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春

探索解決長江流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新路徑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長江流域是我國最具綜合優勢的經濟帶、資源帶、産業帶、城市帶和智力帶。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堅持“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這一總要求和根本遵循,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出發,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牢固樹立全流域協調性均衡發展理念,加強多主體協作互補,加快多舉措協同聯動,實行分區域協同治理,實現流域首尾相顧、協調互動,共享成果,以此解決長江經濟帶發展面臨的不平衡不協調問題,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
精彩觀點
1
成長春

長江經濟帶的發展和改革開放的進程基本同步

長江經濟帶的發展和改革開放的進程基本同步
長江經濟帶的發展和改革開放的進程基本同步
從沿海起步先行、溯內河向縱深腹地梯度發展,是許多發達國家在現代化進程中的共同經歷,是世界經濟史上一個重要規律。縱觀世界各國發達的經濟走廊和經濟重心區,幾乎都布局在主要江河流域,流域經濟區是各國重要的産業集聚帶和城市密集帶,是國民經濟的重要增長點,發展流域經濟,是合理布局生産力、推進産業集聚和實現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有效途徑。
長江經濟帶連接我國東中西三大板塊,腹地遼闊,通江達海,具有密集的公鐵水幹道。改革開放40年來,經過快速的工業化、城市化、市場化發展,長江經濟帶為國家的經濟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人口和生産總值均超過全國的40%。
長江經濟帶的發展是我國改革開放40年進程的一個生動縮影。在改革開放初期,從1978年到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經濟發展的重點區域主要集中在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以深圳經濟特區、浦東開放開發為引領,而長江流域在這個時候的發展重點也是在東部。從20世紀90年代往後,到跨世紀初期,實施了一係列“區域發展戰略”,包括“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崛起”等等。這些戰略在長江經濟帶流域的實施,基本是在中部和西部。自2013年起,從原來單一的關注經濟發展,轉變為經濟、社會、生態的協調發展。2014年9月,國務院印發《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對長江經濟帶發展建設提出了總體要求。同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長江經濟帶作為三大戰略之一被正式提出。2016年,我國提出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標志著長江經濟帶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所以,無論是改革開放初期,還是改革開放深化階段,乃至跨世紀以後,長江經濟帶的發展始終是和改革開放的進程基本同步的。
作為站在改革前沿的長江經濟帶,今後,應繼續站在新時代的最前沿,更好地肩負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積極發揮在新一輪改革開放中的重要作用,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通過協調性均衡發展,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徹底解決不平衡不協調問題,以此實現高質量的目標。努力建成生態更優美、交通更順暢、經濟更協調、市場更統一、機制更科學的黃金經濟帶。
1
成長春

通過創新轉型,打破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

通過創新轉型,打破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
通過創新轉型,打破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
近年來,“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實施取得顯著成績,但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自主創新能力不強、中低端産業比重過高等問題依然較為突出。傳統的粗放型發展方式仍佔主導地位,綠色發展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新産業仍顯不足。
這種區域發展的不平衡性,是由多重因素決定的。首先,流域經濟本身的特點,決定了長江經濟帶的發展是一種不平衡的發展。長江經濟帶是大跨度的流域經濟,在自然資源稟賦方面,往往上遊佔優;而在生産力發展水平、技術水平、勞動者素質等方面,則下遊佔優。這種狀況是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第二,建國以來最初的經濟發展模式是重點發展重工業,長江流域也不例外。但重工業取得爆發式增長的同時,卻沒有帶動一、三産業同步發展。
産業的發展通常受自然稟賦的影響,其轉移也是從經濟發展好的地方向中等或者低端的地方轉移。但現在,在長江流域西部的成都,可以看到和江蘇一樣的産業,甚至有的比江蘇的技術含量還要高。相關研究表明,從地區層面看,科技創新對産業升級影響存在著顯著性差異,科技創新對産業轉型升級的驅動效應在中部地區最大,西部地區其次,東部地區最小。因此,中西部地區通過科技創新發展綠色産業,發展高新技術産業,可以跨越東部地區經歷的發展階段,産生結構性變化。從這個意義上將,産業發展的平衡與不平衡都不是絕對的,也並不意味著從東部到中部到西部一定存在梯度,關鍵還要依靠科技創新轉結構、調方式,轉換發展動力,打破長江經濟帶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現狀,適應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
長江經濟帶整體的創新能力將影響全國的科學價值、技術價值轉化為經濟價值,是提高國家創新體係效率的關鍵。未來,要讓“黃金水道”憑借“科技創新走廊”的新藍圖,引領中國産業升級和經濟轉型。
1
成長春

通過體制創新,推動長江經濟帶協調發展

通過體制創新,推動長江經濟帶協調發展
通過體制創新,推動長江經濟帶協調發展
健全的體制機制是大河經濟帶建設與發展的重要保障。黨中央和國務院高度重視通過體制機制創新來推動長江經濟帶的綠色發展。但長江經濟帶在體制機制方面仍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缺乏綜合性的國家管理機構與係統性的政策支撐;區域與部門之間的協調體制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區域市場一體化受到行政壁壘制約;流域開發管理缺乏綜合性法律法規保障等等。建設長江經濟帶,要深化改革開放、打破行政區劃壁壘、建設統一開放和競爭有序全流域現代市場體係。
首先,應該處理好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係。體制機制創新主要靠政府推動,同時要發揮市場的主體作用。因此在治理的主體上必須要有所變化,要從原來的“單一主體”向“多元主體”轉變,即由“政府主導和單一治理”轉變為“政府主導,企業聯動,社會公眾參與”的格局。長江經濟帶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中央有關部委出臺了一係列政策,推動長江經濟帶協調發展。國家也在推動通過立法的形式,使長江經濟帶的生態保護上升為國家意志,得到全民認可。一方面,通過制定《長江法》或《長江保護法》等法律,為有效保護長江生態環境,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提供剛性高效的法律保障;另一方面,通過加強區域合作立法,消解地方立法造成的法律衝突,增強區域立法的協調性和內聚力。
其次,要打破地區間行政壁壘與地方保護主義,構建統一大市場。加快互聯互通,發展江海聯運,打造綜合立體交通走廊;以區域協調的交通網絡為基礎,提高基礎投資的規模效應,推進長江經濟帶內産業有序轉移、産業鏈對接和要素自由流動,支持園區共建、産業飛地等戰略合作的方式,發揮産業銜接和生産要素結構的互補效應,建設統一開放和競爭有序全流域現代市場體係,形成分工有序、合作充分和競爭公平的市場機制環境,以此提高各種要素的配置效率,激發內生發展活力。
第三,探索多樣化的生態補償模式,逐步形成有效的流域生態補償機制。建立長江經濟帶上、中、下遊間的橫向轉移支付制度,建立激勵引導機制,運用資金補償杠桿,使生態資源被擠佔的長江上遊地區得到補償,同時,要把扶貧和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考慮進來。還應進一步加強武漢碳交易市場和碳金融中心的建設,積極推出碳資産質押融資、跨境碳金融交易産品、碳債券以及綠色結構性存款産品,採用市場機制進行跨省大型流域生態補償,解決現有財政體制下生態資源使用者與生態資源供給者錯位的矛盾。
1
成長春

長江經濟帶的創新轉型與跨越發展,關鍵還是靠人才

長江經濟帶的創新轉型與跨越發展,關鍵還是靠人才
長江經濟帶的創新轉型與跨越發展,關鍵還是靠人才
長江經濟帶所屬“三大兩小”城市群,其中“三大跨區域城市群”指的是長三角城市群、長江中遊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兩小區域性城市群”是指滇中、黔中城市群。幾個城市群的發展確立了基于自身特點的發展定位,構成各自吸引人才的比較優勢。比如長三角定位的是“世界性的城市群”,中三角的定位是要打造“中國經濟新增長極”,事實上自中部崛起戰略實施以來,發展最快的就是中三角。西部則是成渝城市群,重慶的産業發展注重與“一帶一路”對接,黔中、滇中在大數據領域擁有不少專業人才,這些都帶來了各種要素的流動。
從平臺載體看,國內的科技創新和教育資源在長江流域集聚度較高。長江經濟帶集中了全國1/3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擁有全國近一半兩院院士和科技人員,各類國家級創新平臺超過500家,涌現了高性能計算機、量子保密通信等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重大創新成果。截至2016年底,我國國家級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增加至146個,其中,長江經濟帶九省兩市范圍內的國家級高新區達61個,約佔全國國家高新區總量41.78%。這些高層次的科研平臺、學術平臺和教育平臺也是吸引人才的好載體。
從發展趨勢看,産業結構高度化往往與人才結構高度化互為前提、互為因果。人才資源集聚配置是創新資源高效配置的基礎,是影響創新産出的基本因素,也是我國轉型升級的重要因素。不管是相對成熟的長三角城市群,還是處于培育期的長江中遊城市群,都必須借助創新創業人才集聚,來提升綜合競爭力。新常態下長江經濟帶城市發展轉型升級和競爭力提升的壓力巨大,需要通過地方政府的實踐來最大限度地創造創新人才資源高效配置的有效需求,特別是在人才流動加快的趨勢下,長江流域11個省市的黨委和政府要牢固樹立“人才第一資源”的意識,採取更好的政策措施,創造更好的環境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迸發人才的創造活力,增添長江經濟帶城市轉型和升級的新動力。(戚軒瑜 孫星星 蔡逸秋/文)
成長春
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