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書香 94歲老人和他的120歲舊書店
2019-04-23 11:09 來源: 新華網

  視頻|94歲老人江澄波和他的120歲舊書店(唐楊 攝)

  新華網南京4月23日電(戚軒瑜)蘇州不起眼的小巷有間不起眼的老書店“文學山房”,十幾平方的小屋子裏卻有一位“資深網紅”,他就是94歲的江澄波。一年四季寒暑,江澄波的舊書店很少關門歇業,幾個子女輪班陪著老人守候在這裏,等候著每一位未知的讀者。

  書店裏沒有裝幀精美的新書,只有紙張泛黃的老書、舊書。一臺電話機承擔了所有的聯絡功能,偶爾響起,老人都要小步快走地去接聽。接起,電話那頭便響起一陣慢條斯理的吳儂軟語,言語間透著一股客氣卻不疏離。“我喜歡和逛書店的讀者們聊聊天。”江老所言非假,話匣子一打開便是吳儂軟語的“上下五千年”。

  江澄波的日常生活很單一,用江老自己的話説,就是“我現在等于也是上幼兒園呀”。“早上兒子把我送過來,晚上再把我領回家,我這也是在念幼兒園啊。只是我的思想上全部是書。”江澄波談笑間盡顯“頑皮”,“讀者要找什麼書,我來做缺書登記幫他記好,有書的時候就告訴他,讓他來買去。”江澄波覺得能替讀者找到一本急需的舊書很有意思。

   江澄波在“文學山房”舊書店整理書籍(唐楊 攝)

  江澄波的“文武”本領

  這家老書店今年已是120歲的“高齡”,江澄波進入書店學徒時剛剛16歲,他們相伴已近80年。那時的他跟著祖父學習收書、補書和古籍知識,從此與書店和古籍結下不解之緣。

  江澄波介紹,在書香蘇州開書店要具備“一文一武”兩種本領,“文”即熟悉古籍,“武”則是修補書籍。“破書邊邊角角都需要補,漿的濃薄,紙的色澤、軟硬,襯頁的大小都很講究,缺字的地方要用近色墨倣照字體一筆一劃添上去。補書,是件費心勞神、細工慢作的差事,有些坐不住的人就不能幹這活。”

  但他認為最難的還是鑒定書籍。“收購舊書的時候又不能帶著所有的目錄去,它有多少版本?每版的區別是什麼?每本書的最後一卷是什麼?都要印在腦子裏。”江澄波以曾經收購的舊書《易經》為例,感嘆道:“收購舊書就像上考場,出去拜訪藏書家,他就要考考你,先給你兩本書看看。你看不懂就不給看了,感覺你懂的,那再拿點出來。”江澄波説。

  為了讓江家三代人傳承下來的這門手藝不失傳,江澄波的子女從小耳濡目染,掌握了修補古籍的技能。但他仍感遺憾的是,因為現在很難再見到古籍原本,“鑒定書籍”的本事難以教授給子女,言辭間流露出舊書業後繼乏人的無奈。

   蘇州“文學山房”舊書店一隅(唐楊 攝)

  江澄波的“金鑲玉”補書手藝

  端坐在書店的一角,桌上碼著一疊雪白的宣紙,忙著用“金鑲玉”的手法修補一套古書,這就是工作狀態中的江澄波。“搞古書的‘ABC’就是補書,一扎進去這個行業就要從補書做起,這是最基礎的。”江澄波説。

  慢條斯理中,江澄波把破損的書頁攤放在桌面上,用毛筆蘸上漿糊,在破洞處小心涂抹,隨後快速拿起毛泰紙,覆蓋在破洞處,用報紙壓在紙上用手掌來回壓抹幾次,破洞處就被新紙粘合了,再撕去周圍多余的紙,一個破洞就這麼補好了。

  江澄波介紹,一本古書常常有幾十頁,每頁都這樣耐心地修補,得花上大半月的時間。修補好的書頁還需要進行重新裝訂,為此他使用了一種叫“紙捻釘”的方法。在打孔處,用這種紙釘穿入固定書頁,最後再粘上封面,用真絲線裝訂起來。

  “各地的蛀蟲也是不同的,最怕的是白蟻。白蟻蛀的書,從外面看,那書套子還是很好的,但是扒開書瞧,就只剩一層皮了,書的裏邊都被蛀空了。”他惋惜道。老人每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外,就是和這些殘損的古書打交道,讓這些舊書煥新顏。

  

  江澄波修復古籍(資料)

  江澄波的宋版書緣

  一輩子與古書打交道,江澄波在古籍鑒別修復、版本研究領域也頗有建樹。“經過幾十年的實踐,我也收到不少好書,最好是宋版書。”在不大的“文學山房”舊書店裏,江澄波講述起自己的宋版書緣。

  江澄波介紹,宋版書是指我國近千年的木刻書籍。從小出生在文學山房的他跟隨祖父和父親學習修補古書技術和鑒定古籍版本知識。經過數十年的實踐,他先後為國內的幾家省市圖書館提供了十分珍貴的宋版古書,譬如蘇州圖書館、蘇州博物館,宋版古書也成為這兩家機構的鎮館之寶,為蘇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增添了光彩。

  “我空的時候就搞修復古書。人家北方人是盤胡桃活絡經絡,我修補書也是活絡手上的經絡。把古書修復好了以後,提供到國家去,把書留在最好的地方,傳承蘇州書香啊。”江澄波認為這就是自己的使命、責任與擔當。

  “讀者找書,書也找讀者。”江澄波解釋了“書找讀者”的涵義,“讓各個地方的文獻回歸到所屬地,這就是歸到最好的地方去。”

  “雖然這些古書收來時是破破爛爛的,但不把它修補好,這對國家來説也是可惜的。”江澄波感嘆道,“70多年了,我對修補這些古書也有感情。把它修好送到各省的圖書館去,我心裏也安樂。”他停頓了一會兒,繼續回憶説道:“我到有的單位去,他説這個東西是你送來的,你看看嫁出去的女兒待在我們這裏好不好。這樣很好。”江澄波説。

  他還總是把書店比作城市的眉毛,“眉毛看似並不重要,但缺了它,五官再精彩看著也乏味”。“文化故裏沒有古代的文化,就好像缺了一點呀。文化古城裏的舊書店對我們蘇州來講,等于是眉毛呀。”江澄波説。

   “那麼人家問我,你要做到什麼時候結束,到生命最後一息。”江澄波爽朗一笑,“搞古書終身。”他想守住“城市的眉毛”。

  

  江澄波閱讀宋版書翻印本 (唐楊 攝)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