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建好“第二家園”,讓老人體面老去

2019年03月04日 08:21:26 來源: 新華日報

    2019年是改革再出發元年。以黨的領導為根本,以解放思想為先導,以創新驅動為引擎,以人民滿意為目標,南京踏上了改革發展新徵程。今起,南京市委改革辦與新華日報社南京分社共同推出“創新南京 改革先行”欄目,聚焦南京的創新舉措和鮮活實踐,圍繞改革中的關鍵詞,以來自基層一線的生動案例,展現這座城市改革再出發的勇氣與智慧、探索與追求。

    本期關鍵詞: 養老院

    143萬老年人口,超過15萬的空巢、獨居老人,超過20萬的失能、半失能老人……作為全國較早進入老齡化社會的城市,南京是全國養老服務業及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兩項綜合改革試點城市。養老院是一座城市的測溫計,南京多措並舉確保老人養老“托底需求有保障、社會需求有選擇、個性需求有承接”。目前,南京共有261家養老院,千人養老床位增加到39.7張,越來越多的老人,找到屬于他們的第二家園。

    破解“床位荒”,把養老院搬回家

    2月28日上午10點,推開定淮門大街逸沁園小區劉永德老人的家門,居家護理員王芳已經忙碌了近一個小時。屋子裏整整齊齊,地板一塵不染, 86歲的劉永德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因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之前劉永德的生活起居全部落到了老伴侯書敏身上。去年,家人與朗詩·常青藤簽下協議,劉永德家成為鼓樓區3000個家庭養老床位之一。按照協議,企業每個工作日將為老人提供一小時的服務,或是居家護理員上門進行家政服務,或是社工陪老人聊天解悶,如果有需要,康復師還可上門按摩護理。“真的幫我解決了大問題!”侯書敏説,“老頭這個樣子,一步都離不開人,有了她們,我現在也能出去買個菜,取個藥了……”

    寸土寸金的主城區用房用地稀缺,養老機構“一床難求”,是城市的普遍難題。為解決主城區多年的“床位荒”,南京鼓樓區2018年開始探索居家養老2.0版——家庭養老床位,按照普通養老機構的服務標準,由養老服務機構為居家老人提供家庭床位,讓老人足不出戶享受專業照護。

    鼓樓區民政局規定,每個家庭養老床位,必須配備智能攝像頭、智能床墊、緊急呼叫係統,煙感報警係統、漏水報警係統、紅外線監控和衛生間適老化改造,這套“標配”,成本大約3000元。鼓樓區瀚瑞老年人服務中心院長梁飛介紹,去年,一位老人在家中摔倒,幸虧緊急呼叫器就在老人附近,接報後服務中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聯係120將老人送去醫院。瀚瑞老年人服務中心具備醫療資質,提供輸液、護理、康復等專業服務,費用也遠比進養老院少,已有周邊7個街道的500位老人簽約家庭養老床位服務。

    鼓樓首批2500張家庭養老床位配備的智能設施費用均由政府承擔,對面向半失能老人提供家庭床位的社區居家養老中心,財政提供480元/人/月的運營補貼,失能老人為720元/人/月。“家庭養老床位,既能克服養老用地緊張,又能實現養老床位持續增長,有效破解中心城區養老服務發展空間不足的‘先天缺陷’。”鼓樓區民政局副局長陳昕説。

    供給“多元化”,讓老百姓各取所需

    過去一年,南京新增養老院33家,總數達到261家,既有服務高端人群的國際品牌,也有滿足大眾養老需求的普通機構,更有因地制宜的嵌入式養老院。

    精致愜意的私人臥房,明亮通透的湖景套間,隨處可見的休憩小站,舒適專業的SPA水療空間,輕松愉悅的KTV空間……位于棲霞區的歐葆庭仙林國際頤養中心,是目前中國最高端的養老服務機構。目前有豪華客房111個,140個床位。負責人邢姍姍介紹,入住的老人平均年齡在85歲左右,大部分是失能、半失能及失智老人。盡管收費是普通養老院的好幾倍,但入住率卻不低。

    鼓樓區姜圩路的康壽老年公寓,則是另一派景象。這家由企業辦公室改造而成的迷你養老院,兩層樓加起來只有1000平方米共有70個床位。盡管面積不大,但洗浴室、醫務室、助餐室、活動室一應俱全,價格最低的床位只需2800元一個月。“周邊小區整體收入偏低,特別需要我們這種性價比高的小型養老院。”從事養老行業十多年的院長郭小迅説,雖然價格便宜,但服務質量並不差,春節期間,在老年公寓短托的邢玉峰奶奶,對這裏的服務特別滿意,果斷轉成了長托。

    目前,南京入住養老院自理老人繳費平均2357元/月、半失能老人2949元/月、失能老人3523元/月,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3489元/月,支出處在相對合理區間。

    擰緊“政策閥”,將配套畫進規劃圖

    2月28日上午10點,家住雨花臺區梅苑新村的杜建萍到家門口的菜場買完菜,再穿過一條馬路,就進了南山護理院,她每天都來這看望94歲的老母親楊進英。去年9月,看到家門口有了護理院,杜建萍就把母親送來試試。沒想到,得到專業護理的母親,才半年就從奄奄一息變得充滿生機。“離家人近,能得到專業照料,以後也想這樣養老。”杜建萍説。

    在家人的陪伴中老去,是絕大多數老人的念想。南山護理院周邊有多個小區,原先並無養老機構,善水灣小區建設時,按規劃要求,要配建1700平方米的養老設施,這就有了南山護理院。為了在城市空間上保證養老設施落地,2015年南京出臺公共設施配套規劃標準,把全市公共設施配套分成市級與地區級、居住社區級和基層社區級三級,每一級都要求配建養老設施。南京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處處長周新華介紹,南京所有商品房地塊在規劃時即要求配建相應養老設施,民政部門參與小區規劃審核、質量監督和小區驗收,凡是養老設施達不到要求的,民政局一票否決,從制度和機制上保證養老設施配備到位。

    除了新樓盤的強制性配建,南京還出臺了鼓勵利用低效土地辦養老院的政策。 南京東方頤年養老服務有限公司運營的9家養老機構中,有4家來自城市低效空間的改造。總經理朱咏田介紹,去年開始運營的聚寶山頤養中心,就是由公園一處配套設施改造而來,設置了200張床位,而江寧,江北也有利用低效的科研辦公樓宇和社區用房改造養老院的案例。(盛文虎 王盛方 張 程)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87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