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五光十色、熠熠生輝 快來了解下秦淮燈會的“前世今生”

2019年02月18日 10:42:22 來源: 金陵晚報

    “元宵節”又稱“燈節”,始于漢初,盛于唐宋,明清至今,秦淮燈會甲天下。而從上世紀80年代恢復的秦淮燈會更是登峰造極,它與哈爾濱冰雕、濰坊風箏合稱為我國三大民間藝術奇觀,並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因而為世人所注目。下面筆者就來韶韶“秦淮燈會”的“前世今生”吧!

    元宵節始于漢初

    農歷正月十五夜,叫做“元宵”,也叫“元夕”,又稱“燈節”。它起源于佛教,《涅槃經》雲:“如來闍維訖,收舍利罌,置金床上,天人散花奏樂,繞城步步燃燈十二裏。”《西域記》曰:“摩竭陁國,正月十五日,僧俗雲集,觀佛舍利,放光雨花。”中國則在漢初始有“元宵節”之設,漢武帝在創制《太初歷》時,將正月十五正式定為元宵節。每逢這一天,皇宮裏所有燈盞都要大放光明,因此又稱這一天為“燈節”。不過它局限于深宮禁苑。漢明帝時,曾通令全國于農歷正月十五燃燈,後逐漸形成定俗。

    迨至唐睿宗文明二年,正月十五、十六、十七夜,于京師安福門外作燈輪高20丈,衣以錦綺,飾以金銀,燃5萬盞燈,簇之如花樹。唐玄宗時,每逢元宵節,在宮中大陳燈彩,用絹絲作燈樓20間,高150丈,上面懸挂珠玉金銀的穗墜,微風拂過,金玉交響。

    到了宋代,元宵節更為人們所重視。《東京夢華錄》雲:元宵節,京城坊巷,“各以竹竿出燈球于半空,遠近高低,若飛星然。”《宣和遺事》中亦雲:“京城民有似雲浪,盡頭上帶著玉梅、雪柳、鬧娥兒,直到鰲山下看燈。”這反映了宋代人們是把元宵節視為一年中的最佳節日。這時,文人以元宵(元夕)入詞者脫口而出。其中最負盛名的有歐陽修的《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外,如李清照的《永遇樂》、周邦彥的《解語花·上元》、吳文英的《元夕·三首》、劉克莊的《生查子·元夕戲陳敬叟》等。也都是膾炙人口的“元夕”詞。

    秦淮燈會甲天下

    明時,元宵燈節的中心逐漸由北宋的開封和南宋的臨安向金陵轉移。因此,明清兩朝,元宵燈節盛況不減唐宋。自朱元璋定鼎金陵後,索性把民間習俗正月十三上燈改為初八上燈,而且要求軍民以此同樂。當時的燈節在午門(即今俗稱之午朝門)前舉行,盛況空前。尤其是“鰲山萬歲燈”以千百種幾萬盞燈疊為山形,中間用五色玉柵簇成“皇帝萬歲”四個大字。燈光四射,熠熠生輝,燦若繁星。

    清代中葉,南京燈市主要集中在笪橋和評事街一帶。據甘熙《白下瑣言》中雲:“笪橋燈市,由來已久,正月初魚龍雜沓,有銀花火樹之觀,然皆剪紙為之,若彩帛燈,則在評事街一帶,五光十色,尤為冠絕。”

    晚清時,笪橋燈市逐漸南徙至夫子廟一帶。據陳作霖《運瀆橋道小志》中雲:“笪橋市,橋南舊有曠地一區,燈市之所萃也。上元月夜,曼絎魚龍,光迸星芒,目不給賞。今地變市廛,而貰燈者亦而南矣。”從此,夫子廟燈市大放異彩。在眾多的燈會中,以上新河徽州木商的燈會最為有名,爭奇鬥艷,還周遊城裏,時稱“徽州燈”。燈內有紙扎的戲臺,安置了一些人物,用機關牽動,萬人圍觀。通衢要道,架設松棚,棚中奏樂,棚上下四旁綴著華麗的大燈,滿街燈火,處處笙歌。後來,由于朝代更替以及日軍入侵南京,夫子廟燈市時興時衰。但只要市面一旦平穩,人們觀燈的熱情絲毫不減。

    1949年以後,夫子廟每年元宵節前後仍有“燈市”舉行,規模有大有小。然而這一盛會在“十年動亂”中又被中斷,直至1985年才得以恢復,到今年已是30多屆了。每屆燈會,大都以該年的“幹支”為主要特徵。現在,金陵秦淮元宵燈會與哈爾濱冰雕、濰坊風箏並稱為我國三大民間藝術奇觀,並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紅樓夢》裏“慶元宵”

    值得一提的是,金陵燈彩還作為“原型”寫入了《紅樓夢》即《金陵十二釵》之中。該書寫元宵共有三次,一次是第一回,“士隱見女兒生得粉粧玉琢,乖覺可喜。便伸手接來抱在懷內,逗他頑耍一回,又帶至街前,看過會的熱鬧”。文中的“過會”即是元宵節的活動之一。“真是閒處光陰易過,倏忽又是元宵節矣。士隱命家人霍啟抱了英蓮看社火花燈。半夜中,霍啟因要小解,便將英蓮放在一家門檻上坐著。待他小解完了來抱時,哪有英蓮的蹤影?”“社火”又作“射虎”,也是慶祝元宵節的娛樂活動。書中描述上述之事,發生地在姑蘇(蘇州)城外十裏街仁清巷,而批書人脂硯齋在“姑蘇”二字旁批雲:“是金陵”。至于下面描寫的“慶元宵”事都是發生在賈府之內。

    一次是第五十三回“榮國府元宵開夜宴”;“早又元宵將近,寧榮二府皆張燈結彩。至十五日之夕,賈母便在大花廳上命擺幾席酒,定一班小戲,滿挂各色佳燈,帶領榮寧二府各子侄孫男孫媳等家宴。”另一次是第十八回“賈元春歸省慶元宵”,元妃于元宵節省親回府,在園中看到清流一帶,“兩邊石欄上,皆係水晶玻璃各色風燈,點的如銀花雪浪,上面柳杏諸樹雖無花葉。然皆用通草綢綾紙絹依勢做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懸燈數盞,更兼池中荷荇鳧鷺之屬,亦皆係螺蚌羽毛之類作就的,諸燈上下爭輝,真是玻璃世界,珠寶乾坤。”元妃這次“省親”,據脂硯齋批雲:“借省親事寫南巡,出脫心中多少憶惜(昔)感今。”從而使我們得知,“元妃省親”是以康熙南巡到江寧即今南京的故事為原型。據張英《南巡扈從紀略》中雲:康熙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九日,皇帝至秦淮河文德橋時,巷陌皆有鼓吹,上命停之,遂登舟,命予輩亦登舟,時兩岸河房觀者萬人。上舟至,則跪幹檻內,人家皆結彩張燈焚香。舟過往返將一裏許,復登岸,上顧謂總督曰:“此無乃煩擾百姓。”對曰:“秦淮風俗舊來如此,彼聞駕至,皆歡喜鼓舞,雖禁之亦不能也。”再説《紅樓夢》中第二回明確指出:“那日進了石頭城,從他老宅門前經過,街東是寧國府,街西是榮國府。二宅相連,竟將大半條街佔了。”這説明《紅樓夢》中的賈府在金陵石頭城內。因此《紅樓夢》中所寫的“慶元宵”實際上是南京的風俗也。(嚴中)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4129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