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精神科病房裏的別樣春節
2019-02-06 08:50 來源: 新華網

    新春一早,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科618區的護士長張麗與同事一起,在病區各個角落裏貼上了春聯與福字,就連護士站的桌面上,也放上幾只頗為可愛的小金豬。紅色,讓這個接收醫治男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病房,頓生新年輕快愉悅的氣氛。

    “謝謝醫生們,謝謝護士們!”一手牽著兒子小川(化名),一手拉著張麗,眼角閃爍著點點淚花。經過治療,小川的精神狀態有所好轉,今天,王女士特來辦理請假出院,接兒子回家團聚。臨別之時,張麗與小川拉著勾勾:“回去一定不能忘記按時吃藥,知道嗎”,沉默的小川點點頭,報以靦腆的微笑。

    有人走,也有人來。剛辦完了出院手續,公安民警又送來一位病人。原來,這位病人因為長期斷藥,舊疾發作。年邁的老父無法約束,只能通過報警,把兒子送來醫院。“即便是春節,每天依然有新的病人,病房也基本在飽和狀態。”張麗告訴我們,這個春節,僅618病區,仍有20多名男性病人留院治療,因為患者總需要照顧,春節和平時一樣不能松懈,醫護人員交班輪替,大部分人只能休息1-2天。

    這一天的工作安排依然緊張。對于張麗等精神科護士來説,每天唯一不變的就是忙,忙著護理,也忙著觀察。早晨6點,幫助患者起床,督促洗漱,整理被褥;6點30分,早餐,8點30分,趁著病人前去治療,她們還要一一巡房,檢查每間病房各個角落裏是否出現如剪刀、塑料袋、罐頭等限制物品。

    10點30分,藥房送來為每一位病人配制好的藥片。經由護士們二次檢查確認無誤後,護士們會推車給病人喂藥。每一位病人服藥後,男護士趙越會請他們再張開嘴,抬起舌頭。有些病人“調皮”起來,會把藥片吐掉或藏在舌根裏。有時候,趙越會故作生氣,繼續監督,直到確認藥片確實被他們乖乖吞下了肚子。

    11點,正午的陽光照亮南京城鬧市區的繁華與喧鬧,透過玻璃,陽光將一朵朵紅色的窗花曬得發亮。“開飯了,開飯了!”領好各自的午餐,患者們不能回房間吃飯,必須集中在餐廳用餐。此時,所有醫師和護士都要到場,因為這是觀察病情最佳的時機。

    看到阿洛(化名)久久不肯拿起勺子,張麗輕輕走到他身邊。原來,阿洛總會産生自己雙目失明的幻覺,張麗耐心地牽起他的右手,握住飯勺,一口一口幫他舀起,引導進餐。“用餐的細節會體現康復的狀態。”張麗説,比如躁狂症患者進食較快,這時候就要仔細觀察,防治噎食發生。

    “在這裏,很多患者都無法完成正常的生活起居,甚至連簡單的洗臉刷牙都不會。”張麗説,剛來醫院的時候,很多患者沒有生活常識,他們要從最簡單的吃飯、洗臉、上廁所等教起。有的人一直學不會,就需要護士們一直幫他做,有的人會做但做不好,護士們便需要反復強調。

    等到患者用餐完畢,盡數回房午休,醫護人員們才能打開早已不再溫熱的盒飯填飽肚子。“三餐很難準時,而且吃飯時一旦發生緊急情況,我們就要立刻飛奔過去”。

    所謂的“緊急情況”,幾乎每一位醫護人員都曾經歷過。面對病人,他們盡所有的耐心;面對家人,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報喜不報憂”。獨自承受委屈的勇氣,來源于對護理精神疾病患者這份工作的理解。“當面對需要幫助的人,你不會産生嫌棄的心理,相反,我願意盡力而為。我們可能在家裏面是父母疼愛的小女兒,但是到了這邊,我們就需要強大起來,我們要保護他們”。

    下午2點,是患者們的文娛時間。做操、寫書法、養花草都是大家夥喜歡的活動。雖然有些字歪歪扭扭,卻也是患者們用心的一筆一劃。他們寫下“新年快樂”,還有人寫著“想回家”。其實,這裏大部分患者都有過年的意識,他們也想念親人,卻由于病情或其他難以言説的原因,春節不得不留在醫院。

    這其中,有一個人寫得一手漂亮的好字,他叫大偉(化名)。曾經因為過度飲酒造成精神受損的他,易怒暴躁,但大偉恢復得很好,已經是病區患者中的組長。平日,看見醫護人員忙不過來,他會搭把手;對新來的病友,他也會力所能及地多加照顧。

    “你今年就能出院了,知道不?”張麗向大偉通報了好消息。

    “真好!真好!”大偉一邊打理花草,一邊樂呵呵笑開了花。

    “等你出了院,你栽的這盆草就給你帶回去。”

    “好!好!這樣太好了!”

    大偉渴盼回家,但張麗和大偉都知道,出了院的大偉,還要面對更多人生的挑戰:因為患病,大偉一直沒有成家,親人也離他遠去。幫助大偉回家,成為張麗的心頭事。在過去的半年裏,她和院方一直努力聯係大偉所在的社區,有社區的看顧,張麗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

    “回家後不要喝酒了。”

    “哎呀,説不想喝是假的。但我不會再碰酒了,我不想回到以前了。”

    18歲就來到南京腦科醫院工作的張麗,在踏入崗位前,對于護理精神疾病患者,她也心存猶豫,甚至恐懼。今天,已經在崗位上奉獻了30個年頭的她,卻把這份工作看成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

    想到大偉過不了多久就要走,她和其他護士早早為大偉準備了新衣裳和一些生活用品。“送每一位病人離開,我都希望他們以後開開心心,與家人團聚。我最最切身的體會是,我希望他們不要再回來。所以,我從不和他們説‘再見’,我只説‘拜拜’。”

    醫者父母心。這個新年,被很多人視為“神秘地帶”的精神科病房裏,其實洋溢著很多溫暖,很多希望,很多祝福。(魏薇/文 施漢/後期)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