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無私大愛感恩前行 記海口市基層禁毒工作者符良玲

2018-01-20 00:20   來源: 新華網海南頻道

   2018年1月19日,“中國網事·海航集團感動2017”年度網絡人物頒獎典禮在海口市舉行。現場除了為“2017年度十大網絡感動人物”頒獎外,還專門設置了一個環節——宣布“中國網事·海南好人 2017年度十大人物”評選結果。這十位海南好人,是2017年海南全省各地推薦,並通過網絡投票及專家評審選出的好人好事的代表。下面,就讓我們通過文字,觸摸他們的故事。


符良玲獲得榮譽證書。新華網發

    毒品,是一個令人恐懼的名詞,它在陰暗的角落伸出誘惑之手,將一個個原本青春鮮活的生命拉進了地獄。

    而海南省海口市美蘭區海甸街道禁毒辦副主任符良玲,卻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極度無助的吸毒人員重獲新生,用科學有效的“三個修復”幫助幫教人員找回尊嚴,用基層工作的點點滴滴傳遞了黨和政府的溫暖……

    “我天天都帶著感恩的心。”符良玲的話,道出了她的“秘訣”——心中有一份無私大愛,定能消融冰雪,讓陽光重現!

    “他們讓我很感動”

    符良玲,2011年來到海甸街道禁毒辦。符良玲回憶:“剛來就覺得工作量特別大。我要一人建一個檔,還要幫教、尿檢,解決各種問題。而且幫教對象很不配合,我們去接觸都被拒之門外,嚴重的甚至拿棍子打你,拿水潑你,拿刀威脅你。剛開始的時候也怕到哭,也想放棄過。”

    令符良玲堅持下來的,首先是丈夫和同事、領導們的鼓勵。“他們鼓勵我,要做就做到最好。”于是,符良玲採取了一些“笨辦法”,她留意海口市禁毒工作做得最好的單位,通過各種渠道去學習經驗,“然後強行逼自己用大腦去記。”通過慢慢學習,再結合海甸街道實際情況,做出相應的計劃和行動。“一年下來挺辛苦的,早上7點到辦公室,晚上9點10點才回家,吃飯洗澡又接著幹活了。加班到淩晨2、3點都非常正常。”第一年下來,符良玲成功幫扶了15個吸毒戒斷人員,她也收獲了經驗和信心。


符良玲(右二)向幫教對象送上生日祝福。新華網發

    而讓符良玲越做越有勁的,竟然是幫教對象給她帶來的感動。符良玲並不諱言,一開始也是帶著疑慮與幫教人員接觸的。但是後來發現,他們不是想象中很壞很讓人討厭的,反而內心深處很善良。“他們大部分都是誤吸了毒品,當知道危害後,也想戒斷。但是此時,家人也不信任,社會上也排斥,公安也在抓捕打擊。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説,就像老鼠,恨不得有個洞鑽進去,能死掉是最好的。”

    而一旦接納了幫扶,他們都異常努力和堅強。符良玲介紹,一位幫教人員是獨生子,父親癱瘓十幾年,母親沒工作。他白天要伺候爸爸,晚上等爸爸睡了,去抓魚謀生,每天只有3個小時睡眠時間。另外一個幫教人員,一家七口靠他一人養活,兩個孩子還要上學。他憑自己的勤奮努力,從服務員幹起,成為了廚師,孩子成績也很好,終于改變了家庭的命運。“他們能掙扎著站起來,頂著巨大的壓力生存,多堅強啊!這難道不讓人感動和佩服嗎?”

    出于對符良玲的感激和信任,許多幫教對象還當起了志願者,主動帶禁毒專員排查吸毒人員,幫助尋找住所,協調溝通,現身説法,為符良玲和她的團隊工作打開了局面。

    “幫教人員都這麼支持我的工作,我更要為他們服務,把我的愛奉獻得更多。”符良玲説。2011年底,海甸街道就摘下了“重災區”的帽子,2012年被評上海口市禁毒先進,之後的每一年都上了光榮榜。

    科學幫教 “三個修復”

    與符良玲交談,會發現她是一個很細膩的人。符良玲很善于站在幫教對象的立場上,感受對方的痛苦、無奈與無助。

    符良玲介紹,很多人其實是誤吸了毒品的。“有的是好奇,有的是好強。都是獨生子多,覺得吸毒是一種攀比,講義氣。就像吸煙那樣,買一包來你吸一支我吸一支,買一克來我吸一口你吸一口,當做請個客這樣。”而另外還有一小部分,甚至是因為身體有病,聽説吸毒可以治病。“牙痛、肚子疼,甚至為了減肥,誤認為(毒品)是一種藥物。”符良玲説。

    而認識到危害後,不僅是毒癮難以擺脫,更重要的是心理上已經自卑到極點,導致了吸毒人員對生活絕望,反復復吸。

    符良玲緊緊抓住“心理康復”這一關鍵點。“我們就進行心理輔導,法律知識教育。如果家裏人不接納,我們還到幫教人員家中去進行家庭修復,教他們如何在相處中溝通。過去的事翻過一頁,對他們(幫教人員)要點讚,給他一點力量!”

    符良玲在禁毒工作中,提倡心理修復、家庭修復和社會修復三個環節。“三個修復連接起來,可以讓一個人完全站起來!”符良玲解釋,如果只有家庭力量沒有政府介入,幫教人員會感覺,回到家爸媽鼓勵一下,出去還是沒臉見人,而且仍然沒有工作,無法生活。所以政府這一塊也要著手,心理問題解決了,就業問題政府來解決。

    “我們的宗旨是,只要不吸毒,一切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符良玲和她的禁毒專員團隊們,為幫教人員積極安排就業,通過工作,找到自我。“有經濟收入,可以買東西送給爸媽、老婆孩子,表達感情,表達自己的歉疚。讓他們感覺到我也是人,我也有能力。當家人對他們感謝時,他們的眼睛發亮,充滿了正能量。”符良玲笑著説。


符良玲(右二)與幫教人員談心。新華網發

    人不是為自己活著

    符良玲在聊天中,多次提及自己的家庭。“爸媽從小就教育我們,多去關愛別人,人不是為自己活著。當要走的時候,應該捫心自問,這輩子走過來付出了什麼,為社會和需要幫助的人做了點什麼?而不是自己享受了什麼。”符良玲的愛人一直在公安一線,曾獲全國優秀警察稱號,也是勞動模范。“他比我更辛苦,幫過的人更多。他經常説,要感謝黨和政府,才有這麼好的日子,這對我的影響很大。”

    符良玲用無私大愛關懷著幫教人員。“來到禁毒辦,要帶著大愛,代表黨和政府聲音和力量,用我們的愛溶解他們冰冷的心。”

    符良玲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吸毒戒斷人員因為有污點,常常會遭到無理的貶低、侮辱,甚至人身傷害。“我們就告訴他們,因為自身有污點有案底,遇到這種事不要頂嘴,如果出事了有街道在。”符良玲舉了一個例子,一位幫教人員有一次參加同學聚會,不料聊了兩句同學就罵他。“同學説,你是吸毒仔,踩死你就像踩死螞蟻。結果真的拿了一把水果刀,捅了兩刀。我們的幫教人員肚子上傷口達到20公分。我和街道工委書記、主任第一時間趕到,報110。可是捅人的人不到17歲,達不到刑事責任,一開始説是不賠錢。後來,我們積極通過法律援助,民轉刑,賠償了5萬元。”

    符良玲説,經過這件事情,很多人都説,想不到吸毒仔還有政府保護呢。我們的幫教人員也很感動,紛紛表示,沒想到我們這些人也有尊嚴,也有法律來維護我們。符良玲説,一開始幫教人員對政府不了解,認為自己是吸毒仔,破罐子破摔,是個人渣,政府的打擊抓捕是為了完成上級的工作任務,完成形象工程。“但是經過許多真心實意的幫扶,為他們尿檢,談心,找工作,找對象,還到家裏面為他們修復家庭關係,他們認識到了,政府不是在做面子工程,是真心幫助他們。”

    “我天天都帶著感恩的心。幫教人員和家人對我們支持,街道上下,市領導、省領導也很支持,我只是做了份內工作,還領著工資,不是義務奉獻。好多人問我不累嗎?我在工作中真的不累。”符良玲説。(紀驚鴻 黎多江)

 

[責任編輯: 易潔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2286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