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戰“疫”志願者,你的名字叫“有故事的人”

2020年04月09日 09:09:40 來源: 華聲在線

  華聲在線4月8日訊(新湖南客戶端·華聲在線記者 田甜 王為薇 通訊員 涂靜)戰“疫”一線,我們始終能看到一名名志願者的身影,他們看似平凡,可每個人都帶著勇敢與熱忱而來,每個人背後都有感人的故事。

  為了“搶”口罩,他在高速公路口睡了兩天兩夜

  從大年初一到今天,長沙天心區暮雲小蜜蜂志願者協會會長楊士泉幾乎沒有休息過。

  春節前幾天,楊士泉河南老家的老父親去世了。從長沙匆匆趕回去奔喪的他,大年二十九安葬了父親。還沒來得及跟母親好好説説貼心話,説出的卻是告別。他忐忑地告訴母親,陪母親吃完年夜飯後,大年初一他就得回長沙了。武漢疫情嚴重,已經封城。他是志願者協會的會長,這時候長沙防疫需要他回去組織志願服務。

  楊士泉的母親是位老黨員,她能理解兒子的兩難心情。她安慰楊士泉:“你回去吧,我這兒還有你這麼多兄弟照顧,放心!”

  大年初一,楊士泉坐上了回長沙的高鐵。在高鐵上,他用手機寫了一封“請戰書”,遞交暮雲街道。街道批準以後,他馬上就在各個志願者群發了通知,當時馬上就有30多名志願者掃碼報名參加了“疫情突擊隊”。

  “那時候我坐在高鐵上,眼淚水嘩嘩的就下來了。”楊士泉説,大家在微信裏討論到了生死,也考慮到了有人可能會感染,但是更多的是互相鼓勵、打氣。

  從大年初一到現在,從最初的30多人,到現在數百人,“疫情突擊隊”不斷壯大。疫情期間,暮雲小蜜蜂們籌措了80余萬元的物資,這其中除了企業讚助和志願者捐贈的,楊士泉自己還貼了90000多元。

  ▲楊士泉(左二)和志願者們在為已復學的教室做消殺。 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童迪 攝

  春節期間,楊士泉和志願者們去的都是人最多的地方。他們向市民宣傳防疫知識、給沒有戴口罩的市民發放口罩,給要進入商場的市民量體溫、消毒雙手。為了給社區裏的居民普及防疫知識,他們還挨家挨戶,給有老人、小孩、殘疾人的家庭送去了7530份放有倡議書、水果、口罩的果籃。

  春節期間,大家都買不到口罩,暮雲小蜜蜂們卻還能經常給基層一線防疫工作者們送去口罩。有人對楊士泉説,你們真牛,現在還能搞到口罩。楊士泉只是笑笑,不説話。人們不知道,楊士泉帶著志願者們走訪了87家藥店,一家家藥店説明他們購買口罩的用途,一次次給藥店工作人員看他們的證件和媒體對他們的新聞報道。藥店工作人員也被感動了,常常是來了口罩第一個便通知楊士泉,經常是淩晨三、四點多,楊士泉和志願者還要去藥店取口罩。

  為了買到口罩,楊士泉最遠的一次和志願者跑了500多公裏,一直到了郴州和廣東交界高速公路口。抵達以後,因為第一批口罩被“搶”完了,他和志願者只能睡在車等待第二批。這一等就是兩天兩夜。“等第二批口罩到了,別人都不忍心跟我們‘搶’。”楊士泉説,這兩天兩夜沒白等,他們最後“搶”到15000只口罩,而這些口罩也都送到了一線戰疫工作者,和正在酒店隔離的湖北老鄉手裏。

  因為擔心自己天天在外,接觸人員太多,萬一感染會傳給家人,楊士泉把從7個月就跟他們一塊兒住的小孫子送去了孩子外婆家。他説,那段時間他都不敢跟小孫子視頻,因為一見到小孫子,就想得直掉眼淚。

  現在,長沙的疫情已經基本控制住了,小孫子也被楊士泉接了回來。

  昨天,高三和初三的學生開始復學。楊士泉又開始每天和志願者們去學校,給走廊、廁所和已經開課的教室做消殺。

  楊士泉説,什麼時候疫情完全結束,“疫情突擊隊”的任務,才算是真正完工。

  帶著5名自家人,成立了抗疫小分隊

  “年前我刷疫情的新聞,越刷越擔心,越刷越焦慮。”時隔兩個多月後,回憶起當初起念做志願服務的情形,永興縣黃泥鎮東澤村鄉村醫生曾憲國還是很激動。從1月26日到3月26日,曾憲國始終堅守在疫情防控的志願戰線。

  其實,早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曾憲國就“感覺形勢嚴峻”。1月25日晚,曾憲國終于坐不住了。“我向縣委請纓,並連夜組織了一個7人抗疫志願小分隊,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在縣城三家大型超市為群眾檢測體溫。”

  説到這個7人小分隊,除了另一名鄉村醫生,其余5人均是曾憲國自家人。

  當曾憲國帶著隊員們前往超市時,對疫情防控形勢還不太了解的超市負責人並不理解隊員們的志願舉動,“他們一定要我們拿出證明才讓我們對進入超市的人員檢測體溫。”

  經多方協調,曾憲國和隊員們終于可以開展疫情防控工作。“除了檢測客人體溫,我們還要維護超市秩序,提醒客人戴好口罩。”

  2月3日,曾憲國的抗疫志願小分隊擴張到全縣8家大超市,隊員也增加了到23人。

  隨之而來的是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就拿體溫槍來説,最初只有一把,購買無門,曾憲國只好通過私人關係自費購買7把,派發到各個超市。宣傳資料有限,自家的復印機持續“開工”,寫得一手好書法的老父親也被曾憲國借來書寫防疫宣傳資料。

  從最初尋找志願者力不從心,到中後期志願者源源不斷而來,這其中,曾憲國感受到志願服務的力量。“我願意做志願者”,碩士研究生蔣家曉的參與,讓曾憲國記憶猶新;“曾醫生,反正我廠裏開不了工,我和幾名工人都可以來幫忙”,企業老板曹柏章的救場,讓曾憲國感動不已。

  ▲曾憲國(右一)與志願者搬運為黃岡募集的永興冰糖橙

  聽聞曾憲國正為黃岡募集永興冰糖橙,2月24日夜,譚美泉給曾憲國打來電話:“我家山上還有2萬多斤橙子,我願意捐獻出來。”不僅如此,譚美泉還組織工人一起上山摘果、選果。

  得知曾憲國要籌集大米送往武漢,鄰居曹永斌送來了家中囤集的200余公斤大米。

  ……

  “在龐大的需求面前,也許這些志願者捐贈的物資並算不多,但情誼無價啊。”曾憲國説,他做志願服務多年,通過這次志願活動,他感受到基層志願力量越來越壯大。

  據統計,曾憲國前後組織46名志願者在縣城8家超市為群眾連續檢測體溫36天,共服務群眾15萬人次,發放科普資料2萬份。除募集家庭愛心款31800元購買價值16000元的防疫物資捐贈給黃泥鎮政府外,曾憲國還自掏腰包支付了6萬余元,用于募集捐贈湖北物資的人工費和運輸費。

  岳陽戰疫一線,有位鐵血“藍”兒

  毗鄰湖北的岳陽,是全省新冠疫情最嚴峻的市州之一。在岳陽的戰“疫”隊伍中,活躍著一群“藍甲戰士”——岳陽市藍天救援隊。他們身著防護服,腳穿作訓靴,肩扛彌霧機,身影出現在岳陽的大街小巷、車站碼頭、機場景區,對可能沾染病毒的每一個地方進行著嚴格的消殺。

  今年53歲的陳華是這支隊伍的隊長,他是岳陽市的一名稅務幹部,也是一名鐵骨錚錚,經受過血與火戰爭洗禮的退伍軍人。

  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讓人措手不及。陳華從大年初一起就帶著藍天救援隊果斷衝鋒在防疫的最前沿。

  前期活動準備,裝備採購金額不足陳華就自籌資金自掏腰部;春節物流不通,他就驅車來回千裏拖回消殺裝備彌霧機;防護品等物資短缺,他就到處奔走想辦法弄物資。

  ▲陳華(右一)和隊員們在測試消殺設備。莊海林攝

  城市消殺行動工作量非常大,有時候一天要轉戰岳陽市周邊好幾個地方,作業一般都在10個小時左右,消殺場所約50個左右,面積不少于一百萬平米, 2萬多步的運動量都是算少的,還要穿著密不透風的防化服背著50來斤重的消殺裝備,隊裏的很多年輕隊員都吃不消。而身為隊長的陳華每天都和這幫小夥子們一起出隊消殺作業,時刻戰鬥在第一線。

  不僅是消殺作業中,做同樣的事,幹一樣多的活外,作為負責人陳華還要不斷的接聽絡繹不絕的消殺申請電話、不斷的落實各項物資統計情況,不斷地對接各個聯絡點、聯絡人,不斷的同各主管單位對接……

  隊友們的眼裏,隊長就是一個鐵人,一個永遠都在忙碌的牛人。可殊不知在隊友們進入夢鄉時,同樣疲乏不堪的隊長,他卻還是一個人坐在臺燈前,強忍著身體上的酸痛,用勞累過後微微顫抖的手記錄著一筆筆物資消耗、一個個完成節點,規劃著明天的行動地,安排隊員們的各項保障等等,直到淩晨。

  每次有人出于關心希望他注意身體多休息,陳華總是説:“我是隊長,這些就是我必須要做的!開展這個活動,把這幫兄弟們帶出來,一個都不能有事,我要對他們負責,也要岳陽的安全負責。”

  最驕傲的是,又幹了一件讓女兒學習的好事

  “我給你發一張隔離人員用葵花籽擺的大樹的照片給你,每次很累的時候,看看這張圖,什麼都煙消雲散了。”4月8日,做完闌尾炎手術不久的周定篪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上,聽他説起疫情防控期間所做的志願服務,似乎沒有勞累,只有滿滿的回憶。

  1月29日,作為武岡市衛健局志願服務隊隊員,周定篪進入隔離人員與留觀點工作。他主要負責對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及湖北返回武岡人員進行留觀隔離。接人、詢問、填表、安排房間……在周定篪記憶裏,在這期間,最難的還得算隔離人員的思想工作。

  ▲周定篪(右二)和志願者一起捐獻防疫物資。

  “我們為隔離人員建了一個微信群,他們可以將生活所需發到群裏,我們來置辦,最後,這個群淪為了吐槽群和安慰群。”周定篪説,有一回,一名女性隔離人員想強行離開房間,“我趕緊過去,足足聊了半個小時,她終于平復情緒,願意繼續隔離。”

  這樣的安慰、疏導工作,周定篪每天要做N次,但他也收獲了許多志願小幫手。“有一位被隔離的武漢兄弟肖江濤,主動在群裏説‘隔離是保護,絕不是歧視,這是對社會負責的行為’。”周定篪説,最讓他感動的是,肖江濤解除隔離時,用葵花籽在房間地上擺了一顆大樹,樹上有鳥有花,還有“中國加油”4個字。

  除了與隔離人員打交道外,周定篪的志願服務還要對接大量的後勤、消殺工作。由于長時間的勞累,2月20日上午,周定篪劇烈腹痛,入院檢查後確診為急性闌尾炎,闌尾已經化膿,必須馬上手術。直至當日,周定篪已在疫情防控戰線志願服務560個小時。

  今天,説起這場特別的志願服務,周定篪十分驕傲,“我從2015年開始做有組織的志願服務,一直想為女兒樹立一個好榜樣,今年又幹了一件可以讓女兒學習的好事。”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831406