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鋒生前戰友趙明才:一諾千金與雷鋒同行
2019-04-22 16:32 來源: 新華網

    琴音新村坐落于南京溧水區東郊,很多住在這裏的人都知道,身邊有著一位樂于助人,還樂于傳播正能量的“活雷鋒”。

    叩開一幢兩層樓的農家小院,第一次見到趙明才時,很難想象眼前這位老者已是耄耋之年。他頭發雪白,身材瘦小,但走起路來步履飛快,無論是站著還是坐著,都筆筆挺挺,講起話來中氣十足,一股子軍人的威武氣概油然而生。

    作為一位久經沙場的老兵,趙明才去過越南也去過老撾,打過土匪特務更打過侵略者,在鐵與血的戰場上,他忘記生死英勇奮戰,多次榮立戰功。但在他的心裏卻始終記得一個承諾,一個與雷鋒共同許下的承諾。

    “我們相識在一次報告會上,他作憶苦思甜報告,我作學習毛主席著作體會報告。他身上的那股子好學上進的精氣神讓我由衷敬佩。我們當時就相約,要做‘黨的忠實兒子’。”趙明才説。

    盡管趙明才一輩子就和雷鋒見過三次,但那個時代獨有的純粹讓這兩個部隊標兵惺惺相惜。當雷鋒意外犧牲時,趙明才悲痛萬分。當他在雷鋒的追悼會上看到十幾萬群眾自發相送時,更是突然意識到,曾經兩人間的承諾如今有了新的含義——向雷鋒學習,一輩子學習宣傳實踐雷鋒精神,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從此,趙明才走上了一條已經堅持了59年且仍在持續的,獨自一人的履約之路。

    “我去學雷鋒、做雷鋒、宣傳雷鋒,不是靠雷鋒沾光,而是要為雷鋒爭光。”趙明才説,“雷鋒幹一行、愛一行,他在工廠是標兵,到了部隊還是標兵。我就算做不到,也一定要努力向他看齊。”

    作為一名軍人,戰場下,趙明才鑽研戰鬥技術,探索的“應用地雷”技術受到賀龍、陳毅、葉劍英、羅瑞卿等軍委首長的接見與讚揚。戰場上,他身先士卒,先後負傷4次,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被授予學雷鋒標兵、優秀黨員等榮譽稱號30多次,還曾榮獲越南、老撾政府頒發的獎章。

    “趙指導員是出了名的‘不要命’,哪裏危險那裏去。”趙明才的戰友孫鳳權説,“有次我們在老撾遇到大洪水,他帶著人冒著齊腰深的水就去排險,整個人泥古千秋(方言,形容一個人渾身上下都是泥),沒個人樣。”

    “雷鋒願做個‘傻子’,我也樂做個‘呆子’”

    溧水大金山不高,也沒有太多的文化遺跡,但是這裏卻有著一座全國知名的雷鋒文化館。開館當天,光是雷鋒生前的戰友,就來了十多人。

    “這個館能開出來,全靠趙老忙前忙後。你看這條被子,是雷鋒生前工友送給他的。雖然這裏展出的是件倣品,但也是趙老出面幫忙找來的。這些名人書寫的學雷鋒字畫,都是趙老免費提供的。”大金山國防園總經理張勇説。

    2018年開館至今,這裏已經接待了45萬人次。趙明才在這裏作的報告,也已經不下百場。但他從沒收取任何報酬。

    “我這個傻哥哥,自己也不富裕,但是從來不想著去佔別人便宜。他從前線調回來在區裏當幹部,那麼多年來出去作報告,不要接送、不要吃請、不要報酬,還給貧困生獻愛心20多萬,都是自己掏錢。”趙明才的弟媳陳愛琴説。

    談起別人口中的這股子“傻勁”,趙明才面露出一絲自得。“很多人不理解雷鋒,説他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個傻子,但他依然樂此不疲。我要也樂于做一個別人口中的呆子,盡我所能把雷鋒精神宣傳出去。”

    這份“傻”有時很“浪漫”。在2012年雷鋒同志犧牲50周年之際,趙明才想出用自己的肩膀為立柱,打造流動的雷鋒文化館。他背著自己收藏的雷鋒資料、道具、書畫,和自費購買的書籍、照片,去北京、南京、武漢等地演講、辦展40多場,觀眾達3萬多人次。

    這份“傻”有時是不近人情。趙明才老母親臨終之際,他為了遵守給小學生講雷鋒故事的約定,毅然辭別了母親趕去無錫。接下來3天裏,他多的時候一天連作5場報告,站得兩腿發麻、全身出虛汗。等到心急如焚地踏上歸途,看到庭院內的布置時,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內疚失聲痛哭。

    這份“傻”有時也是不要命。有一次,趙明才腎病發作要做切除手術,家屬都簽字了,他忽然想起要去某部隊作報告。于是不顧家人反對,趙明才拔下吊針就往浦口趕。等堅持著作完報告,他的汗水已經濕透了衣背,未走出營院大門就癱坐在地上。

    “我這個老伴是傻得可愛,別人給錢、給權他不要,反而是別人喊他去講雷鋒,跑得比誰都快。”趙明才的愛人李克榮説。

    退休以來,趙明才在全國20多個省市共宣講了3400多場報告,聽眾達到180多萬人。

    “退休了卻感覺比戰場上還累”

    2012年以來,趙明才給自己定下了一個規矩,不管作報告作到多晚,都要盡可能趕回家去。因為臥病在床的老伴正等著他。

    談起這位相守了51年的老伴,趙明才頗有些自責。“那麼多年了,她一直都默默支持我。那年她突發腦溢血倒在路旁,也是為了支持我的工作。”為了照顧癱瘓在床的老伴,趙明才每天要幫她翻身,曬太陽,做康復按摩……看似簡單的動作,對于84歲的趙明才來説也不亞于一場長跑,每次都累出一身汗。

    7年來,既要白天出去講雷鋒,還要晚上回來做護工,這讓趙明才日漸吃不消,“沒想到退休了比在戰場上還累。”

    讓趙明才累的,還有不斷挖掘新意,讓學雷鋒報告與時俱進。

    為了適應不同年齡段人的特點,他給小學生講雷鋒做好人好事的故事,給大學生講雷鋒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為了順應時代發展,他自學了電腦,還開通了微信。他的微信頭像是一張戎裝照,65式軍裝特有的“一身綠、三片紅”把年輕時的他襯得格外精神。

    “那時我們當兵就是穿這身,現在我去作演講,主辦方總讓我穿上一件挂滿軍功章的軍服。穿著這麼一身八九斤重的衣服作報告確實很累,但現在的年輕人好像還挺喜歡這樣。”

    如今,讓趙明才最擔憂的還是如何將雷鋒精神傳承下去。“現在有很多聲音在誤讀雷鋒,我們這代人經歷過,知道它們錯,知道怎麼去糾正它。但以後呢?”趙明才説。

    讓趙明才略感欣慰的是,每次去給學生們作完報告,他們眼裏透露出的火苗是如此真切;這麼多年來,他幫助過的很多人如今也成為了雷鋒的忠實簇擁……

    “我現在最希望有人能幫我整理家裏那麼多名人、名家、名將贈予我的,關于雷鋒的字畫。它們是一個個火種,我要把它們捐出去,讓更多人感受雷鋒精神。”趙明才説。(朱程)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