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洞庭湖“種糧能手村”:從“為生計種田”到“為事業種田”

2020年10月04日 17:36:52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長沙10月4日電題:洞庭湖“種糧能手村”:從“為生計種田”到“為事業種田”

  新華社記者周勉

  湖南省沅江市共華鎮福安村是洞庭湖平原遠近聞名的“種糧能手村”。採訪前,記者和村支書溝通,希望能找3位種糧能手説説他們的故事,到了村部一看,竟然有8位村民在此等候。

  黝黑的皮膚、健碩的身材,這和記者心目中“種糧能手”的形象完全吻合。大家圍坐在一起,開始聊起了各自的經歷。

  “我們村是洞庭湖區的一個垸子,土壤肥沃得很,種糧的傳統有100多年了。全村2700多戶,光種糧大戶就有300多戶,正常年份一年兩季畝産量2000斤是‘及格標準’。”64歲的王佑賢率先打開話匣子,“村裏共有1.2萬畝耕地,根本不夠種,所以大家都到外面去包地。我本人就種遍了整個洞庭湖區,哪塊地好哪塊地差,我清楚得很。”

  家裏只有5畝地的曾光明是全村第一個外出種糧的村民。2000年,他來到幾十公裏外的千山紅鎮,把當地閒置的140畝地包下來。“那個時候還沒有土地流轉的概念,我就是埋著頭種田,也不管其他。”曾光明説。

  從福安村出去的“種糧能手”不僅走遍了湖南所有産糧縣,有的還去了江西和湖北,最高峰時在外流轉的土地總面積超過10萬畝。“可以説,哪裏有拋荒地,哪裏就有福安人。”村民曹衛明如此總結。

  然而,不斷上漲的各種成本,以及只重産量不重質量的陳舊生産觀念,使得福安村越來越多的“種糧能手”開始歸隱家鄉。2017年,全村在外包地種田的面積下降到了2萬畝。王佑賢説:“我最多的時候種了400畝,2017年回到村裏只種了10畝,心裏很失落,覺得自己沒了用武之地。”

  同時,村裏的年輕人不願繼承種糧傳統,紛紛外出務工,農田基礎設施越來越陳舊。更讓人著急的是,村集體經濟收入幾乎沒有任何來源。在這樣的背景下,村支書鐘學安決定成立一家農業公司,在振興家園的同時,也讓過去的老夥計們成為“上班族”,繼續發揮余熱。

  2018年,流轉了村裏3000畝耕地的福安村益農服務社正式成立,平均年齡60歲的種田“老把式”開啟了自己務農的第二春。公司把所有土地劃分成6個片區,曾光明、王佑賢、曹衛明等人當起了“片區經理”,他們除了拿每月2000多元的基本工資,還要完成每畝20元的績效考核。

  但矛盾很快就來了。去年春耕期間,按照制定好的標準化種植模式,每畝稻田應該播8斤種子,結果幾個片區完全不一致,有的播了7斤,有的播了11斤。用工的時候,“經理”們也不按規定向公司申請報備,直接就叫人下田……鐘學安把大家召集起來開會,可是能手們誰也不服誰,你説你的經驗更好,他説他的做法才對,爭得不可開交。最後,鐘學安發了火:“經驗很重要,但現在我們種田,更要講科學、講理念。”

  經過一年多的磨合,公司終于走上了正軌,“老把式”們也接受了現代農業科技和理念,綠色防控、精準施藥、測土施肥,甚至網絡推廣,哪樣不會學哪樣。這不,採訪還沒結束,曹衛明就因為要參加一堂農用無人機培訓而提前離開了。

  “以前種田是為了生計,現在是一份有歸屬感和自豪感的事業。大家的積極性越來越高。”鐘學安説。今年,公司的農業現代化産業鏈條已搭建起來:水稻收割後,種植蘆葦菌菇,並將菌菇産生的蘆葦渣制成有機“蘆肥”,用來種植果蔬。福安村還注冊了幾個商標,打造“楚蘆香米”“楚蘆食用油”“楚蘆果蔬”等特色生態農産品,益農服務社預計到年底總收入能達到150萬元。

[責任編輯: 張晶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0112657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