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緣何要去秦淮河畔“湊熱鬧”?
2019-02-20 15:00 來源: 新華網

    滿城燈火耀街紅,弦管笙歌到處同,真是升平良夜景,萬家樓閣月明中。

    從春節到元宵節,南京秦淮河畔總會挂起紅彤彤、明晃晃的彩燈,精巧玲瓏的盞盞燈火于風中明艷招展、顧盼生姿。這流傳了1700多年的“秦淮燈會”,至今仍牢牢佔據著南京人內心深處最依戀的年味情節。

    就像北方人過年要吃餃子,南京人過年就必須要“去夫子廟逛花燈”。雖然嘴上説著“看‘人從眾’有什麼意思”,身體卻依然很誠實地止不住往夫子廟挪。元宵節這一天景區限流,成功預約賞燈的不少市民趁著夜色尚未降臨就已迫不及待——瞻園路東段數百米的長街上,扎花燈的攤位前永遠人頭涌動。

    這些手藝人辛苦籌備近半年的玲瓏作品,會在過年的這半個月內集體精彩亮相:豎著精致花瓣翹著蓬松蓮藕的荷花燈,永遠是傳統與經典的樣式,它象徵著圓滿與祥和,是新春佳節裏寓意美好的圖騰,佔據著百米花燈長街的靈魂C位。

    而生肖燈,則是每年多家“×氏花燈”自由發揮的創作領域,何況“豬”這個福源滾滾的六畜之首,更是給了民間扎燈藝人們數不盡的藝術空間。在這裏,披著七彩流光的文藝豬,套著福襖子的吉祥豬,花鳥紋的象形豬紛紛比起了美。尤其是頂著金元寶的土豪豬,將富貴身家展露無遺。當然,一個“啥是佩奇”的經典問題沒有難住花燈藝人,動畫片裏的二維佩奇在竹篾的支撐和彩紙的包裹下瞬間“3D”了起來。造型蠢萌了些,“佩奇們”卻精神抖擻,拱著圓滾滾的柱形鼻頭,倣佛爭相對十歲以下的小朋友們説“買我!買我!”。

    這時候,有些“老南京”會開始回憶,小時候來夫子廟,纏著父母買一個花燈不過十塊錢,現在的“金豬燈”已經“飚價”到65元。回想到這裏,思路被孩子咿咿呀呀的撒嬌打斷,在嘗試還價卻並沒有得到允準後,依然樂呵呵掏出手機掃了二維碼付錢。

    也有50多歲的女兒挽著近80歲的母親,在花燈上街上留影合照:“媽媽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我小的時候,媽媽會帶我來夫子廟買花燈、看花燈;現在的每一年,我也會帶我的孩子來這裏走一走,轉一轉”。

    “不買花燈,好像元宵節就不完整了”。這次,母女倆又挑了一盞傳統荷花燈,心滿意足地笑了。

    街邊,買糖畫的藝人小勺一揮,又給紅火火的年味裏加了一點甜。“老太疊元宵”的攤位前,裏三層外三層的人要嘗一口象徵團圓的甜蜜。在南京生活的男女老少,誰又不曾沉醉在這樣一個燈火璀璨、熱鬧非凡的夫子廟裏呢?

    隨著夜幕徐徐降臨,南京夫子廟燈會的人流量也越攀越高,市民、遊客紛紛涌入夫子廟廣場中心觀賞花燈。在這裏,人擠人看燈會也逐漸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氛圍,大把的人群穿梭在流光溢彩的燈海裏。五彩的花燈不僅扮靚了夜空,更讓豬年新春充滿喜氣。各種造型栩栩如生的彩燈,勾勒出秦淮河畔婉約嫵媚的動人畫卷。乘著畫舫夜遊,伴著槳聲燈影,連天的花燈將眼前天水串成一條斑斕的項鏈,璀璨河燈融合著光影輝映,將元宵之夜點亮。

    在路口、街邊、商店前,還有一群人無心觀燈——這些民警、消防員隨處可尋,他們正嚴陣以待,忙著排查、巡防、疏導,準備迎接觀燈“大軍”。

    往年,元宵節燈會期間,夫子廟景區日均客流量均超50萬人。今年雖然採取了“網絡預約參觀”的方式限制人流,但安保力量毫無松懈。 從5日起,30名消防特勤走上一線,開展網格化巡防工作。不少“黑科技”還在看不見的角落默默“打好輔助”,比如大成殿門前的“火眼”探頭,可以通過對色彩等對比以及煙霧等作出分析,識別火情並發出警報。它們與“消管通數據秦淮雲平臺”連接,全天候自動監測、分析、預警火情。

    為什麼人群摩肩擦踵得擁擠,也要看燈會?為什麼家裏的小花燈排成排,今年還要掃貨“最新款”?也許圖的就是點亮心中一團祝福的火。年年歲歲燈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對自己有熱愛,對團圓有向往,對生活有希望,這種熱鬧,要湊。(魏薇/文 李澤睿 席航飛 /攝像後期)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