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一江碧水浩蕩東流——寫在習近平總書記“守護好一江碧水”殷切囑托兩周年之際

2020年04月25日 08:41:09 來源: 湖南日報

  一江碧水浩蕩東流

  ——寫在習近平總書記“守護好一江碧水”殷切囑托兩周年之際

  寧心

  (一)

  四月春濃,長江絢爛正佳期。江豚躍、白鷺飛、麋鹿奔,水碧草青,一派勃勃生機。

  兩年前的這個美好時節——2018年4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調研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時,專門來到湖南岳陽,實地考察了位于長江沿岸的岳陽市君山華龍碼頭和城陵磯水文站,察看非法砂石碼頭取締及整治復綠、濕地修復情況,了解長江湖南段和洞庭湖流域水資源綜合監測管理等情況。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裏長江!”習總書記深情勉勵湖南繼續做好長江保護和修復工作,堅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守護好一江碧水”。

  殷殷囑托,言猶在耳;情真意切,激勵奮進。

  (二)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千百年來,長江流域以水為紐帶,連接上下遊、左右岸、幹支流,形成經濟社會大係統,今天仍然是連接“一帶一路”的重要紐帶。觀國內,萬裏長江似巨龍騰飛,以佔全國21%的區域面積承載著全國40%的人口和45%的經濟總量;看全球,中國打造全方位多層次開放體係,促進對內縱深發展、對外改革開放行穩致遠。有人生動地形容,中國漫長的東部海岸線宛如一張蓄勢待發的長弓,而長江就是那支劃空而出的銳箭。

  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標定了根本航向。處理好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是一道世界性難題。總書記強調,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前提是堅持生態優先,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逐步解決長江生態環境透支問題。“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生態環境保護也不是舍棄經濟發展而緣木求魚,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使綠水青山産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總書記的重要論述,是對長江經濟帶發展快與慢、加與減、破與立、新與舊、治標與治本、當下與長遠、局部與整體關係的係統思考,閃耀著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的真理光輝。學思踐悟講話貫穿的立場、觀點、方法,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就是在不斷增強對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戰略支撐力。

  “川迥洞庭開”,湖南在長江經濟帶發展中地位重要、責任重大。長江經華容塔市驛,至臨湘鐵山嘴,在湘岸線長達163公裏。全省大大小小5000多條河流匯聚湘、資、沅、澧“四水”。“四水”匯洞庭、洞庭通長江,全省96%以上的區域都屬長江流域。湖南是水資源大省,同時作為農業大省、有色金屬之鄉,水資源開發、利用和保護面臨不少挑戰。

  總書記的殷殷囑托,為湖南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根本遵循。水是生命之源、生存之本、生産之基,全面推進水污染治理、水生態修復、水資源保護、水安全保障,同時統籌好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態要素,就是守護水之根本。以新發展理念引領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推動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發展與環保協同共進,讓良好生態環境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支撐點、成為三湘人民生活的增長點、成為展現美麗湖南形象的發力點,就是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長江為湖湘工業文明發展提供了豐厚土壤,同時,保證“一湖四水”清水長流、歲歲安瀾,就是為全面小康提升成色,為建設清潔美麗的萬裏長江作出應有貢獻。學深悟透習近平總書記在湘考察調研的重要講話和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對湖南而言是嚴肅的政治任務、神聖的使命擔當。

  (三)

  不負殷殷囑托,扛起職責使命,湖南用行動作答。

  兩年來,我們全力守護長江岸線。不符合環保要求、未經審批擅自建設的港口碼頭全面關停,洲灘、關停碼頭全部復綠。破解“化工圍江”困局,推進距離長江湖南段和洞庭湖、“四水”幹流岸線1公裏范圍內化工生産企業搬遷改造,對沿江工業園化工企業入駐“一腳踩死”。與此同時,對長江大堤外灘的裸露灘頭、大堤內垸的宜林地植樹種草,對沿長江可視范圍內的宜林地、礦區和裸露山體補植復綠。從立下規矩、劃定紅線,到壯士斷腕、鐵腕治江,再到保持定力、整體防控,163公裏長江岸線逐漸變身美麗“風景線”。

  兩年來,我們協同治理“一湖四水”。早在7年前,湖南啟動省“一號重點工程”,實施3個三年行動計劃。溝渠、塘壩清淤疏浚,禁養區全面退養,非法砂石碼頭全面關停,核心區上百萬株歐美黑楊放倒“清零”,下塞湖1.8萬多米矮圍全部拆除,湖區矮圍網圍應拆盡拆……洞庭湖生態環境專項整治不斷深入。通過領導幹部自然資源資産離任審計,把對領導幹部的審計從“審錢”延伸到“審地”“審水”“審空氣”;在五級河長制的基礎上全面建立湖長制,4.3萬余名河(湖)長巡邏在一線。黨員幹部衝在前,聚焦問題集中攻堅,“一湖四水”去濁揚清。

  兩年來,我們堅定退舊育新、轉型升級。舊的方面,粗鋼、煙花爆竹、煤炭産能陸續淘汰,“散亂污”企業、涉重企業不斷關停;工業園區污水處理、黑臭水體治理,入河排污口整治、飲用水水源地整治,拉條挂賬、對標對表。騰籠換鳥,換來的是“吃得少、産蛋多、飛得遠的好‘鳥’”:20個工業新興優勢産業鏈崛起、智能化生産基地涌現、移動互聯網飛速壯大、承接産業轉移邁向中高端。流域地區現代農業、綠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風生水起,發展從“黑乎乎”變為“綠油油”。

  會看城市的人愛看城市的河流,看看真正的功底在哪裏。

  大江奔流,一如千年,卻已煥發新顏:湘江源頭,掬水可飲;一湖四水,水清岸綠;生態保護與經濟增長相得益彰,綠色轉型與創新發展彼此促進。湖南做足“水功夫”,甘泉潤民心。

  (四)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守護好一江碧水”的周密部署、務實推進,取得了顯著成效,也帶來深刻啟示。

  從水濁水污到水清水甜,見證的是黨員幹部工作作風的轉變。2018年我省雷霆整治洞庭湖下塞湖非法矮圍,舉旗除“黑惡”、亮劍毀“傘網”,體現了通過動筋骨“治療”煥發幹部隊伍“精氣神”的鮮明導向。兩年來,各級領導幹部深化了思想認識、形成了行動自覺,充分發揮了工作積極性、能動性、創造性。去年8月,中宣部追授“洞庭衛士”余元君“時代楷模”稱號。余元君為根治洞庭湖水患傾盡一生,是忠誠踐行習近平總書記“守護好一江碧水”囑托的先鋒模范。“守護好一江碧水”,各級領導幹部只有從政治上、大局上、戰略上認識和把握生態環保問題,在思想上補課,在工作中補缺,腳踏實地把每一個環節處理好,才能真正把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落到實處。

  從任性江河到水利百姓,體現的是發展理念的巨大轉變。以往,母親河深陷病痛,而粗放式發展也如劣幣驅逐良幣,擠壓著“高質量”的發展空間。兩年來,我省水污染治理力度之大,監管執法尺度之嚴,水環境質量改善速度之快的背後,是各地主動摒棄“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主動杜絕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一時一地經濟增長的衝動。發展中産生的問題,要靠發展的辦法來解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絕不是説不要發展,而是以生態保護倒逼轉型升級,實現科學發展、有序發展、高質量發展。

  從一湖之治到流域之治,彰顯的是制度和法治之效。兩年來,《湖南省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方案(2016-2020)》重磅出臺,係統推進江河湖泊科學治理;《湖南省流域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實施方案(試行)》強力施行,助推生態保護者和受益者良性互動;《湖南省城市黑臭水體攻堅戰實施方案》《湖南省主要流域水量分配方案》分類實施,覆蓋河湖治理“神經末梢”……不斷完善的制度體係,為水環境治理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提供了基座。“守護好一江碧水”要算大賬、長遠賬、整體賬、綜合賬,就必須充分發揮法治的保障作用。

  (五)

  這是一場比拼定力、毅力的攻堅戰、持久戰。我們雖取得了一定成績,但也要清醒看到面臨的突出問題、存在的短板弱項。

  一些重點水域水質仍然不達標、城市污水管網配套和鄉鎮污水處理設施還不健全,農村地區還有大量黑臭水體、生活垃圾、農業面源污染亟待處理。有的地方環境治理進度慢、問題整改不到位,有的地方招商仍然“撿到籃子裏都是菜”、經濟發展的“綠色含量”還不高。在今年抗擊疫情的特殊時期,以環境為代價的經濟增長可能重新抬頭。

  一切的猶豫觀望、畏縮不前都要拋棄,一切的“穿新鞋,走老路”都要丟掉,一切的敷衍塞責、欺上瞞下都將被問責。越到後面“硬骨頭”越多,越要咬緊牙關持續攻堅。

  近日,兩則關于長江的消息激動人心。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江保護法(草案)》首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意味著長江保護的立法進程按下快進鍵;二是自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開啟“常年禁捕”,從而更好守護長江生物基因庫。2020年,是實現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目標的關鍵之年,也是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各項工作爬坡過坎、滾石上山的關鍵階段。

  4月,長江流域首個巨型“膠囊”形散貨倉庫在岳陽城陵磯港順利封頂,一座公園式的新型港口已然成型。港口外,岸芷汀蘭,氣象開闊。

  風光宜人,時光催人。“關山初度塵未洗,策馬揚鞭再奮蹄。”讓我們賡續“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傳統,傳承“吃得苦、霸得蠻、扎硬寨、打硬仗”的基因,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切期盼,護一江碧水浩蕩東流,擔當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譜寫新時代“長江之歌”的湖南新篇章。

[責任編輯: 張晶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0112590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