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高寒山區小河“熱涌”

2020年05月15日 17:18:1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長沙5月15日電(記者 劉揚)説起村裏的變化,78歲的鄧運秀從凳子上站起來邊比劃邊説,“上山採了野生茶賣給村裏扶貧車間就能賺七八十塊錢,我這個年紀還有錢賺,以前想都不敢想。”她轉身指著自家經過改造的磚瓦房笑著説,“水泥路、自來水、電都通上了,你説好不好。”

地處金龍山北麓腹地的新邵縣坪上鎮小河村。

  順著鄧運秀手指的方向遠望環顧,腳下的新邵縣坪上鎮小河村四周青山巍峨,一條公路依山蜿蜒消失在雲深不知處,沿路分布的房屋隨雲影飄蕩而忽明忽暗……山高路遠地少,曾讓小河村在深度貧困中掙扎,也讓脫貧成為村民們口中的“以前想都不敢想”。

  二分水田養不活的“山猴子”

  小河村位于金龍山北麓腹地,平均海拔約800米,曾是湖南省深度貧困村。小河村黨支部書記劉澤榮介紹,“我們這裏是高寒山區,耕地少,平均每人2分水田,一年只能種一季水稻,口糧都不夠,靠‘統銷糧’過活。”

  “我們山上的人,沒得吃,又瘦又窮,被山下的人稱為‘山猴子’。”回想起貧窮的往事,劉澤榮面露難堪,他補充道,“山猴子”是當地一種譏笑他人的稱呼。

  經過持續地扶貧開發,小河村的面貌不斷好轉,但仍與精準脫貧的目標存在差距。2018年3月,國網湖南電力駐村扶貧工作隊進村幫扶,小河村的情況讓工作隊隊長謝歷冰“著急”。

  基礎設施落後、經濟發展乏力、造血能力不足,是小河村給謝歷冰的“第一印象”。他回憶,“當時村裏土坯房、老木房居多,産業空白,年輕人外出務工,老人家散養些雞鴨,全村貧困發生率達30.7%。”

  幹貨産業帶來脫貧“幹貨”

  “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我們不是來送錢的,脫貧的關鍵是要有志氣、有産業、有技能。”謝歷冰説。工作隊挨家挨戶走訪了小河村259戶1055位村民,一個月時間採集到8000多條村情信息。通過信息分析,工作隊找到了扶貧突破口——小河野生茶。

小河村農光互補扶貧車間。

  在金龍山北麓分布大片野生茶樹,小河村村民也有制茶的傳統,以往制茶多是自家喝、送送親戚朋友或是趕場(趕集)散賣,不成規模更不成産業。為此,工作隊建設了佔地770平方米的光伏大棚,打造成集加工、儲存、展示為一體的“農光互補扶貧車間”,從福建請來茶師進行工藝指導,發展野生茶産業。

小河村村民劉耀平在扶貧車間從事茶葉加工工作。

  扶貧車間採取“村集體+合作社+農戶”的經營模式,通過分紅、進廠務工、上山採茶賣茶拓寬村民增收渠道。村民劉耀平因腿部殘疾外出務工不便,今年進入扶貧車間工作。“有事做的時候一天能賺100多塊錢,”劉耀平説,“相比來説更願意在家裏幹活,畢竟家裏照顧方便些。”

  如今小河野生茶有了品牌商標“老山凼”,獲得了食品生産許可,2019年銷售額約50萬元。“發展野生茶産業,除了資源稟賦還有另一重考慮,小河村地處偏遠、交通不便,幹貨類的農産品在運輸儲藏環節損耗不至于太大。”謝歷冰説,順著這一思路,又陸續布局了黑木耳等食用菌産業,“既避免了産業單一可能産生的風險,又讓村民們一年到頭都有事做。”

  綠水青山小河“長流”

  “以前沒得路、沒得電,糧食不夠就吃苦菜根、野菜、蕨菜填肚子,現在什麼都有了。”81歲的劉麗娥感嘆村裏的變化,連連念叨“扶貧好”。如今,小河村貧困發生率已降至0.1%以下,村裏有了産業有了集體經濟、路電水戶戶通達……

小河村金龍山風光。

  村裏的宣傳欄上多了一塊新“招牌”——全國鄉村旅遊扶貧重點村。小河村村委會主任劉冠華介紹,“依托金龍山瀑布群等旅遊資源,小河村正在探索旅遊和消費為一體的‘1+1’脫貧致富路子,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為了豐富旅遊內容,小河村引進了15000余株黃桃、2000余株石榴,布局花海打造和體驗式採摘。2019年以來小河村先後舉辦了“5.12魅力小河”情係精準扶貧登山節活動、“9.19笑滿三湘”“青春光明行·愛心助脫貧”扶貧産品首場網絡直播等活動,展示秀美風光和特色風土人情吸引遊客。

  在小河村的發展規劃圖上,野生茶園、食用菌大棚、酥脆棗基地、黃桃片區等農産品産區與瀑布群、雞冠山、古村落民宿、露營基地等旅遊景點交相輝映,讓高寒山區的小山村散發出世外桃源般的迷人魅力。

  今年“五一”期間,小河村接待遊客2000余人,帶動實現消費扶貧收入(含農家樂餐飲住宿、農産品銷售)約25萬元。“接下來,我們一方面要繼續把野生茶等農業産業做好,一方面把鄉村自然生態旅遊做大,兩塊互相帶動,加快脫貧致富腳步。”劉澤榮信心滿滿地説。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11125990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