐心地修補,得花上大半月的時間。
各地的蛀蟲也是不同的,最怕的是白蟻。白蟻蛀的書,從外面看,那書套子還是很好的,但是扒開書瞧,就只剩一層皮了,書的裏邊都被蛀空了。每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外,我就是和這些殘損的古書打交道,讓這些舊書煥新顏。
無論科學技術再怎麼發達,修補古書一定要進行人工補。我把書店比作城市的眉毛,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眉毛看似並不重要,但缺了它,五官再精彩看著也乏味。文化故裏沒有古代的文化,就好像缺了點什麼。文化古城裏的舊書店對我們蘇州來講,等于是眉毛。那麼人家問我,你要做到什麼時候結束,我的回答是:“到生命最後一息,搞古書終身。”
1
江澄波

我對修補古書有感情,讓各地文獻回歸到最好的地方

我對修補古書有感情,讓各地文獻回歸到最好的地方
我有空的時候就搞修復古書。人家北方人是盤胡桃活絡經絡,我修補書也是活絡手上的經絡。把古書修復好了以後,提供到國家去,把書留在最好的地方。我就是這樣想的,這是傳承蘇州書香啊。讀者找書,書也找讀者。讓各個地方的文獻回歸到所屬地,這就是歸到最好的地方去。我現在還是這樣幹。
經過幾十年的實踐,我也收到不少好書,最好的是宋版書。宋版書是指我國近千年的木刻書籍。我從小出生在文學山房,跟隨祖父和父親學習修補古書技術和鑒定古籍版本知識。這些年先後為國內的幾家省市圖書館提供了十分珍貴的宋版古書,譬如蘇州圖書館、蘇州博物館,宋版古書也成為這兩家機構的鎮館之寶,為蘇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增添了光彩。
雖然這些古書收來時是破破爛爛的,但不把它修補好,這對國家來説也是可惜的。70多年了,我對修補這些古書也有感情。把它修好送到各省的圖書館去,我心裏也安樂。我到有的單位去,他説這個東西是你送來的,你看看嫁出去的女兒待在我們這裏好不好。這樣很好。
江澄波
古籍版本學家,蘇州文學山房舊書店第三代傳承人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