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圖片 專題 社會 體育 文化 教育 市縣 訪談
新華網 > > 正文

平昌冬奧會短道速滑冠軍武大靖江蘇訓練側記

2018年02月28日 16:00:03 來源: 新華網

    谷英鵬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到武大靖的畫面,那時他作為江蘇短道速滑隊的教練,千裏迢迢來到哈爾濱,“面試”這個11歲的孩子。冰雪是那塊版圖上每一個孩子童年的遊戲,幾乎鐫刻在與生俱來的基因裏。而這個孩子稍有不同,因為他把滑冰作為他人生的理想,為了這個理想,他選擇從此遠行。

    小小少年的千裏之行

    2006年5月,11歲的武大靖跨越1914公裏,坐了二十多小時的火車只身來到南京,加入江蘇省短道速滑隊。與他一起生活訓練的是13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孩子,韓雨桐也在其中,她在本屆平昌冬奧會上作為主力隊員出戰,在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預賽中以小組第一的成績晉級,最終在決賽中獲得本項目第九名。

前排左一韓雨桐,右二武大靖。

    當時住宿條件比較艱苦,由于訓練場地在奧體中心,訓練隊就在附近小區租了兩套房子,四五個人一個房間,聘請兩個廚師燒飯。生活環境的適應不算什麼,小隊員們來自各地,小小年紀驟然離家,依戀和想念啃噬著他們的心,教練和工作人員每天全方位關注著他們的吃住行以及心理狀態,又是師長又當家長。

    短道速滑是對抗性較強的一項運動,孩子們年紀還小,谷教練就要在思想上不斷強化灌輸,讓他們領悟這項運動的魅力和挑戰,讓他們明白他們是在與時間抗衡,用速度展示力量和智慧。

    那時誰都不會想到那麼遠,孩子們走向世界的路由此啟程。“但我覺得武大靖早已把目光放得遠大,因為從那時的訓練生活中就能感受到他是一個想法特別長遠的孩子,他從不考慮一時的比賽結果,只考慮自己付出了多少,是否盡全力,他把過程看得很重要。”谷教練的話印證了今天的武大靖風格的來處。

    冰上少年的赤子之心

    當時的小隊員中,女孩們的成績比男孩們好,韓雨桐那時已經拿到全國青少年錦標賽的冠軍了。相比之下,武大靖短道速滑的起點並不是很高,他絕非天賦異稟,更多是靠後天努力。

    “他聰明、刻苦,對短道速滑的技戰術悟性很強。”在谷教練眼中,那時的武大靖已經成長為一個心理素質和上進心遠超同齡人甚至成年組的優秀運動員了。

    在賽場上,他初露王者風范。短道速滑項目規律是可以靠團隊協作打贏比賽,在江蘇青少年男隊整體實力較弱的情況下,武大靖總是勇敢衝在最前方,以一己之力挽狂瀾于既倒。谷教練提及他印象很深的2009年全國青少年錦標賽上,進入1500米決賽的有黑龍江兩人、吉林省三人、解放軍一人、江蘇一人,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武大靖單槍匹馬,突出重圍,為江蘇短道速滑隊奪得一枚寶貴的銀牌。

    這畫面是不是很熟悉,與他在冬奧會賽場上奪金那一瞬如此相似——這種風范始于少年,伴他一路前行。

    雖然江蘇短道速滑隊因為自身成績和客觀地域自然條件的限制,于2009年5月無奈解散,但武大靖一直堅定地走在短道速滑的路上。他也曾有過落寞甚至坎坷,也曾在給國家女隊當陪練的過程中品嘗過失落的滋味,但少年歲月沉淀下來的秉性讓他從不會在低谷中停留。從江蘇省隊到吉林省隊,從國家隊到世界各大頂尖賽事的領獎臺,直到平昌冬奧會上以39秒584的成績打破世界記錄並奪冠,武大靖從一名少年一路走來,站到了世界最高的領獎臺。

    從小小少年到體育偶像,我們的時代需要這樣的少年英雄。

    永不磨滅的冰上記憶

    武大靖與當年的隊友們有一個名叫“永遠江蘇隊”的微信群,冬奧會奪冠後,群裏沸騰了。有人翻出當年的老照片,大家絮絮回想當年一起訓練生活的點滴,歡笑坎坷,歷歷在目。當年的孩子們如今有人仍在冰上揮灑,有人轉去輪滑,有人繼續求學,有人選擇轉行——他們從人群中走來,又再次回到人群中去,但不變的是武大靖以及同他一樣熱愛冰雪的少年們,曾在煙雨江南播下過冰雪的種子。

江蘇短道速滑隊小隊員們合影

    他們的教練谷英鵬曾經也是一名優秀的短道速滑運動員,因為傷病選擇退役。他沒有回到家鄉黑龍江,而是來到江蘇做了一名短道速滑教練,在他看來,自然條件的局限也意味著發展潛力的無限,他想尋找一塊嶄新的凈土,發揮他的專業,培養優秀的運動員。江蘇短道速滑隊解散後,他轉崗到省體育局訓練中心成為一名後勤行政人員,但每逢重要比賽,他都會趕去各地現場觀看,一方面他始終關注著曾經帶過的隊員們,另一方面速滑運動已經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無法從他的生活中剝離。

江蘇短道速滑隊全體隊員合影

    “從隊伍解散到現在,十年了,我從沒放棄再次成為教練的夢想。看了武大靖冬奧會的比賽,我自己也非常激動,他在四輪比賽中連續兩輪打破世界紀錄,這是他自身實力的巔峰體現,他不斷自我突破的激情也帶動了我,我就在想,隨著江蘇冰雪項目的崛起,如果我能再回到教練員崗位上,我還要全力以赴為江蘇培養更多像武大靖一樣有理想的運動員。”谷教練情真意切的表達,聞者動容。

    短道速滑等眾多冰雪項目對氣候和地理環境要求較高,我國只有東三省具備這樣的先天條件,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青少年短道速滑等冰雪項目的發展,使自然稟賦匱乏的南方省份一度陷入發展的瓶頸。

    為響應中國奧委會“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計劃,對接“北冰南擴”戰略,江蘇省冰雪競技運動正在積極對接國家冰雪運動發展,尤其冰上項目發展迅速,已經組建了單板滑雪隊,並成立了全國首支速滑兩棲運動隊,開始實施“輪(滑)轉(滑)冰”計劃,本次平昌冬奧會速度滑冰女子集體出發決賽中,江蘇健兒郭丹第五個衝過終點線,這是全國首支速滑兩棲運動隊自2016年成立以來,第一次有選手站在奧運賽場上。

    目前,江蘇計劃組建冰球和冰壺隊,進一步推進冰上運動開展。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江蘇省體育局與南京體育學院共同簽署了《2022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江蘇省和南京體育學院納入我國冬季項目發展布局。

    目前,江蘇開展冰雪運動的地域不斷擴展,活動類型日益豐富,參與人數迅速增加,覆蓋人群范圍逐漸擴大,群眾參與冰雪的熱情極高,校園冰雪校本課程不斷涌現,促進了青少年冰雪人口的急劇增長。在2018年體育消費券發放期間,江蘇省體育局與中國銀聯及2022年北京冬奧會主辦地張家口市合作,向江蘇冰雪愛好者發放“全民健身(冰雪)公共積分”補貼,江蘇冰雪愛好者可以在幾十家定點冰雪場地直接支付使用。同時江蘇省上市企業國旅結合此次活動,同步推出張家口冰雪旅遊線路,並向江蘇冰雪愛好者捐贈500萬元冰雪權益紅包。

    這個冬天,江蘇的冰雪愛好者們切實享受到了冰雪運動帶來的實惠與快樂,南方孩子們的童年裏也有了跟冰雪有關的記憶。正如江蘇省體育局局長陳剛早在2016年江蘇冰雪嘉年華上對孩子們説的:“我們要讓我們的孩子不只冬天到臺北去看雨,還要到北方去玩雪。”

    體育強則少年強,少年強則國強。(耿雯)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于蕾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246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