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防疫、生産、創新 節目“雲錄制”實現“三不誤”

2020年04月09日 09:12:02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受疫情影響,兩個多月來,電視及網絡綜藝節目無法在演播室錄制。影視工作者迅速反應,紛紛採用“雲錄制”的方式,保證已開播節目的持續播出,實現了防疫、生産、創新“三不誤”。

  形式新穎

  所謂“雲錄制”,就是參與節目的嘉賓在非演播廳,通過視頻設備連線交流進行節目錄制。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蕭盈盈告訴記者,看到疫情之下迅即出現的“雲錄制”節目,她一度很激動,認為“這是電視節目發展史上非常值得稱道的一個創舉”。

  據湖南衛視總編室主任周海介紹,湖南衛視最先上檔的“雲錄制”節目是2月7日晚10點的《嘿!你在幹嘛呢?》和晚10點30分的《天天雲時間》。這兩檔節目分別由《快樂大本營》劉偉工作室和《天天向上》沈欣工作室制作,在全國范圍內引起了“雲錄制”風潮。隨後,湖南衛視的品牌綜藝節目《歌手·當打之年》《聲臨其境3》也依靠技術創新,通過“雲錄制”煥發了活力。《歌手·當打之年》通過芒果TV進行五地連線,實現了國內大型音樂綜藝節目的首次臺網互動。《聲臨其境3》特別節目《聲臨千萬家》,採用“雲錄制”“雲配音”,進行多地連線、異屏連麥加全民互動,讓來自五湖四海的主持人和嘉賓隔著屏幕齊聚一堂。

  浙江衛視的《我們宅一起》和《天賜的聲音》兩檔節目也進行了“雲錄制”。《天賜的聲音》總導演孫競告訴記者,這檔節目的第6、7、8期都是“雲錄制”。疫情之下,一些嘉賓不能到現場,“雲錄制”幫助節目克服困難,完成了錄制。他坦言,“雲錄制”也帶給節目組很大的壓力和困難。不像一些音樂節目把一個歌手拍完就可以了,這個節目是合唱形式,還涉及中國杭州和中國臺灣兩地嘉賓的“雲配合”,除了要做到聲音和畫面的同步,還要解決兩地在“雲錄制”上的延時問題。不過,解決了這些技術問題之後,“雲錄制”帶給演員和觀眾的就是驚喜。歌手王力宏就覺得很新鮮,因為他可以和電視裏的人一起合唱,還能一邊看電視,一邊和節目裏的其他嘉賓互動。這些都是他此前沒有過的體驗。

  與前述綜藝節目不同,北京廣播電視臺《向前一步》是全國首檔市民與公共領域對話的節目。從2018年創辦以來,節目一直致力于通過構建交流場域,解決城市發展中的實際治理問題。導演岳月説,疫情發生以來,市民不能像往常那樣來到節目現場,節目組就採取“雲錄制”的方式,讓當事人在自己家裏就可以跟專家團連線溝通。最近播出的《實體書店的詩和遠方》這期,節目組請來了樊登、雷文軍等名人,正陽書局負責人以及一些讀書APP的創辦人、書坊書盟創始人等,一起為民營書店的生存發展支招,視頻連線多達9路。更可貴的是,“9路嘉賓之間的雲端溝通不但暢通無礙,而且形成交鋒。這是在演播室錄制也不一定能夠達到的效果。”岳月説。

  權宜之計

  網絡不穩定,畫質有點糊,甚至出現一些小事故,比如嘉賓的親人、寵物闖入畫面……這些都是“雲錄制”節目常見的問題。而且,這些節目往往因為沒有演播廳、沒有現場導演、沒有粧發,成為“極簡綜藝”。但節目對嘉賓生活的還原和呈現,甚至那些小事故,不僅沒有成為“翻車”現場,有的還成為節目的看點。

  “雖然還不完善,但‘雲錄制’帶來了相對低成本又高效靈活的節目制作模式,帶來了更加貼近普通人生活和需求的節目理念。”蕭盈盈説。但她也表示,毋庸諱言,“雲錄制”是特殊時期的無奈之舉、權宜之計。它帶來的最明顯問題是節目形態的簡單化和呈現效果打折扣,另外,並不是所有綜藝節目都適合“雲錄制”,比如一些大型戶外真人秀,對演播室條件、攝制團隊的人數和機位等的配備要求比較高,可能就無法“雲錄制”。

  孫競説,沒有新技術就沒有“雲錄制”“雲合唱”,《天賜的聲音》一度面臨很大的技術難題,也嘗試進行了創新和開拓。

  湖南衛視節目制作中心主任黃宏彥認為,“雲錄制”需要突破已有的綜藝制作經驗,採用多項當下先進的高新技術,以確保節目質量,提高觀眾對“雲錄制”節目的參與度。比如《歌手·當打之年》《聲臨其境3》都曾面臨技術和執行細節上的一係列問題,有些問題幾乎沒有先例可借鑒參考。

  不可否認,“雲錄制”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過渡性。黃宏彥表示,湖南衛視將根據疫情變化及時調整節目錄制方式。目前,《天天向上》依然保留“雲錄制”方式;《歌手·當打之年》和《聲臨其境3》採取的是“雲錄制”和現場錄制結合的模式;《快樂大本營》則採取了嚴格消毒防疫措施後的現場無觀眾錄制。

  查閱近期的綜藝榜單和收視數據,轉用“雲錄制”的綜藝節目都帶來了討論度和熱度的增加。但蕭盈盈認為,熱度過後,有的觀眾對部分“雲錄制”節目類似網絡直播的簡單狀態,可能會逐漸失去興趣。

  創新為本

  周海認為,“雲錄制”是特殊時期背景下的順勢而為,也是電視媒體對互聯網的反突圍和借鑒。但技術並非節目的制勝法寶,內容創作和創新才能使節目擁有長久生命力。

  蕭盈盈指出,如何用創新思維來滿足觀眾個性化、多元化的文化需求,需要影視工作者好好思考。比如,過去綜藝節目都追求高大上和舞美服化道的高精尖,但現在,一些年輕人具有對節目內容快速消費的習慣,有的節目雖然不夠精致,但很新鮮,他們也有一定的消費意願。

  孫競説,“雲錄制”一方面是特殊情況下的無奈之舉,另一方面“也開拓了新的節目創作手法,啟示我們今後更主動地嘗試拓寬節目的想象空間”。

  更多制作方認為,未來線下錄制和“雲錄制”兩者應互為補充,探索節目演進的方向。黃宏彥認為,“雲錄制”和線下錄制各有優勢和表達功能,節目在形式創新的同時,還要注重內容創新。他説,在當今飛速發展的5G時代,AI、VR等新技術、新方式持續介入電視制作業,“疫情期間的‘雲錄制’為我們探索長視頻與短視頻的有效融合做了樣本”。

  岳月表示,“雲錄制”對《向上一步》而言是錦上添花,也是如虎添翼。“將來我們會和技術公司進一步探討、合作,將‘雲錄制’升級,並和線下錄制相結合,讓更多百姓參與進來,不受時間和地域的限制,更好地發揮節目承載的輿論引導作用。”她説。

  苗 春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83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