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三八”節傾聽她們追夢的足音 走近那些特殊崗位上的女性

2019年03月08日 07:58:39 來源: 新華日報

    “三八”婦女節來臨之際,記者走近一群特殊崗位上的女性,聽她們講述追夢路上的精彩故事,看她們綻放的美麗人生。

    女特種兵:秒換彈匣看傻男兵

    “你好,我是馬嚴!”在陸軍工程大學宿舍樓裏,迎面走來一個短發“小子”,向記者敬了一個軍禮。

    陸工大通信工程學院學員四大隊十一隊隊長郭悅介紹,她就是東部戰區某集團軍“紅三連”特戰班班長,軍中“霸王花”馬嚴。

    皮膚白皙、短發,一米六出頭的個子,瘦瘦小小……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狙擊、傘降、格鬥、攀登……馬嚴的訓練標準,不僅是男特種兵的標準,有些甚至超越了男特種兵。

    一天,集團軍組織集訓,要從中遴選3名女兵進入特戰旅。愛玩好勝的馬嚴一下子來了精神,第一個打申請,當時她只是單純地想要成為這個神秘兵種的一員。

    2013年,78名男兵和3名女兵進入初選,來到“特戰尖刀集訓隊”。馬嚴通過層層考核,從這批尖子中脫穎而出,成為集團軍“特等狙擊手”,也是所在特戰旅的第一位女狙擊手。

    接下來是更殘酷的淘汰賽——海訓,考核是必須完成海泳5000米。馬嚴原來是個不會遊泳的“旱鴨子”,頂著烈日酷暑,馬嚴在大海裏一泡就是四五個小時。最終,她能無動力劃船1公裏,一口氣海泳5000米,在集訓中被集團軍評為“先進個人”,被所在特戰旅評為“特戰尖兵”,榮立“三等功”。

    馬嚴心目中,自己最美、最酷的高光時刻應該是這樣的:手持95步槍,面前放20個彈匣,40秒,像變戲法一樣完成裝卸,後面站一排看傻了的男特種兵!

    這個場景,就發生在馬嚴參加中央電視臺七套“我是一個兵”的升級版挑戰賽中。為了完成秒換彈匣、準確射中移動靶的挑戰任務,她連續一周強化訓練,手掌練到紅腫,並最終挑戰成功,成為擂主,獲得CCTV終極英雄年度個人風採獎。

    “女焊神”,焊接璀璨人生

    8日上午參加小組會議審查預算報告,下午到人民大會堂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晚上回到房間繼續完善自己的建議——全國人大代表、南京浦鎮車輛有限公司電焊工孫景南的“女神節”日程安排將是忙碌而充實。

    從一名普通電焊工成長為中車首席技能專家、中華技能大獎獲得者、全國人大代表,在業界有著“女焊神”之譽的孫景南説,所有的付出和努力總有回報。

    小時候,孫景南經常到父母所在的浦鎮車輛廠參觀。車間焊接時火花四射的炫目,讓她深深著迷。1990年,19歲的孫景南從職高畢業,正好廠裏招聘電焊工,她第一個報了名。

    實習期間,為了練好技術,每天下工後她都自己留下來繼續練。別人的練習箱都能搬得動,她的箱子裏因裝有幾百塊焊料,需要用吊車吊。電焊雖然有防護,但紫外線多了之後,臉上的皮會一塊一塊往下掉。孫景南堅持下來,兩年後她在公司的技能比武中取得第一名,相繼取得MAG焊、MIG焊、TIG焊等各種歐標焊接資質證書18個,獲得國際焊接技師證書,成為鋁合金焊接方面的專家。

    2000年,浦鎮公司與法國阿爾斯通合作承接上海城市軌道項目,她被公司選派去法國學習。聽説派了個女人來學電焊,法方專家連連搖頭。浦鎮公司反復交涉後法方才勉強同意。在考核“側墻”焊接技術時,有位法國焊工表示難度太大,不能完成。孫景南見狀大聲説:“他不行,我行!”考核一結束,現場的法國專家就向孫景南豎起大拇指:“非常漂亮,非常完美!”

    作為技能工人代表,孫景南此次的兩會建議也離不開本行:“還是聚焦高技能人才培養這一方面。中國的智能制造急需大量高素質的技術工人。國家也出臺了很多鼓勵技能成才的政策,但要讓這種意識深入人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快遞大姐:獨自開車扛大件

    3月7日清晨,久違的陽光露出了笑臉,“快遞大姐”支桂紅開著送貨車在高淳村鎮上穿梭著。破舊的面包車在這位“快樂司機”的駕馭下,似乎也變得活力十足,在鄉間小道上歡欣奔跑著。

    見到支桂紅的一瞬間,記者很難相信眼前這位皮膚白皙、身材勻稱的漂亮大姐居然是一位快遞員。在男性世界摸爬滾打14年的支桂紅,愛美、愛養生。“剛幹快遞那幾年,我皮膚又黑又糙,後來經濟條件好些了,我也注重美容了。那時候,大家都叫我物流‘一枝花’。”

    這個綽號有兩層涵義,一是支桂紅真的又美又有活力;二來她是當時蘇寧物流唯一獨自開車、扛家電運送大件貨物的女員工。雖然是唯一的女性,支桂紅幹起活來卻毫不含糊,跟男員工一樣參與排班配送。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一個人開著大貨車送家電,冰箱、洗衣機直接往肩上扛。有一次,恰逢商家搞以舊換新,一位家住4樓的顧客訂了一臺三匹空調。“三匹的外機,有上百斤重。我把新外機背上4樓,已經精疲力盡了,還要把舊外機背下來。下到二樓,肩膀一松,突然撕裂一般疼痛。回去一查,肩膀已經嚴重扭傷了。”

    現在支桂紅不送大件了,改送鄉鎮快遞,但也不輕松:鄉鎮用戶住得分散,有時候一個巴掌大的小包裹,要跑上十幾公裏。有一個酷暑天的中午,車突然沒油了。支桂紅翻遍口袋,只找到22元錢。她到加油站買了柴油,沒錢打車,她拎著重重的油桶、頂著火辣辣的太陽,步行三公裏才走到車邊。支桂紅説,她也曾無數次産生放棄的念頭,但最終都堅持下來了。

    支桂紅還是南京市首位捐贈造血幹細胞的外來務工人員。2010年9月,支桂紅接到紅十字會打來的電話,説她的骨髓和天津一位小夥配對成功。那時,正是蘇寧電器“以舊換新”的高峰期,物流配送業務繁忙,收入也水漲船高。若捐贈骨髓,幾個月不能幹體力活,起碼要損失兩三萬。但支桂紅二話沒説,捐贈出自己的造血幹細胞,還將積攢下來的5000元錢塞給那位受救助的小夥子:“錢可以再賺,救命一刻都不能等!”

    女舞龍隊長:白天刷漆晚上舞龍

    3月6日上午10點多,揚州市江都區吳橋鎮政府門前廣場上,吳橋民間藝術團女子舞龍隊隊長倪梅換好演出服後,湊到電動車後視鏡前整了整頭飾。當她高舉龍頭,換裝完畢的隊員們迅速跟上,廣場上立即騰飛起一條神氣活現的金龍。

    伴著歡快樂曲,一顆龍珠歡蹦亂跳。緊隨其後,九節身子的金龍,時而騰空躍起,時而貼地嬉戲。盤旋起伏之間,龍門、龍舟、荷花等造型一一亮相。記者拿著相機拍視頻,感覺手都拍酸了。拍完一看,這條龍舞了6分54秒。如此長的樂曲,舉著幾十斤的金龍滿場奔跑,10位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姐妹著實不易。

    舞龍,屬于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吳橋社火”的一項內容。2011年8月吳橋鎮成立舞龍隊時,因男子多在外地打工,索性招女隊員。姐妹們跟著南京理工大學的教練學了幾次,連續練習48個晚上,從零基礎起步到能把龍舞得像模像樣。自那時起,倪梅白天做油漆工,晚上便多了個重要活動——舞龍。

    2016年倪梅當上舞龍隊隊長。這支江都地區唯一的女子舞龍隊,漸漸地能讓金龍變幻出20多個造型,長期參與吳橋鎮文化志願者協會組織的“歡樂村村行”等公益活動,還到南京等地進行文化交流,並在裏下河地區舞龍邀請賽等比賽中摘得獎項。舞龍隊的名氣越來越大,去年參加20多場演出。

    給別人送去快樂,自己也收獲快樂。開煙花爆竹店的吳秀、廚師潘亞平、車間主任陸菊華、當過幼兒教師的彭晉雲……女子舞龍隊舞出了龍的氣勢、婦女的風貌、文化志願者的精神。

    吳橋鎮文化志願者協會會長張正才告訴記者,作為“省優秀志願服務組織”,協會吸引了500多名注冊志願者,其中400多名為女性。像倪梅一樣的女志願者們,扎根鄉土,從民間文化、服務他人中獲得豐潤的人生。(唐悅 黃紅芳 劉霞 徐冠英 宋金萍 李歡 陳銘禮)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于蕾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4206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