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頁 要聞 輿情 圖片 專題 社會 論壇 娛樂 體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訪談
文化

3萬次精準捶打,延展開的金箔只有0.11微米

2019年05月16日 10:04:2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5月16日電(魏薇)在金箔工藝中,打箔是最關鍵的一步:一般由兩名身強力壯的師傅對面而坐,像打鐵一樣分別在石捻上捶打一個方方正正的紙包。即便嚴冬,他們通常也是赤膊上陣、揮汗如雨。只見小錘起,大錘落,他們捶打的烏金紙塊共有2048層,層層都夾著一張金箔。這不僅需要好身骨,而且還要硬技術。

打箔的上一步是熔金,1200度的高溫下,金塊熔成熾熱流金,宛若火山上淌下猝火的岩漿 席航飛 攝

葛才金與師傅相對而坐,小錘起、大錘落,一包金箔在錘煉中薄似綢緞 席航飛 攝

    然而打箔傳人稀少,一度成為金箔行業最大的難題。

    53年前,在南京江寧杜村,有一個男嬰出生。父親給他取名葛才金,這個名字似乎注定了葛才金要與金子有著不解之緣。

    1986年,當他得知江寧金箔錦線廠招收學徒工,只要錄用就能辦理戶口“農轉非”,葛才金迅速報了名。

    當時,該廠有6位金箔鍛制師,他們是3對父子,可以一對一帶6名學徒。師傅要求葛才金淩晨3點早起,練習打金箔的“基本功”,俗稱“劃膀子”。也就是用右臂將一個7斤重的錘子反復舉起、放下。中途不能去廁所,體內的水分只能通過汗液排出,一天下來,3萬多次的舉臂動作令人精疲力盡。葛才金已記不清剛開始練習那一會兒,手臂和臉上被劃傷多少次。

    打箔中,打推錘的要“送得起,推得著,吃得開,喂得盡”,而打護錘的要“錘錘過頭,前斬、後剁、中心靠”,絲毫含糊不得,只有這樣才能把金箔完全打開,做到厚薄均勻。

    “‘劃膀子’看似枯燥又耗費體力,但要義是保證下錘精準,要不偏不倚地、不輕不重地落在點子上。基本功不到位,很可能把烏金紙錘爛、把金箔錘破。”基本功練習多年,葛才金才能接觸到拿錘子打金箔。在反復練習中,他對落錘位置和線路終于遊刃有余,“正二路”、“裏二路”、“外二路”、“七路錘”的步驟爛熟于心。

    這樣一錘又一錘,兩個師傅輪流錘打近3萬次,金箔方能薄如蟬翼、軟似綢緞。而葛才金,也不僅是當年6名學徒中唯一的堅守者,成為南京金箔鍛制技藝市級非遺傳承人。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4493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